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中君总是如此慵懒

  • 主演:小野贤章,细谷佳正,高森奈津美,小岩井小鸟,诹访彩花,悠木碧,东山奈央,兴津和幸,井口祐一,上田耀司,关根明良/村川梨
  • 导演:川面真也/金子伸吾
  • 地区:日本
  • 类型:动漫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6
田中(小野贤章配音)是1-F班的学生,身体孱弱的他长着一副宛如女孩子般的秀气面孔,讲起话来亦细声细语,还常常讲到一半就因为体力不支而睡着。无论何时,田中都是一副迷迷糊糊的困倦模样,生活中任何麻烦的事情都和他无缘。长相有些凶恶的太田(细谷佳正配音)常常被人误认为是不良少年,但实际上,他却担任着田中身边“保姆”的职责,在生活之中对他照顾有加并且乐在其中。活泼开

田中君总是如此慵懒第一集

宴后,云锦本想找云月瑶私底下聊一聊,因为对方接二连三让她受到了影响。

她很想弄清楚,是对方的特殊能力,还是什么。

云锦更倾向于血脉相连。从对方的容貌来看,这个可能性也是极大的。

然而,凤族却没给她这个机会。

宴会散去,那只名唤云月瑶的小狐,就被霍焰老祖直接带走了。就好似生怕他们会偷偷摸摸带人溜走一样。

不过嘛……,瞥了眼还在愤愤的云杰长老,云锦在心中暗自摇头。

凤族祖地内,云月瑶将绮罗交还给了霍焰天穹,说道:“现在就让绮罗做圣女,不会操之过急么?”

霍焰天穹闻言,抱着绮罗的动作一顿,叹道:“局势如此,也只能顺其自然了。说了你也未必懂,不提也罢。”

结束这个话题,霍焰天穹问道:“你很讨厌那个云杰?之前认识?”

霍焰天穹的确好奇了,按理说,初次见面的话,怎么也不至于露出杀机。

是的,就是杀机。

虽然云月瑶掩饰的很好,但又怎能瞒过霍焰天穹敏锐的洞察力?

云月瑶一愣,心中疑惑,她表现的有那么明显么?面对霍焰老祖,也许是因为绮罗的关系,爱屋及乌,也许是霍焰老祖对妻女的那份疼爱,让她想起了狐爹。

总之,云月瑶对他颇感亲切,面对对方的疑问她不想说谎,却也不能说出实情。

当然,也不会说:“我有我的苦衷,不能说,不想找个理由骗你。”这等做作的理由。

这年头,太老实的孩子混不开,总会有人蹦出来喊:“这里有个老实人,大家快来欺负他。”

所以,说话嘛,三分真七分假过了点,但也不能太老实了。

只要做事无愧道心,无愧天地即可。

故而,云月瑶一脸孩子气的说道:“第一眼见到云族长时,晚辈是真的误以为遇到了娘亲。然而回过神来,才发觉人有相似罢了。

但即便云族长不是晚辈的娘亲,如此相像,说不准也是血亲。这个,前辈也是同等想法呢。

那位云长老的眼神不怀好意,不止用那种不怀好意的眼神看云族长,同样那样看晚辈。

晚辈有心想通过云族长,找到更多有关娘亲的线索,哪怕是寻到娘亲的族亲也是好的。

如果云族长真的是晚辈的直系族亲,晚辈怎能容那表里不一的败类,在晚辈面前算计我的亲人?这是晚辈的逆鳞,还望前辈莫要见怪。”

听得云月瑶的解释,霍焰天穹的凤眼越来越亮。如此护短的脾性,倒是跟他很投机。

如此性格他更看重,尤其对方还跟他家绮罗感情深厚。若是绮罗也被她纳在了在意的名单之中,那么因着这份护短,日后若是绮罗有难,她定然会挺身而出。

如此谋算一个小辈,虽然不光彩,但他亏欠绮罗良多,为她舍上一次老脸,又如何?

福祸难测,他也未必能时时刻刻看顾着绮罗。有个同龄的闺中密友,又能如此合了他的眼缘,是可遇不可求的。

云狐一族几乎代代雌狐掌族,凤族却是凤王居多,凰主几近于无。他家绮罗能做个圣女,已经到头了。

以他这几日屈尊接触,这云家小友将来定非等闲之辈。能在对方势微时结交,可说是他家绮罗赚到了。

田中君总是如此慵懒

田中君总是如此慵懒第二集

许诺当天晚上,住在医院宿舍里。

也没跟厉漠南打招呼,想来他肯定是知道的。

等她进去洗澡,出来之后,竟然看到任果端正的坐在椅子上,对面,厉漠南坐在许诺的椅子上,两人的样子,似乎是威严的老师,和战战兢兢的学生一样。

一看到许诺出来,任果立马像是解脱一样。

“那个,将军,我得下去跑步了,您跟许诺慢慢聊。”

说完,任果直接穿着拖鞋跑了出去。

许诺要叫住她都来不及,失笑摇了摇头,擦了下头发,走到桌前,去拿自己的护肤品涂抹。

“你干嘛这个时候来啊?没别人看见啊?”

许诺只将浴巾,从胸前围住,且看看遮住屁股,露出白嫩的肩膀,和修长的大腿。

她一弯腰,浴巾下若隐若现,呈现在厉漠南眼前。

厉漠南没回答许诺的问题,而是大手一伸,直接摸到了许诺的大腿上。

“唉,你——”

许诺直接转身,无奈的盯着厉漠南深沉的黑眸。

“被闹,我忙着呢。”

她将柔肤乳在肩上,修长的脖颈上,胳膊上涂抹着,又走到一旁,涂抹腿上。

其实,她这个动作,完全没有其他意思,可实际上,女人在全身涂抹柔肤乳的过程,在男人眼中看来,那就是诱惑十足了。

许诺明显感觉到厉漠南的滚烫眸光,随着她的手的动作而移动。

许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脸蛋儿有些发热,但是却挺高兴的。

而她擦腿上的动作也慢了下来,像是故意的,折磨厉漠南一样。

一会儿,许诺臀后,突然被人靠了上来,她顶着的地方,那么的明显的坚硬。

许诺吃吃笑了下,站直身子,没回头。

“厉将军,您自制力太差。”

厉漠南低头,灼热湿润的气息,拂过她的耳朵,“你故意的撩拨我,这不就是你的目的?”

“我才没有,是你自己好色。”

许诺手上的柔肤乳被拿过去,“还有身上没涂到吧?剩下的我帮你涂——”

“哎呀,不要,这里是宿舍,随时有人——”

宿舍不安全,许诺已经被厉漠南抱进了浴室里,那里可够隐秘了,吧嗒,浴室的门,被锁上。

许诺又脸红又俏皮的笑着躲着厉漠南的“服务”,结果,实力对比,非常明显。

许诺在浴室里,经历了一场,恩——不可言说的——场面。

许诺出浴室前,先趴着门,听了好一会儿,没人才跑出去。

之后赶紧套上睡裙,端端正正的坐在了椅子上。

一会儿,厉漠南才走出浴室,虽然身上的制服还算整齐,只是领口散开,露出的胸口,以及他浑身散发的气息,总有那么种灼热暧昧的气息。

许诺立刻小女孩似的,双手捂住小脸儿,声音带着笑。

“厉漠南,你收敛一下你的男性气息行吗?我怕我自己忍不住扑倒你啊!”

许诺听到了厉漠南低沉的笑,更不好意思了,埋首在掌心里,耳根通红。

身子突然被的整个抱起来,然后被抱到了桌上,厉漠南逼近,两只小细腿直接被抓着圈住了他的腰,同时,厉漠南低头,按住她小脑袋,深深的吻了起来。

田中君总是如此慵懒

田中君总是如此慵懒第三集

两天之后,叶青失踪的消息从深川市传了出来。

叶青是天下联盟的盟主,他失踪的消息传出来,自然在这天下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一些隐藏起来的人也都纷纷出现了,比如说之前完颜家逃出去隐遁起来的那些人。得知叶青失踪之后,这些人是最为兴奋的。叶青不在天下联盟,代表他们就有机会了!

而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最为兴奋的便是甲贺流这边了。

猿飞月行从叶青那里拿回四个天丛云和扶桑木之后,原本应该在宗派内的地位大幅度提升的。但是,因为服部天成那些人怀疑这天丛云和扶桑木当中有定位的仪器,所以这些东西根本没有运回到甲贺流当中,一直放在华夏国的据点,根本没敢带回去。

正是因为这些东西没有带回去,猿飞月行这个功劳就一直不算是立下来。结果,他做了这么大的事情,但是,在甲贺流当中却根本没有人提过一句,他的地位更是没有得到丝毫的提升,这让猿飞月行心里算是煎熬至极,恨不得能立刻把这些东西拿回甲贺流,证明自己做过的事情。

而现在,得知叶青失踪的消息,而且,还得知天下联盟全军出征,去进攻一个隐藏的势力之后,猿飞月行简直高兴坏了。

叶青失踪了,天下联盟和另外一个隐藏势力开战了,这下肯定没有人盯着甲贺流这边了,是时候把那四个天丛云和扶桑木拿回甲贺流了吧。

得知消息的当天,猿飞月行便找到服部天成那些人,商量把四个天丛云和扶桑木带回甲贺流的事情。不过,他刚说出自己的想法,便直接被服部天成否定了。

对于服部天成的否定,猿飞月行很是愤怒,在他看来,服部天成这根本就是不想看到他立功,不想看到他在甲贺流当中的地位提升,所以才一直这样不给他机会。所以,尽管服部天成否定了他的想法,但猿飞月行还是以宗主的身份,将甲贺流主要成员召集在一起,商讨将这些天丛云和扶桑木带回来的事情。

事实证明,猿飞一脉的弱势,虽然他们能够当甲贺流的宗主。但是,在甲贺流当中,他们并没有什么话语权。猿飞月行强行召开会议,结果他的提议没能通过不说,几个长老还联合施压,将他从宗主的位置上赶了下来,换了猿飞鬼葬,猿飞月行的一个兄弟来当新的宗主。

在这一场的权力斗争当中,猿飞月行虽然败得很是彻底,但并不代表他提出的事情没人考虑。这个会议结束之后,几个长老便把服部天成几个人留了下来,商讨寻找扶桑神树的事情。

几个长老当中,为的大长老,其实便是服部天成的爷爷,是一个天人合一的高手,实力极强,在甲贺流当中的地位也是极高。其他几个长老,也分别是甲贺流当中那几个大脉的人。而真正能够当甲贺流宗主的猿飞一脉,却根本没有人在长老会当中,这便是猿飞一脉难以掌控甲贺流权力的主要原因。

众人坐在甲贺流的长老议室当中,二长老慢慢看过服部天成几人,轻声道:“现在坐在这里的,没有一个姓猿飞的,也都是甲贺流权力核心的几个人。所以,现在大家有什么事情,都可以畅所欲言,不需要有任何隐藏了!”

服部天成几人面面相觑,最后,几个人的目光还是落在了服部天成一个人的身上。他们这些人当中,本来也就属服部天成实力最强,也是他们这几个人的头目。有什么事情,也都是服部天成主管的。这样的事情,当然是该有服部天成自己来说了!

“二长老,我知道,你们担心扶桑神树的事情。”服部天成道:“四个天丛云和一段扶桑木,现在全部落在咱们手里。加上咱们自己这里之前的三个天丛云,现在咱们已经集齐了七个天丛云和那段扶桑木了。可以说,咱们已经无限地接近传说,无限地接近咱们这数千年来追逐的结果了。所以,到了这个时候,大家激动也是正常的事情,毕竟,这是咱们甲贺流数千年来一直在寻找的东西,换成是谁也都会激动的啊。可是,激动归激动,咱们这么多年的时间都等了,难道连这一点时间都等不了吗?咱们这个时候拿出天丛云和扶桑木,若是姓叶的骗了咱们,把这些东西抢走了,那咱们这数千年来的一切努力,岂不是都白费了吗?我不是不想实现咱们甲贺流所有人的梦想,但是,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咱们还是谨慎一些比较好!”

“天成,我知道你的意思。”二长老点头,道:“但是,你觉得咱们还有多少时间能用来等待呢?教廷那边,不是他们不想杀入华夏国,而是释迦和无极那些人一直在教廷,骚扰得他们无法进入华夏国。可是,我听说,释迦无极他们在教廷也吃了亏,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教廷还是会杀入华夏国的。而以现在华夏国的情况,肯定是抵抗不了教廷。若是教廷杀过来,那华夏国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华夏国那些武者失败之后,接下来就是咱们了。难道你还觉得咱们能够等很久吗?这么说吧,如果在教廷来之前,咱们没有把这件事办好,那咱们以后也不会再有机会做这件事了!”

二长老的话让众人纷纷点头,教廷即将入侵的事情,就好像一座大山,始终压在众人的头上,让人不担心都不行。他们这数千年来寻找这个东西,说白了,就是为了在人神大战的时候,保住自己而已。若是教廷攻过来之前,他们还没有找到这个东西,那他们也就不用再找了。

服部天成微微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坐在主座上的大长老。大长老始终闭着眼睛,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似的。但是,服部天成知道,二长老所说的这些话,肯定是大长老交代的。否则,二长老绝对不敢这样自做决定的。也就是说,这一切,都是他爷爷做的决定,服部天成若是再反对,那就不适合了。

“我明白二长老的意思。”服部天成点头道:“这件事,的确也不能等了。不过,我主要是想说,姓叶的诡计多端,天下联盟那边出来的消息,咱们不能相信。这件事,咱们还是要想一个更稳妥的方法。否则,若是被天下联盟骗了,那咱们可就吃大亏了!”

“这倒是真的。”二长老道:“我已经派人查过了,天下联盟,真的和一个隐藏的势力开战了。而且,这个隐藏的势力也很强,估计天下联盟堪堪能跟他们平手而已。所以,开战之后,天下联盟的那些人,基本可以当做没有了,因为他们根本不可能从那个战场上分身过来对付咱们。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天下联盟真的有什么诡计,但是,他们也没有多少人手能够来做这件事了。而咱们可以加派一些人手,这么一来,天下联盟来的人若是少了,根本斗不过咱们。而他们来的人若是多的话,那他们跟这个势力的大战就会变得比较麻烦,咱们一眼就能看出来,咱们就可以提前退回去。这样一来,就算姓叶的有什么阴谋,也根本无法施展了!”

二长老的话再次得到众人的认同,连服部天成也点头不断,道:“还是二长老考虑周全,看来,之前我是多虑了。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准备寻找扶桑神树的事情吧。不过,在这之前,最关键的还是要先找到第八根天丛云。咱们这边原本有三个天丛云,从天下联盟那边拿过来四根,这是七根。还有一根天丛云,至今下落不明,咱们恐怕得先找到这第八个天丛云,才能够去寻找扶桑神树啊。在这之前,我建议还是先不要动这七根天丛云,免得打草惊蛇!”

听到这话,二长老不由笑了,道:“天成,关于天丛云,还有一些秘密,是你根本不知道的。其实,咱们拿到七根天丛云之后,就等于是把八根天丛云全部拿到手了。所以,咱们离甲贺流这数千年追寻的结果,已经不远了。”

“什么意思?”服部天成诧异,其他几人也面面相觑,不知道二长老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天丛云,乃是八歧大蛇的八个头颅所化。虽然这八个头颅之间的力量各不相同,相互之间看似没有联系。但是,这八个头颅既然同出一体,那相互之间肯定是稍微有些联系的。”二长老道:“事实上,把七个天丛云凑在一起之后,这七个天丛云,就会指出第八个天丛云的位置。所以,咱们拿到了七个天丛云,就根本不用担心第八个天丛云的事情了!”

“啊?”众人皆是惊愕,服部天成瞪大了眼睛,道:“用这七个天丛云,就能找到第八个天丛云?真的假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