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花边》免费完整版观看手机版 免费观看完整版国语

《动态花边》免费完整版观看手机版 - 免费观看完整版国语
  • 主演:雷阳国 惠仁进 昌波翰 申娴君 黎柔绿
  • 导演:桑功淑
  • 地区:大陆
  • 类型:悬疑
  • 语言:大陆
  • 年份:2016
耽误我哥的幸福了……”“什么意思啊?”池颜微微蹙眉,白净的脸庞满是疑惑。怎么看完小小妈妈的照片,这孩子就变了?叶浅兮也不解的开口:“是啊,萌萌你怎么了?现在已经快到上课时间

《动态花边》免费完整版观看手机版 - 免费观看完整版国语第一集

一个消失了十八年的人,想要根据照片做出辨认本身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只是匆匆一眼便被扑过来抱住,除了满嘴胡话就是硌到发疼的瘦骨嶙峋,根本无法做第二次确认。

“你先跟我走。”一身保镖服饰的少女扣住对方胡乱挣扎的手腕,尽量用温和的语调来进行劝说。

可惜女人已经神志不清,不仅在过程中摁掉了闪光灯,还抱着少女的腰死不放手,“不能去,你不要去……有危险,前面很危险。啊!”

语音末尾猝不及防的一声惊叫吓了少女一跳,眼见着问不出话,她干脆利落地一个手刀过去把人劈晕,打算背着人先离开再说。

正当准备动作的时候,门外蹬蹬蹬的脚步声迅速迫近,眨眼间便是一道挺拔的身影闯进来,乍见少女手里抓着的人,呼吸一顿,凌厉的招式便攻击了过来。

来人的身手比门口昏倒那个要好太多,两人的缠斗一时间难分高下,陷入了僵局。

而且越打,少女越觉得对方是在拖延时间。

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廊外的灯啪地一下突然亮了,光源微弱地穿过室内打在两人的半张脸上,模模糊糊地印出了轮廓。

那一瞬间,迎面袭来的拳头在距离墨镜两公分的地方停下,而被袭击的少女也没有趁机回手。

画面像是被按了暂停键,连空气中的冷风都像是静止了一般。

秦卿怔怔地看着眼前长身而立的青年,对方漆黑如墨的眉眼,高瘦挺拔的身形,一切都如此熟悉,熟悉到让她难以相信对方会出现在这样的场景。

“你……”詹辰握着的拳头还在微微发热,可脑子却已经停止了运转。他看着眼前一身黑色西装,戴着耳麦的少女,好似在经历一场光怪陆离的梦境。

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耳畔却听到了楼下传来的声响。

刚才去供电室顺道调配的人马已经到了。

秦卿撤退了一步,随即往病床的方向靠近,意图带走昏迷的女人。

即将触碰到目标时,自后伸来的一只手扣住了她的肩膀,一道人影更快地拦在了她的面前。

‘你不能带走她。’詹辰周身竖起的防备都在响起这个信号。

“让开。”秦卿冷声低喝,一边耳朵里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一边抬头盯着眼前的青年。

“你现在带不走她。”詹辰以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口吻陈诉着事实。

他们早在拳台就较量过,秦卿即便是赢也不会那么轻易,更何况后面还有追兵,就算她有三头六臂也不能带着一个大活人冲出重围。

这是显而易见的现实。

秦卿抿紧了唇瓣,思绪在急转之间终于下了决定,转身朝着一侧的窗户掠过去,哗啦一声撞碎其中一扇,从二楼径直跳了下去。

“人在这里!”围墙后面巡逻的人大喊出声,在少女落地的顷刻间将其重重包围。

现下动静已经闹大了,秦卿也不再隐藏,摁住耳麦快速飞出两个字,“行动!”

行动。

话音刚落,几米高的围墙外当即跳进来十几道人影,清一色的黑色服装,身手狠辣果决,一出手便毫无悬念地扭转了战局。

“老板,人找到了吗?”岳成志在黑夜里护着少女退出战圈,一边退一边回头问着情况。

“嗯。”秦卿意味不明地低应了一声,抬头看向二楼的窗口。

岳成志也跟着视线望见那一扇被撞碎的窗户,还隐隐绰绰瞥到一道身影伫立在那里,心下一蹙眉,“老大,杀吗?”

杀。

从他们出手到现在一直都有所保留,毕竟怕滥杀无辜。但是现在既是人在上面,那势必会引起赌王的注意,下次要想再找到女人的下落,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些,秦卿又怎么会不懂,只是在上面的人是詹辰,底下增援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骷髅的成员。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他们一起飙过车,喝过酒,这都是不可磨灭的记忆,更何况黄建仁死的当晚,他还给自己递过一张纸条。

快跑。

秦卿的心突然冷硬不起来,在局面逐渐扩大的时候,抿了抿唇角,“撤。”

淡漠清冽的声线刺破混战的夜空,训练有素的一夜天成员齐齐收手往出口的方向奔逃。

这是秦卿第一次逃得如此狼狈,也彻底破坏了潜伏的计划。

圣德医院大晚上闯进一群来历不明的黑衣人,对方虽然来去如风没有造成人员的伤害,但还是惊动了院方,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

秦卿这边已经安排好了码头的货船,随时准备撤离,却直到天亮都没接到赵寅那边的信号。

风平浪静。

这一夜的事情既没有惊动警方,也没有引起任何外界注意,像是有一双大手将这一切都抚平了痕迹。

在那之后,詹辰跟秦卿都默契地没有交流,聊天界面上的消息随着时间推移一下子跳过了圣诞节,在一片赞歌跟欢声笑语中,赌王争霸赛毫无预兆地发布了通知。

“提前进行复选赛,而且还提到了年前……”陶宏第一个接到消息之后就通知了秦卿跟魔术师,在二楼签约的会议室里,作为赌场贵宾室代理的魔术师捏着那一张薄薄的报名表笑得满是玩味,“这道上又是刮了什么风?”

往年为了让赌盘开大,吸引更多富商投资,第一轮跟第二轮之间的间隔时间都是越长越好,尤其过年的时候外地游客云集,更是开盘下注的黄金时期。

现在大赛主办方主动放弃了敛财的好时机,怎么看都有猫腻。

“谁知道呢。”坐在对面接受审视的秦卿淡着口气敷衍了一句,从容伸手,“反正都是赌场上见真章的,不是吗?”

所以再多阴谋诡计,如果技不如人也是白搭。

魔术师苍白的面容露出了一抹扭曲的笑,往手心里轻轻吹了口气,便让纸张飘到了少女的手里,抬眸直勾勾盯着她道:“你最近心情似乎很不好呢,呵呵……”

说完这句,看到少女面色一顿,他便佝偻着身体歪在沙发上笑得格外畅快。

《动态花边》免费完整版观看手机版 - 免费观看完整版国语

《动态花边》免费完整版观看手机版 - 免费观看完整版国语第二集

顾大夫没把这些话说出来,就让严明顺抱着一个希望,起码还能有动力,否则一下子陷入绝望,那种滋味比死还难受。

眉眉在外头叫了声,严明顺和顾大夫便出去了。

“哥,你们在里面说什么呢,说这么长时间?”眉眉笑着问。

严明顺看着脸色依然不太好的眉眉,心刺了下,无比自责,都是他害了眉眉。

“没说什么,你头还疼不疼?”严明顺温声问道。

“一点都不疼了,我觉得我就是想你想的,你一来我就不疼了。”眉眉嘴跟抹了蜜一样,摇着尾巴的撒娇儿,旁边的熊沐沐一脸嫌弃,使劲搓手上的疙瘩。

就知道秀恩爱,烦死个人!

严明顺的心更疼了,傻丫头可步就是因为想他才会头痛的,他拍了拍眉眉脑袋,笑着说:“以后不给你想我的机会,我们天天都在一起。”

既然只有相思才会头痛,那他就不让眉眉相思,天天陪着她,不管去哪都带着她……

熊沐沐和萧瑟同时搓了搓手臂,哎呀妈,活阎王居然也会说肉麻兮兮的情话?

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啊!

眉眉眼睛笑成了月牙儿,甜甜地应了声,“好,我就做你的跟屁虫,嘻嘻……”

但她的心却沉到了底,一定是她的身体出问题了,刚才严明顺和顾大夫在房间里呆了那么久,如果她没有病,早就应该出来了。

而且严明顺眼里的担忧也瞒不过她,难道她真的得了绝症吗?

所以严明顺他才会想在最后的时光,每一分每一秒都陪着她?

艺术家发散的思维,让眉眉漫无边际地想了起来,甚至都想到了她去世后的葬礼,会有哪些人来祭拜她,又会有哪些人为她哭泣……

还有严明顺和颜心雅他们,又该有多伤心啊!

想着想着,眉眉的眼睛便雾了,笑容再也维持不下去,脸皱成了一团,鼻子也酸酸的。

“你怎么说哭就哭了?是不是又头疼了?”熊沐沐看得奇怪,明明刚才还笑得那么开心,下一秒就掉眼泪,女人可真是善变

严明顺也急了,搂着她要给她按摩,眉眉拍开了他的手,抽噎着说:“你突然对我这么好,是不是我快要死了?我到底得了什么绝症啊……你告诉我,让我死也做个明白鬼……呜呜……”

越想越伤心……

她才刚当上严太太一个月,还没生小宝宝,没随着严明顺一起慢慢变老,更没好好孝顺爸妈,还有大哥赵学林都没娶大嫂……

她还有好多灵感都没来得及画出来……好多好多的遗憾,最主要的是她才二十岁,好日子还没过够呢!

怎么活着活着就要死了呢?

严明顺听清了她断断续续的嘟嚷,又是好笑又是心疼,真是个傻丫头!

“你这小脑瓜子都想的什么……”严明顺在眉眉脑门上轻点了下,嗔道:“对你好都能想到绝症,你是不是想让我以后天天骂你?”

眉眉委屈地摸着脑门,白了他一眼,眼泪立时收了回去,鼻子也不酸了。

不是绝症她有啥担心的?

阳光多么明媚,天空那么蓝,空气那么甜,生活处处都是精彩!

《动态花边》免费完整版观看手机版 - 免费观看完整版国语

《动态花边》免费完整版观看手机版 - 免费观看完整版国语第三集

中年修士突然之间的变化,引起了在场其他人的注意,就连正在绞尽脑汁想法反驳崇阳的苍天弃,也忍不住瞅了一眼中年男子。

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他顿时发现中年男子竟然看向了他。

准确的说,是看向了他手中握着的碎魂。

“小友,能否将你手中的法宝借我一观?”中年男子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开口说道。

这是中年男子出现后第一次笑,不得不说,他笑起来很好看,有一种极强的亲和力。

中年男子突然开口,本想质问苍天弃的屠魔会长,见中年男子开口,连忙老老实实闭上了嘴巴,将到了喉咙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崇阳五人没有料到中年男子会在这个关头上开口,他们不敢表现出半点不满,也难怪,连屠魔会长对中年男子都是毕恭毕敬的,他们又怎敢打断对方。

几人的目光,一时间都锁定在了苍天弃手中的碎魂上。

“想要看我的碎魂?”苍天弃心里先是一阵诧异,随后心里立刻生出了警惕!

碎魂那可是他师尊赐给他的,虽然到现在为止他也没有弄明白手中的碎魂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但此物对他意义非凡,他又怎么可能随便交给一个陌生人。

中年男子嘴上说得好听只是一观,可若是碎魂真将碎魂给了他,他是真的一观也就罢了,但他要是抢了呢?

这中年男子的实力深不可测,对方若是真的抢了他手中的碎魂,他可不认为自己有本事从对方的手中抢回来。

虽然这只是猜测,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这种险苍天弃肯定不会去冒的。

“不行!”苍天弃拒绝得很干脆。

随着他开口拒绝,碎魂立刻被他收回了空间戒指当中,并做好了随时逃离此地的准备,一旦对方想要强抢碎魂,他会立刻带着鳄兽逃走!

见苍天弃如此谨慎,中年修士不仅没有发怒,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一口烈酒灌进了嘴里,笑道:“你就算不将它给我,我也知道它是何物,之所以想要借来一观,不过是以这种多此一举的做法来肯定自己内心的猜测罢了,它是什么,我又怎么可能会看走眼。你既然不放心借我一观,那可否告诉我,此物你是从何处得到的呢?”

苍天弃面不改色,心里却是一惊,碎魂跟着他这么多年了,他从来都没有弄明白碎魂到底是什么,哪怕他如今的炼器术已经有了相当高的造诣,却依旧弄不明白碎魂到底是什么。

而眼前这个背剑的中年男子,好像对碎魂知道很多的样子,这让苍天弃的心里如何不惊。

对方没有强抢碎魂,言语之中还表明了放弃一观碎魂的想法,但苍天弃岂会因为对方的只字片语就相信对方。

对方是个强者没有错,但对方同样也只是一个陌生人,苍天弃当然不会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就放松警惕。

就算是中年男子最后一个问题,苍天弃也没有要告知对方的想法,总之在没有弄清楚对方身份之前,有关碎魂的任何信息,他都不想透露。

对于这种深不可测的高手,苍天弃觉得还是要谨慎一些的好,哪怕谨慎得有些过头,在他看来对自己也只会有好处,不会有坏处。

“不好意思,晚辈无可奉告。”苍天弃再次拒绝,同样拒绝的很干脆。

可让苍天弃没有想到的是,哪怕他再次拒绝,中年男子依然没有生气,反而笑得越加畅快!

“哈哈哈哈!好好好,你不说也罢,反正你不说,我也能够猜到,又是多此一举啊,多此一举啊!”

笑声落下,中年男子看向了屠魔会长,道:“你是屠魔会的会长,此地的事情还是交给你来处理是最为妥当的,这些麻烦的事情,我看着就头疼,走了。”

中年男子的身体化为了一道剑光,划破黑夜,就这样潇洒的离开了。说走就走,一点都不拖泥带水,留下了神色各异的苍天弃等人。

苍天弃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中年修士带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他心里有一种感觉,如果真和中年修士动起手来,他肯定会被瞬间秒成渣。

他目前手中的力量,或许只有青羽鹏以及龙清有着与他一战之力。

又或许,青羽鹏和龙清也不是中年男子的对手。

而眼前这位屠魔会的会长,虽说给他的压力同样很大,可与中年修士相比起来,就相差太远了。

之前中年男子在时,苍天弃不敢肯定自己一定能够从此地成功逃离,但是现在嘛,情况不同了。

他虽然清楚自己绝对不是眼前这个屠魔会会长的对手,可若是想要从他手中逃走,苍天弃还是有把握的!

如果对方接下来对自己用强,苍天弃自然不会束手就擒,他可没有让别人来审判自己的习惯。

苍天弃的目光盯着屠魔会长,屠魔会长以及崇阳五人,目光则是全部落在了苍天弃的身上。

崇阳没有再开口,因为该说的他都说了,他认为屠魔会长会为他主持公道,如此一来,不需要他们出手,苍天弃这次也栽了。

只是,他们五人哪里知道,此时的屠魔会长,内心可是纠结得很。他沉默了片刻过后,忽然对苍天弃开口问道:“那被你斩杀的万象宗修士,他的元神和元婴还在吗?”

屠魔会长突然问出此话,倒是让苍天弃微微愣了一下,不过随后就反应了过来,点了点头。

屠魔会长暗自松了一口气,如果苍天弃连对方的元婴以及元神都一并处理了,那可就难办了。

“既然他的元神和元婴都还在,那也算不得真正斩杀对方,你将他的元神和元婴交给我,我来处理。此事……就这么算了吧。”屠魔会长犹豫了片刻,一咬牙,似乎做出了极大的决定一般,开口对苍天弃说道。

就这么算了?

苍天弃心里一惊,崇阳五人更是震惊!

“会长……这……这怎么能行!”崇阳便发现脸色一下就变了。

他本来自信满满的认为,此事屠魔会长必定会给他们万象宗一个交代,谁曾想,这交代竟然是这样。

屠魔会长仿佛早就料到了万象宗的人会反对一般,所以面对崇阳的反对,他没有露出丝毫的意外。

“你先别忙着反对,只要我得到了他的元神和元婴,我会为他寻一具身体将他复活过来,不需要太长的时日,他将重新回到你们的面前。”屠魔会长淡淡开口说道。

“我不是不相信会长您,只是,就算找到了合适的肉身,他的实力恐怕也很难恢复到从前了,甚至会从化神境界跌落,一辈子再也无法踏入这个境界了。”崇阳言语之中,透露出了焦急。

“我向你保证,你所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到时候他不仅实力不会跌落,甚至还极有可能因祸得福,实力更上一层楼。”屠魔会长担心崇阳不信,竟然以名誉担保。

崇阳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屠魔会长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了。

“此事就这么定了,如今正是用人之际,每个人类修士对于我们而言都至关重要,越强大的修士,越是关键,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我相信不用我多说你也是懂的。”

这一次,崇阳没有再开口,他不是傻子,他知道屠魔会长主意已定,多说无益。

他心里其实明白,屠魔会长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恐怕和之前离开的中年修士脱不开干系。

屠魔会长没有再理会崇阳,而是将目光再次落在苍天弃的身上,道:“把他的元神和元婴给我吧。”

声音之中,居然透露出了一丝无奈。

相关影片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