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斗大妈

反斗大妈
  • 主演:AntonioAdarve,MiguelAlcíbar,CarminaBarrios
  • 导演:帕科·莱昂
  • 地区:西班牙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西班牙语
  • 年份:2012

反斗大妈第一集

底朝天的车里,我耗尽所有力气往外爬,看着这冒烟中的车子,我咬牙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驾驶座那边,使劲的拽着许一,只想赶紧将他从车子里拽出来。这是我现在唯一的信念,也是支撑我的动力。满脑子都是这个男人满脸是血的样子,说真的,我真的害怕失去他。陪着他一路过来,就是不想失去他。可是现在看看,我真觉得自己快要失去他了。

“许一,你醒醒,你坚持住,你坚持住。”一边用力的将他从车子里拖出来,我一边着急的说道。努力的让自己不要哭,只是不想在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我鼻涕眼泪横流的样子。

可不管我这怎么喊怎么叫,甚至是用手去掐他的脸,这人都一样安静的闭着眼睛。

颤抖的手将他脸上的血迹擦去,可不想着越擦越多的样子,着实给我吓得不轻。慌乱中的我一直在擦着血,却全然忘记了找伤口的位置。

除了哭,现在的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想要求救,找了一圈才发现落在车里的手机,屏幕早已碎成一片花,别说看不清,就是看得清也按不了屏幕。

只有等待才是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也不知道学长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到,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眼看这都快要天黑的节奏,学长的身影还是没有出现。现在的我是真的绝望了,因为陈宇扬的迟迟不见,让我彻底的没有了希望。

粘稠的血液开始变得凝固,那张被染红的脸让我看不清许一原本的面目。要不是他起伏的胸口,我还真以为他就这么去了。

将许一紧紧的搂在怀里,除了等待就还是等待,只希望学长能快点来,否则我们就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可能是荒郊的缘故,这里的风格外的刮人,吹在脸上就像刀片刮在脸上一样。眼泪早已流尽,顺带被风吹干。我曾想靠我的力量带着许一离开,走一步是一步,随便多远都好。可试了好几次,才发现自己竟然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扛着许一一起离开了。他的重量根本就不是现在的我所能支撑的,甚至连起都起不来。好几次被压趴在地上,手掌都被磨得生疼。

“许一,你再坚持一会儿,一会儿学长就来了,一会儿我们就有救了。”安慰着许一,也安慰着我自己。

夜幕降临,所有的一切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飞驰在蜿蜒的窄路上,陈宇扬已经用上了最快的速度,却还是觉得不够。他多想一脚把油门轰到底,这样也能快点到达。几个小时的路程,他现在也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要支持那个家伙。想着距离远了才不会被打扰,可现在好了,这距离,就是想快点都快不了。

因为那一次的事情,陈宇扬也开始学着接受了起来。试着接受这个小男人的存在,试着放手自己一直以来深埋的感情,试着去祝福这两个已经在一起的人。但该做的事情他还是一样没有放下,只是没有再像以前那样频频出现了而已。可在这个时候,他是真的好后悔自己当初所做的决定。每一次总会发生意外,至少在他所知道的时候,只要有许一的存在,安然就是危险的。这一点,是他无论如何都不想看见的。然而自己的选择,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谁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更何况是这样的突然。

所有人都以为解决了沈清芝就不会有危险,可没想这解决了一个又来这个。而这次这个人会是谁,谁也不知道。

周围的黑让我觉得恐惧,没有任何的光亮。

这一路过来,陈宇扬都在沿路找寻,可就是连一点影子都没有。别说人影了,就是车影子都没看见。别的不说,那么大个车子用不是空气吧,可就是没有看见。他很清楚这里,即便是黑暗中,他也知道。再往前不远就是目的地了,那是他们找了好久才找到的地方,也是他和许一精心布置的地方。真要说,那个地方有一半都是他的功劳,但终究还是全部属于了那个男人。

难道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这是陈宇扬现在的想法,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其他的可能,又或者说他根本不敢想。

有些结果,终究是让人不能接受的,这也是他最害怕的地方。

对于夜盲的我来说,只要天一黑,那就是什么也看不见,哪里都一样。

唯独那一道亮光直直的出现在正前方,我才扬起了头。

谢天谢地,则终于看到人了。看着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小女人,陈宇扬不禁皱起了眉,但更多的却是慌张。尤其是这带血的小脸,他就担心到不行,只恨自己不能第一时间到达。

“安然,你有没有怎么样,还好吗?”将车停下的那一刻,他火急火燎的跑下车。

强烈的大灯下,我只能看见一个人影朝我们跑了过来,却不能分辨这个人是谁。微眯着眼睛,我尽可能让自己适应,直到那熟悉的声音传来,我再也坚持不住的大哭了起来。

“学长,快救救许一,快救救他。我不想他死,我不想他离开我。”陈宇扬的出现就像是我的救命稻草,让我紧紧的抓着无法松手。

“别担心,他这命大的很,会没事的。倒是你,现在还可以吗?”一边将许一从地上扶起来,陈宇扬一边问着。

我知道他的意思,点点头,慢慢的跟上了他们的脚步。倒是许一,现在这毫无知觉的样子,真让我害怕。

大半夜的路本就不好走,只是这一次我没有了之前的害怕,可能是担心过多的缘故,我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许一的身上。紧紧的抱着,只怕下一秒就会失去。

“没事的,我们很快就能回去了,我们去医院,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许一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死的话,我就,我就……我就嫁给学长。”就了半天,这才把话说出来。虽然有点过分,但现在的我也只能这么说。他许一最在乎的是什么,最不屑的是什么,我当然清楚。

“这个威胁可以有。”或许这句话说的有句不是时候,但陈宇扬还是说了出来。

“学长,你说许一会没事的对不对,他一定会好好的对不对?”盯着许一的脸,我轻声问道,倒也像是在要个肯定的答案。只要告诉我许一会没事,我就坚信,坚信他是真的没事,坚信他会好好的,坚信他会永远在我身边。

“嗯,他会没事的。这小子还这么年轻,还有大把的时光要陪着你一起度过。所以安然,现在的你要学会坚强,要相信他。”安慰的话就这么多,现在最主要的是赶紧开车。

回去的一路我们都没有说话,就这么在安静中等待着,只是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到。

刚到医院许一就被送进了抢救室,而我也在陈宇扬的坚持下去做了检查。

“安然,如果你想那小子醒来后担心的话,我劝你现在最好还是赶紧的去检查一下,确保自己和孩子都相安无事,这才是他最想要的。”侧身盯着我,陈宇扬严肃的说道。

不是他的严肃让我认真,而是因为他的话,他说这些是许一最想要的。因为是许一想要的,我才乖乖的点头。

“放心吧,我在这里等着,有什么都有我在。现在的你赶紧去,等结束了再来找我。或者,等我通知。”这是陈宇扬的安排,当然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

“学长,谢谢你。”站在原地的我道谢道,也只有这样的三个字,才是我现在最能表达的。这句谢谢,真的是太过复杂。

检查结果还算不错,至少我和孩子都没太大的问题,这一切全都归功于许一。如果那个时候不是他的保护,我想现在的我也不会安然无恙的在这里了。倒是他……

医生的建议是让我好好的休息,让我放松心情,可一想到现在还没有消息的许一,我就担心的跑了过去。

安静的走廊上只有陈宇扬的身影,他就这么坐在椅子上,替我等待着那扇门的打开。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这里等待了,上一次是沈清芝,而这一次却换成了许一。

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想躺在里面的人是我,而不是他。

在陈宇扬的身边坐下,看着那红色的灯,格外的刺眼。

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到底还要多久,紧张的我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

还是那句话,等待永远都是最漫长的。可是这一刻,我一点也不想等。不管结果好坏,我都迫切的想知道,里面的男人到底如何,是生还是死。

从黑夜等到天亮,从一个人进去到几个人进去,许一都没有从里面出来。

看着这进进出出的人,我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抓住陈宇扬的手,哭着说道:“学长,你帮帮我,帮我问问里面到底怎么样了好不好?不管他心在是死是活我豆芽知道,所以学长你帮帮我好不好,去问问他到底怎么样了,为什么进去这么就都还不出来。”

反斗大妈

反斗大妈第二集

好巧不巧,就在她看向屏幕的时候,画面一转。

甄雪媚的身影出现在屏幕中,在她身边还站着一个,长相年轻漂亮的女人。

只看甄雪媚与身边女人的容颜,就知道她们是母女。

陈梦恬望着甄雪媚身边的女人,又看向站在她们不远处的楚家人,眉眼中闪过一道暗光。

罗英麒打量着屏幕中的甄雪媚与楚佳怡,十分嫌弃道:“这里母女二人,一看就是一丘之貉。”

“这怎么看得出来?”陈梦恬失笑。

这母女二人穿着品味还不错,只看外在就知道,是普通人高攀不起的人。

当然,若是不知道甄雪媚对她下杀手,陈梦恬真的看不出这么一个贵族妇人,竟然心肠如此狠毒。

至于她身边的女孩,双眼看起来不安分,不过眉眼中还是透着,那种在豪门长大不谙世事的单纯。

就是不知道这是她的伪装,还是她的真面容。

罗英麒撇嘴,嫌弃道:“学妹你是没看到,在姜家继承人出现的时候,这母女二人望着对方的眼神,充满了贪婪与算计,那副嘴脸当真是丑恶至极。”

就在之前,他将这一切都要看在眼底。

陈梦恬耸耸肩,对此表示不感兴趣。

她今天来,只想要救人,再就是揭穿甄雪媚的嘴脸,将她接下来所面对的危险解除。

她不想要在接下来,寻找姜泽北的道路上,遭遇各种阻碍与麻烦。

陈梦恬朝楚青云走去,望着他已经恢复正常人的气色,她又摸了摸对方的脉搏,发现脉搏还算平稳。

时间已经过去二十分钟足够了,接下来的十分钟内,他必醒。

坐在沙发上的罗英麒,突然抬手摸着耳边的蓝牙,对陈梦恬叫了一声:“学妹!”

听到他古怪的声音,陈梦恬缓缓转身,不解地望着对方。

罗英麒关闭了蓝牙,又在手腕处的屏幕敲到了几下,楼下大厅宴会的声音,瞬间蔓延在安静的房间。

“……今天呢,邀请各位前来,就是为了做个见证,我丈夫前段时间中风了,他其实一直不曾好转,只是为了楚氏集团的稳定,我们一直对外瞒着这个消息。”

已经说完感谢词,说到这里的甄雪媚声音有些哽咽。

她拿着手中的帕子擦了擦眼角,双眼瞬间红了。

“其实不瞒各位说,我丈夫现在的身体很不好,他自知身体得不到好转,早早立下了遗嘱,今日邀请各位前来,就是为了公布遗嘱,也请在场的各位给我们母女俩做个见证。”

甄雪媚这番话一出,楚家子弟脸色个个变得十分难看。

就连二楼房间内的陈梦恬,此刻也听出了甄雪媚的目的。

她这分明是想要趁机夺权,夺了楚家的掌家之权。

“甄雪媚你什么意思!我二叔呢,我要见二叔!”

楚家子弟有人出声了。

甄雪媚望着下面出声的人,眉眼中满是伤心,她哽咽道:“天昊,你二叔的身体不好,已经昏迷好几天了,若不是如此,我也不会邀请大家一起前来宣布青云的遗嘱。”

反斗大妈

反斗大妈第三集

满腔的不甘顿时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自愧。

张顺义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拍卖之所以有变动,是这等原因。

分明是自己没抢到,却怀疑是云客卿幕后炒价,张顺义真觉得自己这一大把年纪活在狗身上了。

而李元魁望着满脸愧色的两人,见火候差不多,才捋着银须笑道:“还有,本城主刚才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却被你当成嘲讽。”

“若是换做别人,估计早就被张长老你废掉识海了吧?”

“这……”

原本还满心愧疚的张顺义嘴角一抽,腹诽城主大人您幽默的也太过分了吧!

换做平时,您老打趣一二,我还乐得恭维,但现在能勉强挤出笑容,已经够给面子了。

“城主大人,请恕我失礼,现在对张某而言,是开玩笑的时候么?”

此话一出,张家长老的神色又不禁失落。

是啊,云客卿心怀大义,我等确实自愧不如,但说来说去,愈神丹也没买到,照样无法治愈老祖日渐枯萎的识海。

说来说去,张顺义的心情始终低落。

李元魁见状,却陡然一笑,摆手道:“诶,现在怎么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

张顺义闻言,苦笑着摇头不语,虽不知城主大人今天为何如此反常,但当务之急,是去求云客卿亲自出手,再炼制一枚愈神丹才对。

却没想李元魁随后的一句话,让他听得他如遭雷击,身形猛颤。

“你张家幸得愈神丹,老祖识海痊愈在望,如此大喜之时,本城主难道还开不得玩笑?”

这似笑非笑的打趣,对于张家两人而言,简直犹如平地炸雷般惊骇。

“城主大人,您……您说什么!?”

张顺义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己有幸得到了愈神丹?

当时报价的排名,他看的清清楚楚,虽然很希望自己排在第三,可看了无数遍,也依旧改变不了被孙家压了一筹的事实,哪里来的愈神丹?

但望着李元魁逐渐收敛的笑容,张顺义仿佛也逐渐明白……

城主大人不是在开玩笑!

至少刚才那句话不是!

“城主大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由于心情激动,那名张家长老丝毫都没注意自己此时的语气,就好似在质问。

“你们以为最后报价叫停是为了什么?正是因为云客卿知道愈神丹对你们有多重要,所以才和本城主商议,停止拍卖,先将此丹送给需要之人。”

望着惊骇之余再显愧疚的两人,李元魁似笑非笑:“否则的话,这最后三枚愈神丹的价格,恐怕还得再争抢一番。”

轰!

张家两人听后,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好似体会到了牧府当时的心情。

峰回路转,如获新生的心情!

心中的喜悦与感激,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更多的,还是不敢直视李元魁的愧疚。

拍卖过程两次变动,云客卿非但不是为了谋利,反而还是为了照顾未曾抢到愈神丹的自己。

但自己又是怎样看待云客卿的?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就算了,甚至刚才那番举动……说恩将仇报都不为过!

人家辛辛苦苦又极为大方的一次拿出十枚愈神丹,想尽办法让利照顾,却还被自己在背后非议……

“城主大人。”

想到此,张顺义就不由嗓音嘶哑,不知多少年未曾流泪的眸中竟泛出了湿润。

如此深明大义,和云客卿比起来,自己简直就如跳梁小丑!

一时间,张家两人五味陈杂,神情激动,李元魁看在眼里,并未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前者的肩膀:“待你父亲痊愈过后,你本城主劝你还是勤修丹道,张老当初不碰药鼎安享天伦,想毕也是倦了。”

“是,是!”

一边点头,张顺义才抹掉眼角的泪水:“多谢城主大人指点,张某感激不尽。”

“……,对了,家主,咱们赶快去给云客卿谢恩吧!”

“对!对!如此大恩大德,张某若再不知好歹,以后还有何脸面立足丹城?有何脸面自诩灵药师?”

说话间,张家两人便想去找云千秋,却被李元魁一把拦住:“谢恩就免了,云客卿说了,这本就是桩买卖,他并未施舍你们,你们也不欠他。”

“这……”

虽然仍旧要付出近四百灵石,此事看起来也确实是生意而已。

但张顺义如何能不清楚,如若刚才云客卿没有改变主意的话,今后张府的命运会是如何?

恐怕比当初的牧府还要凄惨落魄!

至于那四百灵石?确实并非一笔小数目,但被李元魁这般点化,张顺义哪还有半点不满?

再者说了,愈神丹的价值,又何止四百灵石?

这就好比被人施舍五枚金币,却反咬恩人为何不多给几枚的小人恶霸有什么区别?

“对了,齐家的大长老也识海受创了吧?”

“回禀城主,齐家家主,就在我等隔壁。”

李元魁闻言,微微颔首,便准备向外走去。

但没想刚扭身时,便见忘了关上的门外,满脸泪痕的齐家家主双膝一弯,五体投地,仰头膜拜:“云客卿大恩大德,我齐家上下没齿难忘!”

“齐长老,您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

齐家,在最后的报价上,还不如张家,仅仅排名第六,他原本是想找张顺义一同去恳求云客卿出手炼丹,却没想刚好在门外听到城主大人……

一边搀扶起喜极而泣的几人,李元魁的嘴角还忍不住微抽。

千秋啊,你再这样下去,我丹城的长老怕是都得被你拐跑啊。

李元魁敢肯定,若是告诉他们云千秋还无偿拿出了四枚愈神丹,这几人现在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放弃长老身份,追随后者……

然而此时正倚靠着紫木皮椅,满脸悠然的孙家家主孙修,根本没想过,就在自己的脚下,城主大人正在安抚着自己的死对头张顺义。

孙修今天的心情很好。

让他那满布褶皱的老脸上的笑容根本收敛不住,让人无法想象,这场拍卖,他花费了近八百灵石。

足够让孙家这等豪门都根基动摇的八百灵石。

因为他知道,今天看似花费了大价钱抢到的愈神丹,倒手便能从张家手中换取更大的利益!不仅如此,张顺义还得主动求着自己!

相关文章

评论 (1)
  • 优酷视频网友文瑞佳的影评

    《反斗大妈》整个观影体验超爽,流畅又很紧凑,而且符合人性,关键是反面的角色刻画得也很棒,所以不是一边倒,所以说这部电影真不错。

  • 芒果tv网友曹山嘉的影评

    商业喜剧片的处理方式,看得挺轻松,但情节的反复很严重,人物形象也比较浮于表面,片名《反斗大妈》存在感太低。

  • 百度视频网友颜博君的影评

    还行吧,不过电影最后感觉删减了很多东西,爸爸莫名其妙就出事了那里有点迷,感觉突然到了女儿17岁的时候。不过小姬有一个这个爱自己的爸爸应该很幸福吧,真好。

  • 哔哩哔哩网友郭瑶桂的影评

    更多,更大,更炫目。在一成不变的模式下,真的很少看到更好,也没有之前好笑了。

  • 全能影视网友骆言婵的影评

    太刻意了,就在一个非常小的圈子里,所有人都得到了爱情!这根本不能算一个爱情片,这是一部家庭剧!但是非常解压~加一星吧。

  • 大海影视网友齐兰朗的影评

    雄性荷尔蒙爆炸!大概是今年最神奇的观影体验之一,再次证明世上没有老套的故事,只有老套的讲述方式。

  • 牛牛影视网友翁飞雅的影评

    成熟、理智、独立的现代女性在面对世俗时依旧会有的困惑与挣扎。非常真诚质朴的作品,没有狗血的cliché,却令人心碎又感动。人生苦短,能认识自己、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更属不易,不该浪费时间在乎那些没有时间也不该在乎的人和事。

  • 八一影院网友杜钧思的影评

    当你以为你认清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中的位置时,也许你还在依靠着别的东西。似乎只有苦难和爱才能让你真正独立地存在于世界。

  • 真不卡影院网友殷刚珠的影评

    我终于把这个在我片单上好多年的影片看完了,我的人生圆满了。 有些鸟是怎么也关不住的,哈哈对,这句话放之四海而皆准~。

  • 极速影院网友范荔容的影评

    和浩瀚的世界一比较,我们只是连沙的重量都不如的浮毛一片。命运的大手把我们往前推动,或者停驻,越努力越挣扎。

  • 努努影院网友宗政瑾泽的影评

    生活中遇到的人和事,他都把握的很好,很专心做一件事,因而成功几率大。 生活的赠与与损失是均衡的,当你意识到达那儿,那儿就能蓬勃发展,你我都是如此,希望世界如您所愿。

  • 新视觉影院网友关江之的影评

    这片土地就是一架没有边际的钢琴,我不知道会和那个女人结婚,不知道会买那块地,那些街道成千上万,我怎么知道要选哪一个。

  • 琪琪影院网友项娣河的影评

    真的太难了,真的,无数次按下暂停键问我自己:如果我遇到了这种情况我会怎么办?我大概怨天尤人躺平摆烂吧……很值得一看的电影,大人小孩都适合。

  • 星辰影院网友淳于锦嘉的影评

    在生活最困难的时候,不抱怨不批评不乱发脾气,仅仅在孩子睡着的时候,默默地把心底的绝望稍稍释放一点点,永远微笑面对生活,永远温和地对待孩子,生活太需要这样的正能量了。

  • 神马影院网友姬亚巧的影评

    特效真的太赞了,如果在电影院看我肯定能爽飞。但剧情太弱了,弱到连我都没法忽视了。这就是个彩蛋合集,各种符号的堆砌,我不玩游戏,看的电影动漫也不多,没有那么多情怀可以加分。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