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月升起

暗月升起
  • 主演:埃里克·罗伯茨
  • 导演:贾斯汀·皮尔斯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5
一群变幻多端的狼人降临到一个小镇上,寻找一名每两千年重生一次、掌握着他们生存的关键的女子,杀戮任何阻挡他们的人

暗月升起第一集

闻言,谭云给方圣统帅传音道:“多谢统帅大人关心,属下受宠若惊。属下想得很清楚了,一定要挑战他们。”

传音过后,谭云掷地有声道:“回禀统帅大人,属下要挑战他们!”

方圣统帅皱了皱眉头,并未再对谭云说什么,而是朗声道:“现在本统帅宣布,接下来荆云挑战六星兵神柏虎!”

“两位上台一决胜负吧!”

“嗖!”

柏虎手持空间属性的阔剑,纵身跃上高台,猛然回首,剑指着谭云,沉声道:“上来一战!”

谭云正要动身时,柏旭忧心忡忡道:“荆贤弟,多加小心。”

“嗯。”谭云应声后,掠上了高台。

“荆云,今日我要让你知道,你和我之间的差距!”柏虎厉呵间,体内弥漫出了浓郁的空间天神之力。

“空间幻剑阵!”

柏虎一念之间,眉心中骤然飞出了一柄柄空间属性的五阶极品神剑,共计三十六柄!

“咻咻咻——”

“嗡嗡——”

三十六柄神剑极速围绕柏虎旋绕间,猛然分散开来,以玄奥的轨迹,围绕整座高台游弋起来之时,一蓬剑阵之幕,笼罩住了整座高台,将谭云和自己笼罩其中!

柏虎一出手便是他最强大的剑阵,他要以最快、最凌厉的攻势灭杀谭云!

柏虎左手自胸前结印,右手紧握阔剑,自高台上极速舞动间,令人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但见空间幻剑阵内,浮现出了一道万丈剑芒。

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

眨眼之间,共有三千六百道万丈剑芒,映现于谭云头顶上空!

“幻剑成渊,吞天弑地!”

随着柏虎一声沉喝,顿时,三千六百道万丈剑芒,自虚空中极速旋绕,形成一道直径百万丈的漩涡,犹如苍天张开了巨口,朝谭云吞噬而下!

直径百万丈的剑芒漩涡,是何等的震撼,吞噬而下时,虚空成片成片的崩塌。

“荆云小心,若不敌就逃下高台!”这时,谭云脑海中响起了柏风大神将的叮嘱声,“输了不丢人,命才是最重要的!”

“大神将您无须担心,属下对付柏虎,易如反掌!”高台上谭云传音话罢,风轻云淡的道:“风神真经,狂风碎剑!”

风神真经是谭云根据记忆,信手拈来的一部风属性的功法!

“呜呜——”

顷刻间,一阵疾风呼啸声响起时,谭云体内浩瀚如潮水般的风之天神之力澎湃而出,冲天而起!

那澎湃的风之天神之力,自虚空中旋绕,犹如一根粗达十万丈、高达百万丈的擎天巨柱,轰然插入了剑芒漩涡中后,开始狂暴的搅动!

“砰砰砰砰——”

随着一阵急促的巨响,在众神兵震惊的目光中,风之天神之力擎天巨柱,势如破竹的将一道道万丈空间天神之力剑芒绞碎!

“不会的!荆云,你的实力不可能这么强大!”手持阔剑的柏虎,发出了惊恐之音。

在他视线中,仅仅片刻,自己那剑芒形成的漩涡,便有彻底崩溃的预兆!

“我和你拼了!”

“杀!”

柏虎手持阔剑,体内疯狂的涌出空间天神之力,带起一道十万丈的剑芒,极速朝谭云斩去!

“不是我鄙视你,就你这点实力,你拿什么和我拼?”谭云漠视杀来的柏虎,他声音方落时,头顶上空中的剑芒漩涡便彻底消失于空!

“嗖。”

面对气势汹汹杀来的柏虎,谭云体表风之天神之力旋绕,身体腾空而起,凌空而立万丈虚空。

“天神之力,风灭指!”

谭云嘴唇无声而动,右拳自虚空中挥出一道道玄奥莫测的轨迹,当那十万丈的空间天神之力剑芒,即将斩中谭云时,谭云右拳猛然探出一根手指,朝那剑芒隔空一点!

“呜呜——”

随着谭云一指点出,顿时,一股狂暴的风之天神之力,自谭云指尖骤然迸射而出,轰击在剑芒上!

谭云的这股风之天神之力,面对十万丈的剑芒,显得格外的渺小!

可就是看似不起眼的一股天神之力,当击中剑芒时,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砰!”

随着一道仿佛来自于远古中的巨响,众人视线中,那十万丈、犹如实质性的剑芒,竟如同陶瓷般顷刻间布满了触目惊心的裂痕!

而谭云那股风之天神之力,摧枯拉朽般自剑芒中穿梭,直朝柏虎而去!

神楼上柏雄大神将,声嘶力竭的大吼道:“虎儿,你不是他对手,快逃下高台认输!”

无须他提醒,柏虎已掉头朝高台下逃去!

然而,谭云那股风之天神之力,着实太快了,转瞬间便出现在了柏虎身后!

柏虎毛发倒竖,凌空转身,持剑倾尽全力的格挡!

“当!”地一声,风之天神之力击中阔剑后,便溃散了!

“咔嚓!”

立时,一股强横的冲击力,从阔剑上传来,在那恐怖的力量下,柏虎紧握阔剑的右臂骨骼被斩断,血淋淋的刺出了皮肤!

“砰!”

而后阔剑狠狠地撞击在了柏虎胸膛上,柏虎口喷鲜血,带着瘆人的惨叫,自虚空中犹如流星,狠狠地撞击在台下的坚硬广场上!

“噗噗噗!”

柏虎七窍流血,口腔内连噗三股血箭,便倒在血泊中一动不动。

“虎儿,我的孩儿啊!”柏雄悲痛不已,从神楼上一跃而下,出现在柏虎身旁。

这时,谭云踏空而立,淡淡道:“柏雄大神将,您不必担心,属下若想杀他轻而易举。”

“当然属下下手也有分寸,柏虎除了右臂折断外,并无大碍,只是被他的神剑撞击后震晕了。”

听着谭云的话,柏雄大神将猛然回首,死死地盯着谭云,“小子,你下手可真狠!”

闻言,谭云剑眉一挑,“大神将,您说这话可就不地道了。”

“任谁都能看出来,方才柏虎布置剑阵,想要将属下置于死地,就算属下杀了他,依照规则也无可厚非。”

“因为他是柏承神王的孙儿,属下才手下留情的,您不感激属下也就罢了,怎能还说属下下手狠呢?”柏雄大神将还想说什么时,六层神楼上,柏承神王脸色阴沉道:“闭嘴!荆云说的没错,他已手下留情,你还在这里有什么可说的?”

暗月升起

暗月升起第二集

“一小时五十四分钟,哥们,我可提前了六分钟,三百美元。”黑人司机把车停在镇子的进出口前,伸出手示意该林风实现承诺了。

“到了?”林风纳闷的看着四周,这国家他也没来过,所以吃不准会不会被司机给忽悠了,不过从距离上算,应该也差不多。

“就是这地方,从这镇子出去,你随时都可能碰见DT组织的战士,别说了赶紧给钱吧。”

“你最好别骗我。”林风抽出三张一百,放在这一脸奸诈的小子手里,当他拉开车门正打算下车,司机却在背后叫道:“看在这三百块的份上,听我一句忠告,DT组织正在大势抓捕外国人,即便你说自己是记者,他们也不会放

过你,现在调头回去还来得及,我只收你两百块……喂,别走,一百五怎么样?”

司机还没把话说完,林风已经背着包大步往里走了进去。

路边这片斑驳的墙壁上遍布着弹孔,甚至还有一栋垮塌的房屋未被清理干净,林风站在废墟前,弯下腰从泥沙中扣出一颗金色的弹壳,嗅了嗅里面还残留着一股淡淡的火药味。

看来司机没有撒谎,这里最近几天才爆发过战斗,甚至动用了火箭筒等武器,应该距离DT的老巢挺近了。

马尔哈的局势十分复杂,十几只大小不一的反对组织一边与正规军作战,一边又在互相残杀,DT组织应该是最大的一股,如果马尔哈政权覆灭,那这个组织的领导者就是最大的受益人。正规军最近得到美帝的大力支持,前几天刚从DT组织手里夺回了这个镇子的控制权,不过这里作为双方争夺的前沿阵地,就一直没有清静过,正规军在镇上驻扎了一个营的兵力,随处可见一脸紧张的士兵

在沿街巡逻。

DT组织控制这里的时候,很懂得收买人心,只要平民不冒犯他们,一般不会随意开枪杀人,与之相反,纪律散漫的正规军自从收复了这里之后,几天时间已经出现多起枪杀平民的事件。

这帮正规军士兵杀起平民毫不手软,倘若对方不肯服从他们的命令,很可能就会被他们以DT组织成员的罪名当街枪毙,所以在这里生活的民众心里几乎都向着DT组织,甚至还暗中向他们通风报信。

由于DT组织处决人质事件的发酵,世界各国都把目光聚集在这片战乱的土地上,记者更是蜂拥而至,林风一路走来,已经见到好几拨扛着摄像机的记者身影。

特别是西方国家的记者,身边还有正规军士兵保护着,安全方面应该不会太操心,当林风一个华夏人走在街上,难免显得有些另类,就连正在街上巡逻的士兵,也不由把不怀好意的眼神落在了他身上。

“你,过来?”一名敞开上衣,头带贝雷帽的黑人军官朝缓缓走来的林风勾了勾手。

军官身后还跟着七八名士兵,虽然他们穿着正规军服饰,可林风反而暗自紧张起来,马尔哈正规军的名声早已臭不可闻,说不定对方就是见财起意,不敢对白人动手,只敢欺负欺负黄皮肤的亚洲人。

“你是做什么的?”军官抽着香烟,眼神傲慢注视着身高只有一米七几的林风。

“来找个朋友。”

林风诚实的回答道。

“把包扔过来,去两个人,检查检查他身上有没有什么危险品。”军官夹着香烟,朝林风吹了一口烟气。

几名士兵挎着枪大摇大摆从军官两边围了过来,他们想干什么,林风一清二楚,只是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DT组织的人还没见到,反而被正规军给盯上了。

只要钱可以摆平的麻烦自然是最好,林风把手伸进裤兜,对面的士兵立马就紧张起来,纷纷取下步枪瞄了过来。

“不用紧张,给你们看一点好东西。”

为了不引起误会,林风动作缓慢从裤兜取出钱夹,当看见他抽出一叠花花绿绿的美金在手里数着,这帮家伙的眼神顿时变得贪婪起来。

林风抽出五张一百美元,递到军官的面前:“有位朋友说欠了您五百美元,所以委托我把这些钱转交给你,你看?”“是有这么回事。”明知眼前这黄种人在说瞎话,军官还是眼也不眨就把钱拿了过去,指头粘着口水数了数,这五百块似乎并没让他满足,只见他又抬头看向林风,皮笑肉不笑的说:“不过数目你可能弄错了

,那朋友欠我一千块,还差一半。”

“是吗?那可能是我记错了。”

毕竟在人家地头上,又急着赶去救人,林风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帮贪得无厌的家伙身上,于是按照他说的,又抽出五百块,伸手递了过去。

军官心满意足的将钱揣进兜里,这才点头说:“现在你可以走了。”

“能顺便问一问巴里大叔的旅馆在哪条街吗?”林风又问了一句,来这里之前,陈娇就跟钱多多约好,她会在那里等着林风。“哦,你是说老巴里开的那家旅馆,这个我知道。”一名士兵来到林风身边,指着西南方向一边详细的解释道:“从这条街往前直走两百米左右,那里有条巷子,你只要穿过巷子,再往前走不了多久就是你要

找的那家旅馆。”

“多谢。”

林风道过谢,按照士兵说的方向走去,他早已注意到对方那闪烁的眼神,这帮人显然还惦记着他的钱包,不会这么轻易就放过了他。

几个士兵围在军官身边叽叽咕咕的说着什么,等林风走远,他们则一溜烟窜进旁边的巷子,显然又让林风给猜对了,这帮贪得无厌的人,不把他身上值钱的东西收刮干净是不会罢手里。

一群人抄近路快速跑到林风将要通过的地方,可是,眼前这条几十米长的巷子里空荡荡的,连个人影都没有。

“这狡猾的黄皮猴子,给我追,别想跑得了!”军官骂骂咧咧的向前走着,刚走到巷子中央,上空一道人影忽然落在了他的身后。军官急忙转过身眼前却陡然一黑,硕大的拳头一下就砸断了他高挺的鼻梁。

暗月升起

暗月升起第三集

李长安明白,昆仑域会发生这样的变化,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

即便是当初林凡在昆仑域的权势已经达到了顶峰,但也无法改变这样的一个大潮。

灵气的消失,曾经高高在上的修士优势不在,甚至会成为三国皇权的心头大患,或者说是威胁。

只要修士彻底消失,皇权便不会再像以前一般,如同傀儡一般。

次日清晨,听雨轩的大门开张,来来往往的食客进入其中,生意异常的火爆。

昨夜死在听雨轩内的那个人,并未能对店内的掌柜,店小二造成太大的影响。

咚咚咚。

李长安居住的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李长安看向门口的方向。

很快,宁百川从门外走了进来,如今的宁百川,便是这听雨轩的第一大厨。

听雨轩虽是李长安开的酒楼,但李长安却也不敢亲自下厨,他对自己的厨艺,心里还是有数的。

吃坏人家肚子倒是没事,要是这里的东西吃死几个人,那名声可就毁了。

“我听后厨的小方说,昨天夜里出事了?”宁百川好奇的问道。

李长安点了点头,说道:“嗯,一个修士死在了这里。”

宁百川喉咙微微动了动,却是没有再能多说什么,他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说道:“这些年倒是越发的不太平,好在你退出江湖较早,也无仇家。”

宁百川自是知道,李长安绝对是最顶尖的修士。

特别是如今,昆仑域内,已经没有了圣境,李长安这样天仙境巅峰的修士,那就是最强者。

当然,越是这样的修士,越是不敢轻易的出手。

如今的法力,用一分少一分,特别是身份暴露之后,便会引来燕,晋,周三国皇室手下的杀手组织暗中追杀。

李长安笑了一下:“咱们这样的普通人,什么也做不了。”

这时,听雨轩的掌柜从门外走了进来,他恭敬的说道:“李先生,有贵客过来了。”

“贵客?”李长安略是一愣,随后说道:“请进来。”

没过多久,南战雄戴着黑色斗笠,从门外走了进来。

看到来人,宁百川面色微微一变。

他知道,这是黑雀组织的首领,南战雄。

黑雀组织势力庞大,据说,天下尽是他们的暗探。

黑雀的两位首领,南战雄,牧英才,更是被人誉为两位地下皇帝。

明面上的势力,乃是燕,晋,周三国皇室为首。

暗中,地下的势力,便是这二人最甚。

“我们先出去。”宁百川起身,对掌柜说道。

二人迅速的从屋外退了出去。

“你怎么来了?”李长安见是南战雄,也是有些吃惊。

自从林凡离开后,李长安和林凡手下曾经的那些势力,人员,都鲜少会有联系。

当然,南战雄也私下找过他几次,不过都是因为一些小的琐事。

算起来,南战雄已经有近两年没有来过这里了。

南战雄将要斗笠取下,放在桌上,随意的坐在了李长安的面前:“李先生,我这次过来,是专程通知你一声,要多加小心。”

“多加小心?”李长安楞了一下。

南战雄点了点头:“近期不要暴露自己是修士,马上燕国境内,也会开展大规模的血洗修士的行动,即便是沧剑派,也给予了一些弟子名额。”

如今黑雀组织,可谓是萧元龙手中的利器。

反而沧剑派,虽是燕国内的第一大派,但始终是门派势力,并非是萧元龙所有。

当然,毕竟有林凡这一层关系在,南战雄倒是不会直接派人暗杀沧剑派的人。

只不过大势如此,他也只能是前往沧剑派,和容云鹤商谈了一番。

最终容云鹤只能是给予一些修士的名额让黑雀组织暗杀掉。

“已经开始对沧剑派动手了吗?”

李长安眉毛微微一皱,随后说道:“南大人,恕我直言,你也是一名修士,如今的大势,你就不担心黑雀组织的未来吗?”

南战雄笑了一下,说道:“李先生,如今天下大势,在三位皇帝陛下手中,自从三位皇帝陛下的阴谋之后,天下修士数量锐减,世间已经不是修士说了算了。”

“而我们黑雀组织,是萧元龙陛下的依仗。”

“至于沧剑派。”南战雄顿了顿,说道:“如今的萧元龙陛下毕竟顾忌林凡大人的情分,却是不会乱来,可这样的门派势力,终归是皇权势力的眼中刺,肉中钉。”

李长安说道:“既然如此,你又为何专程来支会我一声?”

南战雄说:“你毕竟是林凡大人的好友,自是不想你出事,这是我的令牌,若是有人追杀你,可以第一时间到我黑雀组织来,我保你平安无事。”

说完,他递出一块漆黑的令牌。

李长安并未客气,接过了令牌。

天仙境高手死的,也不在少数,纵然你本领通天,法力耗光之后,也难以再有什么作为。

李长安说:“黑雀组织的修士,如今也是死一个便少一个,迟早有一天会耗光,南大人应该明白的。”

“我就不打扰李先生了,告辞。”南战雄缓缓说道。

他对此,自然是清楚,只不过,眼下的大势,他做不了任何的改变。

走到一半,他停下脚步,回头问:

“对了,昨日擅长李先生酒楼的那些人,需要我抓回来给李先生出出气吗?”

李长安毕竟和林凡关系不俗,南战雄也派了暗哨时刻盯着这里的动静。

对昨天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

就是一个修士被周国的杀手组织追杀,仓皇之下逃近了听雨轩。

李长安摆了摆手:“不必了。”

“好,我先告辞。”

说完,南战雄迅速的离去,并未再啰嗦什么。

李长安看着南战雄离去的背影,眉毛微微皱着,随后叹了一口气。

南战雄已经掌握了一大批隐姓埋名的修士资料。

这一次主要所要对付的,便是这批修士的行动。

原本李长安也在下面上报的人之列,只不过让南战雄将他的名字给划去了,并且亲自前来送自己的令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优酷视频网友徐离谦和的影评

    我一直都想戒烟,练出腹肌,但一直找不到一个理由。任何人的动力都来自于压力,压力是鼓励,也是爆发力。

  • 芒果tv网友左胜逸的影评

    男主长得好像憨豆,总给我莫名的喜感!我更珍惜传统手艺人坚持原则的同时也在时代的冲击下寻求出路的这一点吧,至于感情线什么的,只能说没有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吧。

  • 哔哩哔哩网友孙纨功的影评

    剧作是过关扎实的,不过Bay似乎没办法将他的小幽默和炫酷镜头和写实主义在没有机械外星人的情况下结合起来。

  • 奇米影视网友孟影娴的影评

    离职第一天终于看完。 一个自由人踏上了漫漫长路,前途未卜。 《暗月升起》总要满怀希望,希望太平洋的海水和我梦见的一样蓝。

  • 牛牛影视网友应顺彩的影评

    努力但不缺乏幸运,不是所有的“傻人”都有这样的好运遇到这样的母亲和爱人,《暗月升起》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傻人”。

  • 四虎影院网友赵哲旭的影评

    还是比较温暖,他出生的不幸,最后还是幸运的。只是每个人的幸运来的时间有先后,不急,都会有的。

  • 八戒影院网友宗儿涛的影评

    生活中遇到的人和事,他都把握的很好,很专心做一件事,因而成功几率大。 生活的赠与与损失是均衡的,当你意识到达那儿,那儿就能蓬勃发展,你我都是如此,希望世界如您所愿。

  • 开心影院网友蒋飞晶的影评

    刚上映就去电影院看过,没想到一眨眼六年过去了,重看竟跟看新电影一样。 《暗月升起》其实给五分有点高了,给四分又有点低,想了想,还是慷慨一点好了,毕竟带来了难得的欢乐。

  • 八度影院网友蒲贤春的影评

    打开这道门,即便现实再最肮脏也请让我自己感受!关掉你的镜头,即使现实再无奈你也必须自己体验!

  • 真不卡影院网友喻唯友的影评

    有些人浅薄,有些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但是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绚丽的人,她让你觉得你以前遇到过的所有人都只是浮云。

  • 新视觉影院网友洪东河的影评

    当你喜欢我的时候,我不喜欢你;当你爱上我的时候,我喜欢上你;当你离开我的时候,我却爱上你;是你走得太快,还是我跟不上你的脚步。

  • 飘花影院网友狄言朋的影评

    说实话,真的不喜欢这部电影,然而风头最劲的时候我压根不敢说这句话。忍着怒气看完这部电影,完全是因为电影院人太多才不好意思中途离场(。

  • 星空影院网友韩晶兴的影评

    作为普通人来说,你应该面临两种心境,成不骄,败不馁,《暗月升起》这才是成功路上不可缺少的精神!

  • 策驰影院网友印良竹的影评

    从头一直苦到尾,每当有点转机又被现实敲打,真的好艰难。有小孩真的好累啊。何况主角很聪明,精力还超出常人,换成普通人这种设定简直没活路了。

  • 神马影院网友翁逸福的影评

    受不了了我哭的想死😭我的“想哭的时候一定会拿出来看”的保留片子,到了虽然看了好几遍但是还是片段都鼻子酸的程度。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