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5:最后一击

解放5:最后一击
  • 主演:NikolayOlyalin,LarisaGolubkina
  • 导演:尤里·奥泽洛夫
  • 地区:苏联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俄语
  • 年份:1971
大型历史电影史诗《解放》由五部电影组成。电影第五部是《最后一击》。战争的最后几天,战斗在德国国会打响,红军争夺了每一米的土地、每一层楼,最后,苏联红军在德国国会上插上了旗帜。第一批捷报已经发出,本片的主角在政府大楼的入口处相遇。

解放5:最后一击第一集

深市火车站的硬件也是够气派,韩峰走了好久才来到了出口。他瞧见先前与自己隔座的美女,正坐上一辆轿车离开了,心想,她应该是某个公司的部门负责人了。人家都说,在华京你隔着墙扔出一块砖头,随便砸中的就有可能是一个处级以上的干部;而在深市,路上随便一个跟你撞了肩膀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一个百万富翁。一北一南,一个地方生产官员,一个地方生产富翁。

这深市就是正在一个疯狂制造富翁的地方。所以说,刚才遇上的美女,很有可能也是估值几个亿的公司成员,自身说不定也是身价几百万了。

就在韩峰这么想的时候,他的肩膀就被人撞了一下。难道,这会儿自己也被一个百万富翁给撞了吗?韩峰就转过身去,却没看到什么百万富翁,只见一个小孩子撞了下自己后,从他身边跑开了。也许,只是小孩子贪玩,不小心就撞了自己。韩峰也没去在意,就往车站外走去。此番来深市,韩峰并没有提前通知陆可儿,他想先到了深市之后,再跟她联系,免得影响她自己的工作。

这会儿,韩峰找了一个电话亭,摸出了IC卡,开始给陆可儿打电话。但是,他连续打了三个,陆可儿的电话是通的,可都没有接听,也许是在忙,没有听到。韩峰这时候才有些后悔了,应该提前跟陆可儿打这个招呼才对。

但回头一想,联系不上也好,就在深市里走走看看,就当是熟悉这座城市吧。深市太大了,韩峰背着行李走了三四十分钟,一条街都没走完。高大的钢筋混凝土建筑鳞次栉比,个体在其中行走就如蚂蚁一般渺小。宁州的城市规模其实在省会城市中也不小,但是与这改革开放前沿的深市相比,就显得过于柔美、过于朴素,整座城市的物理高度也不够,不够现代化,甚至过于土气了。所以对这座城市,韩峰充满了新鲜感。

又步行了一段,韩峰感到口渴了起来,就来到了一家小杂货铺前,要了一瓶矿泉水,但当他掏钱包的时候,却在背包中抓了个空。韩峰暗叫不好,赶紧把背包放在了地上,打开来一阵猛找,还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韩峰的脑海之中,这才浮现了在车站出口,被一个小孩子撞了一下的场景。很显然,那个孩子并非顽皮,而是一个技术娴熟的小偷。他韩峰中招了。韩峰身上本来有几千块钱,包括零钱都放在一个帆布钱包里,现在一股脑儿都给了那个年幼的小偷了。韩峰觉得很讽刺,本来以为自己会撞上的是百万富翁,结果却是小偷。

韩峰毕竟不是那种丢了点钱就一蹶不振的人,钱丢了就丢了,他就在包里翻看身份证和毕业证,都在。这两样东西还在,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人处低谷,就要往好了想,这叫乐观。发生了这个事情之后,韩峰就把放置了身份证和毕业证的背包,反背在了身前。身后再背上塞了衣服的背包。他将矿泉水放回了柜台上,说道:“老板,不好意思,我的钱都丢了。这瓶水,我买不起了,还给你。”韩峰说着,就转身向小杂货铺外走去,看来得忍着渴了。

店老板是一个年近六十的老汉,他朝韩峰的背影看了一眼,喊道:“喂,小伙子,你等一等。”韩峰在门口站住了脚步,转过身来:“老板?”店老板从柜台里走出来,手中拿着那瓶水:“小伙子,你是刚来深市吧?”韩峰点了点头。老板将那瓶矿泉水塞到了韩峰的手中:“拿着喝吧。我送给你喝的。”韩峰有些奇怪:“老板,我没钱付给你。”店老板却道:“说了是送给你喝的。我不想你初到深市,就对深市留下一个坏印象,对深市没了信心。这个城市,有坏人,也有好人,有陷阱,也有机会。我初来深市的时候,也遭遇了很多困难,掉过很多的坑,但最后还不是成为了深市人,并拥有了自己的小店吗?这是一个奋斗了就会有回报的城市。加油,小伙子!”

店老板在韩峰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这两下却让韩峰感到了无限温暖。他郑重地看着杂货铺老板说:“大叔,谢谢你的这瓶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韩峰混出了一点名堂之后,一定回来好好感谢您。”店铺老板却摇了摇头说:“不用,不用。有空的时候,来光顾一下我的小杂货铺就行了。”韩峰狠狠点了点头,他担心自己会留下眼泪来,就毅然走出了小杂货铺。

来到了外面,韩峰拧开了矿泉水,喝了一口,然后将这瓶水小心地藏进了背包之中,他也不知道这瓶水要喝多久。又看到了一个IC电话亭,韩峰的电话卡还在,就走了上去。他翻出了朱曰成给他的拿张名片,上面的名字是“辛焕镇”,这是朱曰成的表哥。本来,韩峰是不打算去打扰他的。但是,现在自己身无分文,陆可儿又暂时联系不到,就只好先打扰他一下了。

这个电话打得很是顺利,辛焕镇的声音与朱曰成尽管不一样,但是说话的态度都一样的豪爽、粗犷。电话那头的辛焕镇说:“韩峰兄弟,你就在原地等我一下,我在华新区,有点距离,要半个小时。”韩峰说:“没问题,我在这里等。”打过了电话,韩峰就在电话亭边,靠着墙壁坐了下来,他翻开了在火车上没有看完的《硅谷之后》又读了起来。

这本书深深地吸引着他,在宁州读这本书,与在深市读这本书的感觉,却又感觉不同了。在这里,看着头顶的高楼大厦,以及众多科技公司的巨幅广告,韩峰更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一种创造历史的冲动。看了将近三十分钟,他已看了大约这本书的一半。他翻过新的一页,发现一行娟秀的字迹,映入眼帘:“凡勃仑效应,尽管不符合常理,但是符合人性。用好了凡勃仑效应,就能赚富人的钱。”

没有落款,就是莫名其妙的一行字,就写在这一页文字左边的空白处。从字迹的娟秀之态看来,应该是出自女子之手。韩峰当即就想到这本书,是张为功在亚马逊的女儿寄过来的,那么这本书应该是他女儿看过的,说不定这一行字,就是她看这本书的随感。关于这行字中所写的“凡勃仑效应”,韩峰所知不多。但是,“用好了凡勃仑效应,就能赚富人的钱”这行字,却让韩峰很是感兴趣。有空的时候,一定要把这个“凡勃仑效应”是什么,给弄清楚。

“请问,你是韩峰兄弟吗?”一个声音在韩峰的前面响了起来。韩峰这才被从“凡勃仑效应”中拉了回来。他瞧见,地面上是一双铮亮的皮鞋,抬头,看到一个个子中等、身材壮硕的男人站在他的前面,三十来岁,他的皮肤带着山里人的棕色,脸庞宽大、鼻子挺大,给人一种真诚仁厚的感觉。

韩峰赶紧从地上站起来,把书收进了包里,然后笑着问道:“您就是辛大哥吧?”辛焕镇点了点头,笑着道:“我就是辛焕镇,你也别叫我大哥了,叫我焕镇吧。我表弟可是跟我说起过,你是他的老大。我表弟能认老大的人,这个世界上也没几个。”韩峰笑着道:“你比我年纪大,我叫你一声‘镇哥’不为过。”辛焕镇笑着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快,跟我上车吧,到我店里坐坐,然后我们好好喝一杯。”

看来这位“镇哥”也是一个喜欢喝酒的人,韩峰也不多推辞,就跟着他走了。辛焕镇的车子是一辆奥迪A6,在90年代末,这无疑就是一辆豪车了。这也是韩峰至今坐过的最好一辆车子。看来,朱曰成的这位表哥,在深市混得还是很不错的。

辛焕镇一边开车,一边给韩峰介绍着深市:深市,别称鹏城,是国务院定位的全国性经济中心和国际化城市,是中国经济改革和对外开放的“试验场”,与北京、上海、广州并称“北上广深”,创造了举世瞩目的“深圳速度”,同时享有“设计之都”、“钢琴之城”、“创客之城”等美誉……等等。辛焕镇说起深市的时候,头头是道,就如是在介绍自己的家乡一般。看来,辛焕镇对这座城市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了。

韩峰一边听着,一边浏览着街景,慢慢地对这座城市也充满了期待,很希望能在这里大显身手。

辛焕镇在给韩峰介绍深市的同时,也在观察着韩峰,他心头隐隐地有些疑问。直到此刻,他都看不出韩峰有什么特别的。韩峰更像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表弟朱曰成怎么肯称呼韩峰为“大哥”呢?这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辛焕镇心道,在必要的时候,他要考考这个韩峰,看他是否真有些本事?

解放5:最后一击

解放5:最后一击第二集

第二十七章遇强则强

太史慈一路绝尘,急匆匆回到关东联军的大营。

两次闯营,消耗了大量的时间。此时天已经擦黑,整个营地黑乎乎一片,连个掌灯的都没有。月光之下只能看见一些废弃的帐篷。

显然是联军已经开拔洛阳,离开了这里。

太史慈当时就有些蒙了。

这两眼一摸黑的,上哪里找那小小的书信?

没有了书信,岂不注定背信弃义?

一时之间,太史慈只感觉自己一生的信仰,全部付诸东风流水。

“我太史慈一生,仰不愧天,俯不愧地,没有愧对过任何人!可我今日愧对韩公,愧对韩大公子啊!”

太史慈一声惨笑,失魂落魄的坐在马上,不知该如何是好。

“算了!我太史慈既然有亏于人,大不了一命还之,我再入虎牢关见韩公子,到时候要杀要剐,随他的便!”

太史慈打定决心,拨马往回便走,再次看到了西凉大军连营外。

这是太史慈今天第三次闯营了。

看门的兵卒都呆了。

你说你这第一次进去,可以理解为进去送信。

你说你这第二次出去,可以理解为出去搬救兵。

你说你这第三次又来了,好歹你带这救兵来啊,又是单枪匹马一个人?

你是真当我西凉军无人吗?

太史慈还没往营盘里冲呢,直接面前营门一来,从门中冲出一支人马,约有五百之众。旗手手擎一杆大旗,上绣一个斗大的“张”字。

为首一员大将,跃马挺枪,只取太史慈。

“雁门张文远在此!贼将速速下马受缚!”

眼见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人耀武扬威的冲了过来,太史慈岂肯示弱?

二马蹚翻,战到一处。

太史慈的两次闯营,都没有经过张辽的营盘,两人始终没有照过面,也始终没有交过手。

张辽是刚刚才听说,有人二闯连营,枪挑魏续,大败高顺,杀伤无数。

当时张辽就忍不住了,这不是欺我并州军无人吗?

杀几个西凉士兵也就罢了,居然敢动我并州军,我并州军是这么好惹的吗?

正在这生着闷气呢,就有兵卒来报,说是闯营之人又来了。张辽二话没说,直接带兵出来迎战。

要说张辽身为曹魏五子良将其中之一,行军打仗自然是一把好手,不过他更偏向于统帅型的人才,沙场斗将往往就不是那么尽如人意了。

而太史慈冲锋陷阵,勇冠三军,此时又急于去见韩彬,十几个回合直杀得张辽盔歪甲斜。

猛然间,太史慈右手抬枪刺向张辽咽喉,左手从背后抽出小戟,直砸张辽的天灵盖。

张辽躲闪不及,直接双脚离凳,往马下一滚,躲过这致命的杀招。

太史慈着急进城,也不去管张辽,直接就冲进了营盘。

“又来了!又来了!太史慈又来了!快去禀报温侯!”

太史慈此时在众多兵丁心中,那就是恶魔般的存在。

“报!报!报!”一名报事的兵卒急匆匆冲进了中军大仗。

吕布正和熊阔海、贾诩把酒言欢,吃着晚饭。看见兵卒急匆匆冲进来,不由得把脸一沉。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吕布把脸一沉,冷冷的说道。

兵卒使劲的咽了一口吐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启禀温侯!太史慈三次闯营,请温侯定夺!”

“太史慈?三次闯营?什么时候的事情?”吕布双眉一皱,问道。

“就在今天上午,营外来了一人,自称东莱太史慈。闯营报号,枪挑魏续将军,进了虎牢关。没多大功夫,此人出了虎牢关,再次闯营,重创高顺将军的陷阵营,出了连营。刚刚太史慈又回来了,大败张文远将军,正在向关内突围!”兵卒据实报号。

“好大的狗胆!”吕布拍案而起,怒不可遏!

吕布自杀出九原以来,带兵打仗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此仇必报!

多余的话一句没说,吕布直接全身披挂,从兵器架上拿起方天画戟,出门上了赤兔宝驹。

“带我去!我吕布誓杀此人!”此时的吕布好比一座活跃的火山,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

太史慈一路冲锋,手下无有一合之将。往前打着打着,忽然围在前方的兵卒样两边一闪,正当中现出一员大将。

这员大将头戴束发金冠,手擎方天画戟,全身上下火炭般红,看上去威风凛凛,摄人心魄。

太史慈第一次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你想怎么死?”吕布双目鹰鹫一般盯着太史慈,平静的问道。

“我想送你死!”太史慈毫不示弱,冷冷的回敬道。

话说到这个份上,那就没什么可唠的了,吕布直接举起方天画戟,如乌龙一般袭向太史慈。

“叮咚!吕布基础武力值102.赤兔马武力值+2,方天画戟好武力值+2。当前武力106!”

“叮咚!吕布‘无双’属性爆发,面对一员敌将,武力值+1,当前武力107!”

“叮咚!吕布‘鬼神’属性爆发,当年怒气值5格,武力值+5,其他三维下降5点,当前武力值112!”

虎牢关中的韩彬乍听系统的提示,一下子吓了一跳。

上次还是111呢,这次尼玛112?

到底是谁把吕布惹的怒气五格?

难道太史慈又回来了?

一念及此,韩彬赶紧登上城墙,向连营看去。

太史慈和吕布一交上手,心里就咯噔一下子。

他瞬间就感觉到了自己与吕布的差距。但奇怪的是,太史慈明明感觉自己应该不是吕布的对手,但在出枪速度上却跟上了吕布的画戟。

“叮咚!太史慈基础武力值99.‘决斗’属性爆发,在进行一对一斗将之时,武力值会自动向对方接近。遇强则强,遇弱则弱。上限+10,下限—5。当前武力值109!”

听到这个提示,韩彬直接被吓尿了。

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这算是什么技能?

本来韩彬还可以凭借太史慈的武力值来判断孙策的武力值。可现在看了一切都有些扑朔迷离啊。

解放5:最后一击

解放5:最后一击第三集

“是我自以为是的帮人说话,连事情到底怎么回事都没弄清楚。”小弩惭愧的低下了头。

“那也是雪娘狡猾,你年纪小,被蒙混也是正常,不用介怀。”白若竹劝道。

小弩摇摇头,“怪不得别人,只怪我自己识人不清。”

他小小年纪,知道自己身上找问题,这就已经很厉害了。

“慢慢来,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比你差远了。”白若竹觉得该鼓励鼓励这孩子。

很快小弩娘喊了他回去,夜也深了,白若竹也领了三个儿子回车厢睡觉。

小孩子玩累了,睡的特别快,但白若竹却怎么都睡不着,也不知道阿淳那边怎样了。

……

飞雁城外,两名暗卫乔装赶到,他们在城门附近观察了半天,也没见找什么突厥人,难道消息有误?

只是他们不知道,飞雁城中,一群乔装了的突厥人已经潜入了城里,分散在了各处。

天色暗了下来,突然城主府着了火,通红的火光照亮了夜晚的天空。

城楼上弓箭手一个个倒下,几乎都是被突厥人一刀割断了咽喉。

“不对,你们上面。”一名暗卫眼尖,察觉到了不寻常之处。

“人都死了?一定是突厥人混入了城里,已经开始动手了。”另一名暗卫说,“不能再耽搁了,咱们赶快回去报信。”

两人火速赶回了队伍扎营之处,与江奕淳汇报了发现的情况。

“他们不可能全部都混进城,必然想来个里应外合,不如等突厥其余兵马出现,咱们再从后面拦截,杀他们个措手不及。”郎将高兴的说。

江奕淳皱起了眉头,“突厥人混进城里,怕是会对百姓动手,他们杀人可不管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百姓。咱们不能耽搁,得回城救人,能救多少救多少。”

“可这……”这是多好的战术啊,江大人你会不会太意气用事了?

郎将心里不赞同,却不敢多讲。

____

第二天,白若竹那边队伍继续赶路,不想没多久,钟盔示意白若竹先停停。

“钟叔,怎么了?”白若竹不解的问。

“前面有大型阵法,我先破解试试,千万不能有人靠近。”钟盔说。

这里怎么会有阵?难道是钟家人?

不等钟盔破阵,一只带着符箓的箭矢朝他们飞了过来。

“小心!”高璒拔剑冲过去,剑气挡住了箭矢,但箭矢却拐了个弯似的,又朝白若竹飞来。

就在这时,小弩突然挡在了白若竹面前,别看他个子小,竟是要帮白若竹挡箭。

白若竹也不是躲不过,自然不能让个孩子替自己受伤,急忙拉起小弩朝一边躲去。

嗖的一声,箭矢射到了他们脚下的地上,紧接着,是一阵砰砰的爆炸声,原来这不是普通的箭,而是藏了爆炸符,一不留神就让人倒霉。

“回你娘身边,小心些。”白若竹轻轻推了小弩一把。

“好。”小弩也怕自己拖累白若竹,急忙去找他娘了。

爆炸声不断,不少人惊呼起来,看样子对方是有备而来,怕是这次要有麻烦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优酷视频网友师安和的影评

    熟悉的美学风格,泰伦斯·马利克家族又添新人,好在这个聊斋故事足够神奇。一旦你代入故事的视角,换成被残杀的无辜村民,这个女巫故事就变得没那么感人了吧。

  • 腾讯视频网友常燕眉的影评

    美丽的山村自然+古朴的风土农作+诗意的细语呢喃=矫揉造作的电影美学。哪怕我从婴儿时期就被仍在山洞里面,也不妨碍我日后成为一个忧郁的哲学家。

  • PPTV网友池冰中的影评

    《解放5:最后一击》剧情很平淡,文笔咯噔,全是短句,感觉就是水文,男女主性张力和互动不强,男主还行,女主温吞人设真的太普通了,故事内容没有多少。

  • 哔哩哔哩网友单娴纯的影评

    每次看电影《解放5:最后一击》都能让我感到放松,而故事里的世界是我不曾体验的经历,多么希望现实世界也是如此奇幻。

  • 泡泡影视网友胥恒阳的影评

    唏嘘不已,一开始的人生是那样的绝望,突破极限,除了是体育项目的突破,更是人生的突破。背景的摇滚音乐很励志。

  • 南瓜影视网友嵇志菡的影评

    十分惊艳。主要在两条线之间游走穿梭,探讨国家、身份、生死等哲学性问题。荒诞的轻,与现实的重相互对抗融汇,贯通始终。

  • 三米影视网友长孙丽良的影评

    感觉颜不错就看了,事实证明看片段就够了。《解放5:最后一击》女主挺漂亮,给我一种piper chapman的感觉。剧情有点俗套,镜头跟大段对白像拍宣传片似的。

  • 牛牛影视网友伊桦达的影评

    看三分之一觉得是烂片,后面逐渐还不错,是个合家欢温馨小品,蛮复合浪漫喜剧的治愈定位,更适合圣诞季。

  • 今日影视网友巩梁利的影评

    虽然有点肥皂 但每个人都很可爱,不说剧情怎么样,百合难得颜值都超高,金发妹子演得很到位啊。

  • 青苹果影院网友仲叶芬的影评

    感情线发展地有点莫名,后面的作和态度的演变也很老套。虽然如此,还是看到某些相似的pattern和打动人的话语。

  • 天堂影院网友仇初珊的影评

    上一次看还是青春年少时候。这一次看心境全然不同,也能理解成为体制内的一部分后,《解放5:最后一击》是很难离开体制的。特别是人的一生很短暂,但是社会变化迅速,如果不思考会很快被社会淘汰。

  • 八戒影院网友尹弘婵的影评

    《解放5:最后一击》有一种,能让我静下心来看完这两个小时半的神奇力量,我甚至没有摸鱼看手机。

  • 飘花影院网友匡茗媚的影评

    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你。电影中的场景,色彩,人物都很美。喜欢女主多一点。

  • 酷客影院网友印婷韵的影评

    屏幕内外的时间流逝仿佛是一样的,剧情平淡得像是在船上却听不到大海的声音,《解放5:最后一击》我像是在不恰当的时间用十分急躁的心情读完了一本传记。

  • 神马影院网友卓艳恒的影评

    悲壮的孤独 每个人不过都被迫从自己的维吉尼亚号下来罢了 对于Max这样的普通人来说,曾经无限接近这份世外桃源般的美好,最后只剩下自己还记得,成为了minority成为了exception,也是一件很残忍的事。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