《CCTV4》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手机在线观看免费

《CCTV4》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 手机在线观看免费
  • 主演:支眉翰 禄娴光 浦生雄 向枫福 谈华朋
  • 导演:江世朋
  • 地区:韩国
  • 类型:动画
  • 语言:韩国
  • 年份:2000
的时候,林雅蕊就和王木生商量好了,此时,被王木生突然将她放出来,她就知道应该怎么去做了,快速的出现在王木生的身旁,双手向上伸出,露出长长的指甲。虽然,现在的天色很黑,黑得根本就看不

《CCTV4》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 手机在线观看免费第一集

大头怪婴的胳膊,还没我现在真身的手指头粗,看他的个头,躺下去的话,也就比我的大脚长了那么一点点,就这小破孩,还要跟我单挑,我忍不住的大笑。

张琳在我背后,伸手戳了戳我的腰眼。

“笑什么,你可千万不要轻敌啊,他冲破牢笼的时候,能和十几个鬼差还有七八个看守打成平手,法力也不是一般的强,跟他单挑,你的胜算也没有多大。”

我点点头,说好,我听你的,我不轻敌,省的你做一个小寡妇。

郑破虏笑笑,说没事的,我相信大王,轻易就能制服这个大头小鬼。

就连老鳖精和紫桓城隍,也在队伍后面给我加油,再加上水鬼的呐喊声,当时的场景很是壮观,我就在呐喊声中,走到了两军阵前。

大头怪婴到底与众不同,他不是走过来的,而是像小孩子耍赖一样,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就滚了过来。

我当时还以为,小家伙是没吃到奶,现在跟我撒泼呢。

谁知他滚到我脚下的时候,突然把嘴张开,嘴角都咧到耳朵根了,那满嘴的小尖牙,看上去很是骇人。

没等我看仔细了,大头怪婴已经喷出了一团黑烟。

幸好在张琳的提醒下,我早有防备,我甩出一个雷火球,打在了黑烟上,雷火球炸开之后,把黑烟都给炸得散开了。

大头怪婴一击不中,手里亮出一把小刀,对着我的脚脖子就削了过来。

我心说好家伙,你这大脑袋真狠,每一招不是想要我的命,就是想把我变成残废,既然是这样,那老爷也就不给你留情了。

我抬起大脚,躲开了小刀,然后就对着大头怪婴的后背,使劲踩了下去。

这小子动作好快,一个翻身,我的大脚就踩了一个空。

等我再次站定,已经看不到大头怪婴的身影了。

一阵劲风从脑后袭来,我手往后一抄,正好抓住了大头怪婴的手,而且还是他握刀的手。

他的力气很大,不然当初也不能撞破铜墙铁壁,不过跟我比起来,他还是差了点,我当时手上用力,使劲捏大头怪婴的手腕,说撒把吧小子!

结果让我没想到,这小子并不想跟我较量力气,很快就撒手了。

刀子掉到了地上,大头怪婴用另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肩膀,张嘴就要咬我的脖子。

幸好我脖子上有金色的细麟,这小子的尖牙利嘴,一口竟然没有给我咬破。

我伸手往下,抓住了他的脚脖子,把他从身上扯下来。

我把大头怪婴倒着提在手里,把胳膊伸直,任他怎么蹬腿甩胳膊,就是够不到打我。

“小子,硌牙了没有?”我笑着说。

大头怪婴很不服气,嘴一张一合的,在我手上荡来荡去,想要把脑袋荡过来咬我。

我抬头看看天,已经不早了,看样子,快到子时了。

我当时就把张琳叫过来,让她告诉大头怪婴,问他服不服,服了给我磕头,我就送他去地府,进入六道轮回,不服气的话,我今晚就让他元神俱灭。

张琳说了之后,大头怪婴哼了一声,一口口水,涂在了我的脚上。

这种两军阵前,大将单挑的时候,决定不能没了气势。

现在对方的鬼卒,不但没有继续投降,反而有互相靠拢,再次摆阵的意思,为了杀鸡儆猴,我就不能轻易绕了大头怪婴。

我把这小子提起来,对着地上的大石头就抡了过去。

这小子的脑袋是真硬,石头都砸碎了,他还是没事,继续往我脚上吐口水。

我哼了一声,说你自己找死,可别怪我!

我在一个小坑里,吐了一个大大的雷火球,然后就把大头怪婴的脑袋,放到雷火上面烤。

烤的这小子涕泪横流,我本来以为他会服软,结果我把他从雷火上面提下来的时候,他又对我吐口水。

我当时就来气了,心说这也太不知道好歹了,不杀你不行了!

我绝对来一个绝的。

当时大头怪婴对我张嘴吐口水,我就在嘴里含了一个火球,打算直接吐到他的嘴里。

这样火球进入他的肚子,我再把他放到雷火上烤,任他大罗金仙,也要内外爆开,死无全尸!

就在我嘴里含了火球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脚上一阵冰凉。

我想要低头看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悠悠的佛号:“阿弥陀佛!”

我抬头看看声音来处,竟然是徐老三,带着忘红师太过来了。

“阿弥陀佛,这个大头婴儿,本来并无大恶,只是因为怨气太重,又受到了胡经天的蛊惑,这才误入歧途,现在还请山神爷,把他交给贫尼,化解他的怨气。”

忘红师太说完,走到了我面前。

原来徐老三说去找对付大头怪婴的法宝,竟然是搬来了忘红师太。

不过现在大头怪婴在我手里,跑都跑不掉,我感觉徐老三真是多此一举,没有忘红师太,我照样拿下这小子,是杀是剐,我都能说了算。

不过忘红师太一来,我肯定要卖她老人家一个面子。

我笑笑,说师太有令,晚辈肯定听从,这个大头娃娃,那就交给你了,不过,就怕他生性桀骜,不听你的话。

忘红师太说没事,你尽管放他下地。

我看看徐老三,徐老三对我点了点头,示意我听师太的。

我就让张琳躲远点,然后把大头怪婴对着地上一扔。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忘红师太解救了大头怪婴,大头怪婴却并不买账,落地之后,没有找我的麻烦,反而对着忘红师太跳了过去。

大头怪婴似乎对忘红师太很生气。

忘红师太对大头怪婴的龇牙咧嘴,并没有在意,而是蹲在地上,说小娃娃,来吧,我带你去找妈妈。

大头怪婴落到了忘红师太的身前,根本不理忘红师太的柔声细语,而是一歪头,对着忘红师太的耳朵张嘴就咬。

忘红师太出手如电,一个巴掌趴在了大头怪婴的脑门上。

这个满身戾气的小鬼,被这一巴掌拍的懵了。

“哇哇哇……”大头怪婴放声大哭。

这次他可不是之前那种尖厉带着杀气的哭声,就是小婴儿饿着了没奶吃的哭声。

忘红师太亮出一个奶瓶,顺势塞进了大头怪婴嘴里。

大头怪婴又张开双臂,表示要抱抱,忘红师太就把他抱了起来,然后用奶瓶喂他喝奶。

看大头怪婴贪婪的喝奶,从一个小煞星,彻底变成了懵懂小孩,对面的鬼卒这次没有任何幻想了,纷纷放下兵器,跪地投降了。

郑破虏带着水鬼上去,收起满地的兵器,把兵器都扔到了一个大坑里,又挖土给埋上了。

然后张琳和郑破虏,带着水鬼押着俘虏,往城隍庙走去。

他们这是要把这些鬼卒,全部送去地府报道。

看到局势平定,胡经天都没有露面,老鳖精就对紫桓城隍说:“小城隍,走,咱们下棋去。”

紫桓城隍说谁有空跟你下棋,我要忙正事去了,没看到我配合两个鬼差,抓住了这么多的符箓嘛!

老鳖精哼了一声,说你没吓得尿裤子就不错了,还配合鬼差!

紫桓城隍没有理睬老鳖精的嘲笑,跟着张琳郑破虏一起走了,我知道他的想法,今夜击败大头怪婴,俘虏了不少鬼卒,这是一个大功劳,他怎么也要去露露面,蹭一点功劳。

大头怪婴被忘红师太喂饱了,小脸红扑扑的,睡得很香。

忘红师太对我笑笑,说我在他喝的奶里,放了一点麻药,我要给他做个手术。

忘红师太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了针线。

她说自己已经是老花眼,让我帮她穿针引线。

我帮忘红师太穿好线,她就把大头怪婴,裂开的嘴角给缝上了,最后只给大头怪婴,留下一个樱桃小口。

“这样一来,就算麻药过去,他再次醒来,也不会再凶了,黄山,还是谢谢你啊,我要把他带回去,好好抚养,咱们这就告辞了。”

忘红师太说完,对徐老三和老鳖精点点头告别一声,飘然而去。

《CCTV4》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 手机在线观看免费

《CCTV4》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 手机在线观看免费第二集

第2450章 仙极星空图

仙极门。

在南星星域诸多不朽大教中,都位列前十。实力据说不逊通天神教。

在宇宙中的真正大教,单单神品金丹还不够,只有修成元婴,才能封号‘神子’。

而次神子则是后补神子的意思,当王凯踏入元婴后,便会成为真正的神子。

这位次神子王凯确实强大,他凝练神品金丹后,举手投足,都带着一丝法则与混沌之力。

那紫瞳和金发,明显是他修炼特殊神通,带来的外在表现。仅仅看周围其他几个‘殿下’,实力气息都远不如他,就知道这位次神子恐怖。

“丁九阳,我等没去找你,你竟然敢打上山门?”有人阴测测说着。

“不错,几位老祖尊者,本已经定下决策,让你拜入灵隐寺,可赏赐你一个弟子出身,未来说不定有机会追随列为神子大人,真正横行宇宙,沐浴无上荣光。但你太放肆,竟然登山门,羞辱我等各宗,简直自寻死路。”另一位青年冷笑。

“仗着神品金丹,依仗剑阵杀了一个血族老祖,就敢小瞧我等星海大教,找死!”其余各位殿下,尽皆冷哼。

“丁九阳,你若跪下,向本神子求饶,本神子可以放过你。甚至可代师收徒,赐予你仙极门外门弟子身份。”

次神子王凯也面色平静道。

“你速速投降,我代你向各位老祖和吴神子求情,还能免除死罪。”紫龙也急声道。

丁阳低头:

“我刚杀了你们圣地几个殿下,叫什么‘银翼’‘金瞳’之类,你们还能放过我?”

“什么?”

“大胆。”

“简直找死!”

整个凤梧山诸多修士,同时震惊。

要知道,各大教横渡宇宙时,能带来的弟子其实很少,除了各位神子和长老尊者们外,就是一些金丹真传弟子。其他的所谓执事、先天,都是从遗弃星域中培养的侍从、仆从罢了。

这些真传弟子,也就是‘殿下’,哪怕四大圣地中,数量也不超过二十个,竟然上来被丁阳连杀三四个,灵隐寺众人怎能不变色。

“你放下紫龙,可免死罪。”次神子声如寒冰。银翼是他的亲师弟,更是他铁杆嫡系,本准备成为神子后,培养的班底,没想到被丁阳斩杀。

无数透过直播平台观看的人,心中也为丁阳抹一把汗。

若非顾忌丁阳手中的‘紫龙’,这些人早就扑上来。

“杀!”

丁阳根本懒得废话。

他手中一震,直接将那紫龙震成一团血雾,然后手一伸,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随手从一座山上吸来一根枯枝,真元灌注,瞬间化作一道璀璨金虹。

他以枯枝为剑,纵横肆虐。

“碾杀他!”

王凯脸色冰寒。

漫天的先天金丹修士,瞬间化作四道洪流,向丁阳俯冲而去。但丁阳面如冰铁,眼神淡漠,只是一挥手中枯枝。

“嗡嗡嗡。”

绚烂的金芒绽放。

他纯粹真元灌注其中,就让这根连普通凡铁都能削断的枯枝,化作绝世神兵,一剑削去,将什么先天金丹,乃至灵器灵宝,都斩成两半,无坚不摧,横推无匹。

“唰。”

丁阳一剑。

当场数十位灵隐寺弟子,被拦腰斩成两截。

“休得猖狂!”

几个‘殿下’扑来,他们都是各大教真传弟子,修成金丹最上品,一身修为更不逊色半步天君,与那些仆从弟子们,实力截然不同。

但丁阳只是指掌轻轻一推,剑芒吞吐,金虹横空,就将他们连身上秘宝,都当场斩绝。

“轰!”

一位朝日神朝真传,手持一顶黄金伞,上面绽放出雷鸣般的轰声,绚烂的太阳真火从上面燃烧绽放,席卷整个天空,化作火龙一般。一股恐怖的气息由上面绽放,不逊色元婴,赫然是一件可媲美神器的‘秘宝’,显然能发挥出元婴一击的威能。

但丁阳举剑举眉,横天一劈:

“斩!”

刺啦。

虚空都被这一道剑芒,生生劈出一条微小痕迹。这可是蓝星,无数重大阵封锁,法则重重压下的存在,空间厚重如铁板般,便是元婴修士,轻易都无法撕裂虚空,但却被丁阳一剑斩破,百丈剑芒横天,竟将那朝日神朝真传,连带手中宝伞都劈成两截。

“嘶。”

其他大教真传惊惧。

那伞许多人认出,名为‘十方伞’,乃是朝日神朝一位绝顶长老亲手炼制,赐给他弟子,实力不逊色一般神器,而且催动条件远比神器低得多。

结果却连丁阳手中一件‘枯枝’都挡不住。

许多人心中暗想:那‘枯枝’表面平平无奇,但必然是一柄绝世神剑,甚至可能是某颗神树的树枝,才有如此肉身力,大威能!

“你该死。”

次神子王凯震怒。

别的什么执事、弟子死伤无所谓。

但这些大教真传,背后每一个都站着元婴级长老,他们若损失惨重,带来的影响就太大了。甚至会影响王凯在教中评价。那些损失弟子的长老,对他印象绝对不好。

“丁九阳,不要以为你修成神品金丹,就能蔑视我等大教。我今日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神品金丹!”

王凯冷哼。

他双手一划,虚空中,一道长达百丈的巨大的星河长卷就凭空浮现。那上面,纹绘着一颗颗浩大星辰,每一颗星辰,都蕴藏着一道金丹之力,最后数百颗汇聚一起,绽放出无尽璀璨的浩荡星光,震动九天,气压百里,宛如一尊无上神王降临,让无数人震撼。

‘仙极星空图’。

赫然是王凯渡劫凝成神品金丹中,修成的本命神通。这神通无比强大,上面每多一颗星辰,王凯就多具备一尊星辰之力,到最后,一击可汇聚数百位金丹之力,毁天灭地,摧枯拉朽。

无论是玄、叶知秋,还是洪门真君等人,透过屏幕见到,尽皆心惊胆颤。

而整个凤城,更是赫然笼罩在恐怖神威下,无数人肝胆俱裂。

《CCTV4》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 手机在线观看免费

《CCTV4》在线观看免费完整版 - 手机在线观看免费第三集

温盛予侧头看了她一眼,窗外来往的车灯在她脸上投射着光影,微微蹙起来的眉头平添了几分别样的美感,“别想了,顺其自然。”

他淡淡地说了一句,空出一只手来在她脑袋上揉了揉,苏缈深吸口气,“也只能这样了。”

两人回了家,下午买的衣服已经送过来了,两人前脚才将东西收拾好,小周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我看小婷一个人似乎很害怕的样子,脸色惨白的,也不说话。坐床上浑身都在发抖,真的要把她放在酒店不管吗?”

苏缈眸光微闪,与温盛予对视一眼,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也不清楚,会不会是收到了威胁?”

小周也只是猜测,她对苏缈的这些事情并不了解,事情在网络上爆发那会儿也打听过,但苏缈说不会有事她也相信了。

后来,网上风向突然就变了,今天林滋漾更是当着媒体的面承认这次的事情与苏缈无关,其实这件事他也不知情,一时因为母亲去世受到打击后也糊涂了。

反正说了一大堆最后的结果就是自己误会苏缈了,再加上周目的事情正在浪潮上,上回也是周目自己爆料出的这个案子,很自然的将所有事情都引到周目身上了。

突然出现的庆市的女人,小周往那上面想也是正常,因此对她的状态格外关注了一些。

电话那边的苏缈沉默了许久,第六感告诉她这次的事情她一旦接手了,她可能会陷入另外一个旋涡。

但不管怎么说,事情是由她引起的,小婷的安危如果受到威胁,她不能不管。

“你先在那里陪着她,我一会儿过去。”

她低声说了一句,垂下手臂,陷入沉默。温盛予眉头紧皱起来,“别告诉我你要带着她住在家里?”

苏缈身子僵了一下,像是被人戳中了心事,温盛予脸色立即黑下来,“你和她不过是通过几次电话,苏缈,你不至于粗心到这个地步吧?”

“她想住进来不是吗?”

苏缈无奈地耸了耸肩,看起来她已经看穿了小婷的想法,把她放在身边才知道对方的目的不是吗?

但温盛予一点都不赞同苏缈的想法,“不管小婷的目的是什么,她从刚开始接触你就不够真诚,如果真是为了给自己讨要一个公道,她现在应该在庆市盯着周目,而不是在这里缠着你。”

“可是李老三那么厉害的人,吴由无比敬佩的人,如果不是他故意的,她怎么可能跑到这边来找到我们?”

苏缈反问了一句,温盛予眸光深沉起来,就是因为如此他才觉得奇怪。

更奇怪的是,李老三现在失踪了。

“你是怎么想的?”

知道自己是没办法打消她的念头了,温盛予问了一句,苏缈走到他身边坐下来,“辛苦你搬出去住一段时间。”

“赶我走?!”

苏缈快速地在他唇上吻了一下,温盛予可不会因为一个浅吻就放弃追究,沉着眸子盯着她表达自己的坚持,他是不会轻易离开的。

“万一……我是说万一,她的目标是你呢?”

“嗯?”

温盛予实在不知道这和自己能扯上什么关系,苏缈本不太想提这个话题,但事实的存在比任何事情都更具说服力。

她很认真的看着温盛予这张脸,“你是温盛予,是温家独子,不管你怎么反抗,也不论你现在有什么梦想,站在一个外人的角度,你都会回到自己的家族,继承家里的事业。”

“苏缈……”

温盛予想要说什么,但突然梗住,他对这件事的不确定性也让苏缈更确定,没有哪个孩子能叛逆过父母。

“如果是我,遇上你这么个钻石王老五,还是单身,还和一个酒吧老板厮混在一起,作为一个青春,貌美,活力无限的女人,我会想为什么自己不能得到你的青睐?”

“有了温盛予的庇护,就完全不用担心周目,更不用担心游峰,过往的一切都不重要了,没有人会管这些。”

苏缈知道现在给小婷下这样的定义有些太过早了,但其实吴由给她发过微信,关于李老三临走时告诉他的话,尽管他还没和温盛予坦白,但决定有必要提醒一下苏缈,比起小婷,他倒情愿温盛予和苏缈厮混。

当然,对那个帮了自己免去牢狱之灾的吴由的师父,苏缈怪是怪的,也怨不得他。如果这是让小婷配合案件的唯一的一种方式。

温盛予说不上来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他的女人居然一本正经的在分析别的女人对他的觊觎,说高兴,也算不上,毕竟这女人在怀疑他会经受不住诱惑。

悲伤更算不上,这算不算是在乎?或者吃醋?

两人对视了大约一分钟,谁都没再说话了,最后是温盛予先动,他凑过去吻上她的红唇,她眼底有泪,关上眼皮的那一瞬,泪被遮住,没往外流。

“苏缈,你是不是该对自己自信点?”

他沉着声音鼻尖在她脸上蹭来蹭去,闻着女人好闻的香水味,温盛予并不了解此时苏缈卑微的缘由,越是在乎,越是小心翼翼,越是恨不能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知道。

苏缈被他呼出的热气弄得一阵痒,忙收了情绪往一旁躲。

“我不想和你分居。”

他低声说了一句,苏缈其实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她想和温盛予拉开点距离,让自己冷静一点,如果可以……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她不愿去想的后话。理性上,她希望自己能离开温盛予独自生活,一个离过婚,有过那样过往的女人,遇上他已经是用光了所有运气了吧。

“也不会太长,等事情解决了就行了。”

“早知道这样当初就该带你一起去庆市。”他嘟囔了一句,这样两人至少还能每天都厮混在一起,可现在呢?

苏缈被他放倒在沙发上,温盛予脸埋在她脖颈的地方,心底有怨气地一阵啃咬,“你这女人还真是放心,就不担心我遇上其他的女人吗?这世上女人千千万,老子什么样的没见过?你还不放心。这个借口不成立,你再找一个能说服我的。”

温盛予的吻无处不在,气息从四面八方而来,声音更是钻入心底,苏缈差点就又要心软了,但她还是忍住了。

“难道你不想知道她到底想做什么吗?”

她问了一句,他身子僵了一下,在她身上咬了一口,“对别的女人老子一点也不关心,她想做什么与我何干。”

“那你觉得现在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吗?她和我们在同一条船上,如果不满意了,在媒体面前哭诉一番,说是我逼迫她说那段话的,周目是不是就翻身了?吃瓜群众总不嫌事大,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废了周目就好。”

他阴恻恻地说了一句,像是装小白兔的大灰狼突然露出本来面目一样,苏缈心底颤抖了一下,但也很快恢复了正常。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我和周目之间的恩怨,我……”

“这里面你是最无辜的,别总往自己身上揽事,没人感激你。”温盛予无奈地说了一句,可不是嘛,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苏缈也一阵感慨,“可能当初离婚真应该净身出户,这样就不会被林家紧盯着不放了吧。”

“坏人可不会因为你是好人而对你稍微好点,你这想法要不得。如果是我,当初就该在离婚前废掉林浩。”

苏缈被他煞有介事的话给逗笑,她也没想过当初两人之间最忌讳的话题,能以这样轻松地语调讲出来。

所以,以后关于温家的事情,关于那个安心,关于他的未婚妻,关于……温盛予应该都会主动告诉她吧。

“缈缈……咱们不管小婷了吧,或者我让人把她送回去,然后帮她把案子解决了。趁着最近老头子在国外出差。”

他突然很认真的看着她,苏缈心底咯噔一下,当然,如果温盛予回去做他的温少,以温家的实力,就算是在庆市,事情应该也不难。

她感动是一回事,但绝对不想让他回去。

温少和温盛予是完全不一样的,更何况,吴由不是说了吗?这个机会,是温盛予这么多年来的准备,是他对着温觅建的自尊心,是他所有的骄傲。

她怎么会让这个男人踩碎自己的骄傲。

认真地看着这张脸,苏缈主动吻上他的唇,低声呢喃,“我不想,如果你为我这样做了,我就再不见你。”

“你……”

“不要为我做任何妥协,对你父母的,对温家的,对任何人的,你按照你自己的路走,做你喜欢的事情,遇到问题,我们可以一起解决。”

“呵……”

他盯着她看了很久后突然发出一声低笑声,苏缈有些发愣,温盛予却将她紧紧地抱着,抱得她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可能这女人根本不知道她说了这样一句话对他来说多重要。

“怎么办?更不想离开你了。”他嘟囔了一句,带着点撒娇地语气,苏缈心软得一塌糊涂。

温盛予深吸口气,闻着她身上的味道,忍不住咬了一口她的脖子,苏缈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相关影片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