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与扭曲

痛苦与扭曲
  • 主演:马修·纽顿,诺妮·哈泽赫斯,利安娜·瓦尔斯曼,加里·思韦特,瑞斯·穆尔东,Basia·A'Hern,Penne·Hackforth-Jones,山姆·哈夫特
  • 导演:Christopher Weekes
  • 地区:澳大利亚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8
Lombard在郊区家中的客厅里离世,他的家人还来不及说一声再见。三年后,四位内心崩溃并且深爱着他的亲人彻底改变了,沉浸在失去儿子的痛苦和抑郁之中,久久不能自拔。因为他们开始意识到那天真正“死去”的是

痛苦与扭曲第一集

洞里的人一见到我们,突然要转身往里面跑。

追星用巫语大喝了一声,这些人猛然刹住了脚步,然后转头过来,定睛看着月兰和追星。

扑通扑通,全部都跪下去了,而且是五体投地的那种,双手伸直趴在地上,还做了像拈花指一样的手势。

我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的看着月兰和追星,追星得意一笑,然后对着她们说:“封印已经打开了,你们从这里出去吧,外面的人不会伤害你们的,会带你们到安全的地方去。”

“知道了,圣女殿下。”这些镜像人齐声呼喊。

“圣女?”我瞪大眼睛看着追星。

她瞪了我一眼,然后说:“怎么?不行吗?难道本姑娘就不能是圣女吗?”

“剩女……行,当然可以!”我的脸微微抽搐,然后挤出坏笑。

而后扫了一眼齐齐跪下的这些人,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所有人的头发都是长的,看样子是从未剪过,女的都盘起来了,男的则是用树藤给扎了起来。

然后这些人穿的衣服都是清一色的粗麻衣,脚上穿着草鞋,我真的是见到了原始人!

“走吧,都出去吧。”月兰也对着他们喊了一句。

他们这才起身,慢慢的朝着外面走去。

然后经过我们身边之时,依旧对着月兰和追星点头哈腰,恭敬的从我们身边走过,而且是不敢抬头正视我们。

到洞口之时,所有人都用手遮挡眼睛,纷纷惊叹道:“好亮啊,好刺眼……”

“大家遮眼,慢慢适应,一旦适应了外面的光线,就不会难受了。”月兰再次提醒道。

“是!”这些人再次弯腰道谢。

“我们走!”追星对我们使个眼色。

我们则是往下走,与往上走的人流逆向而去,不过这些人纷纷让开一条道,让我们下去。

追星说这些通道和洞穴都是鲁门和墨门的人帮忙建造的,所以看上去还真的是挺不错的,虽然是古人的手工工艺,但是丝毫也不比现在的工艺差。

台阶虽然是土的台阶,但是每个台阶的高度,长度,甚至是硬度都几乎一样,我真怀疑这些台阶也是镜像出来的。

台阶里除了土之外,里面还有木头的碎屑,显然是鲁门弟子的手笔了。

鲁班有很多的发明,比如我们现在所用的锯子,墨斗,卷尺,刨子等等木工用具,但是军事方面,鲁班也有发明的,比如勾拒,云梯,以及刀剑,弓箭的改良等的。

鲁班所做的鲁班书也被后人传得神乎其神,很多人都说不能得罪木匠,不然他会对人做法,或者是在帮人做家具的时候做手脚,害得罪他的人。

因为棺材是木匠做的,家具也是木匠做的,两样东西都是木头造的,但是造的过程及材料都不一样,甚至还有咒语法术啥的。

我看过一本野史,爷爷收集起来的野史,我以前把它当故事来看了,很过瘾。

书上说我们以前的房子大门设立门槛,门槛是为了挡住那些不干净的东西,这些东西一见到门槛就过不来,甚至连僵尸也是一样,说僵尸是一跳一跳的,但是跳跃的高度并不高,有门槛在的话,他永远都跳不进门,这样主人家就安全了。

但我想着应该不准确,因为橙眼僵尸是用走的,不是跳的,我自己也是走路啊,根本就没有跳。

还有书里说,木匠在做棺材的时候,会在棺材里做法,意思是人死后会有灵魂,然后灵魂会去投胎,但是不知道怎么走,所以木匠就得在棺材里做法刻下咒语,指引死者的灵魂正确的方向,以便去投胎。

这个说法不知道是真是假,人是有三魂七魄,但是有没有灵魂出窍就不得而知了,我以前认为有鬼,但是追星却告诉我,鬼是一个种族,并不是人死之后的灵魂变的,说鬼是一种能量体,在大自然界中就存在的,好比鬼火就是磷火,白磷到达燃点自燃而产生的。

而鬼族是可以修炼的,如同天地万物一般,只要有灵性,都可以修炼。

然后书里还介绍说,木匠害人的手段就是在木头的家具里做手脚,比如帮人做家具之时,在家具里掺入葬过死人的棺材木,或者是用棺材钉来打家具,又或是家具里少某一块木板,还有以前的房子是有房梁的,他们把房梁的位置给了弄偏差一点,整个房子的风水也就都变了。

其中还说了个故事,就是有一个富人家请一个木匠打家具,家具是打得又好又结实,但最后富人却赖木匠的工钱,木匠二话不说,拿着工具就走了。

富人还以为是木匠怕了他,自己还在暗自窃喜省了不少工钱。

然后富人的家里就开始出现很吓人的现象了。

首先是,晚上睡得好好的,但是早晨一醒来,全家人都睡在床铺底下了。

刚开始也没觉得怎么样,但是一连几天都是如此,这富人是吓到了。

不过也只是诡异了一点,并没有伤到人或者死人,所以这富人就硬着头皮,虽然心里也怀疑是木匠干的。

然后接下来的几天,富人三岁的儿子头上长了三个红点,红点慢慢的变成了脓包,脓包有鸡蛋那么大,然后每日里都流黑血,黑血一流出来,血流满面,恶臭无比,甚是吓人,而且找了很多大夫来看,都瞧不出个所以然来。

富人的儿子出事了,他才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但他又不肯放下身段去求木工,而是用克扣木工的工钱去请了一位有名的风水先生。

风水先生一见到他儿子头上的包,立马就知道问题的所在,他坦言说他知道怎么解,但是他不会去解,让富人去求他得罪的人放手,他说这人只是想惩戒于他,并没有下死手,如果逼急了,即便解了这次,下次依旧还会做法弄他一家。

富人也怕了,也后悔了,他说他会去请求那个人原谅的,但是他想知道他儿子到底是怎么了。

风水先生才说,有人在他家的祖坟动了手脚,在祖坟东方的位置刨了个坑,在坑里面放了一个布包,包里包着三枚棺材钉,这三枚棺材钉是从那些捡骨后留在棺材上的老棺材上抠下来的,上面带有别人的尸气,却葬入了他家的祖坟,对他家祖坟产生影响。

东方位为主人位,他儿子也是他的唯一儿子,这法术不是赢在他的身上就是应在他儿子的身上。

富人一听,吓得要死,赶紧亲自带着厚礼和重金到木匠家里道歉认错,请求木匠的原谅,这事才得以解决。

这就是木匠的可怕之处,也就是传说中的鲁班术!

痛苦与扭曲

痛苦与扭曲第二集

“你,你也要杀了我?”江可柔颤抖的问他,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颗颗冷汗。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真的会杀了她。

她以前那些可笑的自以为是,是哪里来的?

他是真的对她不屑一顾啊!

“本来是要杀你,但可以给你一次机会。江可柔,这是你最后的机会。”郝燕森却忽然这样说。

江可柔猛地抬头,瞬间充满了希望,“什么,什么机会?”

郝燕森盯着她,只扯出一抹阴沉的冷笑……

……

莫筠不知道郝燕森在做什么,他说他会搞定一切,但她总是有点不放心,怕自己会连累他。

当郝燕森终于回来的时候,莫筠忙上前问他,“怎么样了?你对江可柔她们做了什么,她们现在如何了?”

莫筠不是关心江可柔她们,她是怕郝燕森为了她犯错。

虽然江可柔他们可恶,但不值得他去冒险。

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郝燕森低沉浅笑:“别担心,我没杀她们,也不会有事的。”

莫筠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抓住他的手道:“那就好,我就怕你出事。要杀她们,我可以自己动手,反正我不怕死。”

郝燕森听了很不高兴,“所以我就不行?”

“你不行!你要好好活着,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杀人始终是犯法的。万一不小心暴露了怎么办?你的身份那么尊贵,为了这些女人去冒险不值得。”莫筠认真的说出心里话。

郝燕森就是知道她的想法,他才没有杀她们。

其实她们的命他随时可以取走,也没人敢对他怎么样。杀人对他来说,根本就无所顾忌。

但莫筠不了解他的底细,她怕他出事,为了她他一直在掩藏自己。

而他也不想让她看到他残暴的一面。

不想让她以为,他是一个残忍的人。

所以在她面前,他很少表露出那样的一面。

郝燕森勾唇,“那你为了她们去冒险也不值得,你该知道,你出事了我也不会安心。放心吧,我多的是办法对付她们,而且还让人无法抓住把柄。”

“嗯,我相信你!”莫筠笑着点头,然后又好奇的问,“那你是怎么解决的?”

“以后你就知道了。她们也不会再对你怎么样。”

“那乔安娜真的是莫心雨吗?”

“嗯,是她。”

“她们现在还在你手上?”

“江可柔放回去了,至于莫心雨,以后你就知道了。”郝燕森不想多说,莫筠也不多问。

既然他承诺了不会做的太极端,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只要不杀人,做其他的她都没意见。如果郝燕森搞不定,她就让莫心雨和江可柔都变成傻子,看她们还能玩什么花样。

莫筠也不去想这些了,就等着看郝燕森处理的结果。

江可柔同样也被放了回去。

没人知道,她刚才经历了些什么。那简直像是地狱,她差点就死在那里了。

不,现在她的体内都埋着一颗定时炸弹。

郝燕森竟然对她下了毒,除非她按照他吩咐的去做,否则……她就必死无疑!

痛苦与扭曲

痛苦与扭曲第三集

“你笑什么?”森特瓦不接,随后又想到了什么,欧彦哲露出这样的表情必然有所把握。

“姑母不需要这样着急。我在美国遇到了一个人。”

森特瓦眼睛一亮,“谁?”

“蓝元礼。”

“这简直太好了。”森特瓦感觉因最近的糟心事引发的头疼都减轻了不少,她想了想,“他既然出现了,必然也该是知晓蓝氏如今的继承问题的,怎么不回来呢?他一回来,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蓝元礼当年是法国的风云人物,名流圈内的佼佼者,女王玛格丽特青眼相加,爱重程度不下于如今的森特瓦对欧彦哲。

“他说未到时机。”这个时机有些难以琢磨,欧彦哲看了如今蓝氏的形式,心底明白了不少。蓝元礼是个眼光很毒的人,在外这么久,能力还是一如以往的强悍。

“姑母既然对他评价这么高,便耐心等他归来吧。”他喝了一口茶,温度正好,茶香浓郁,“蓝氏先放一放,现在最先要对付的是裴拉一派的人。”

“姑母,如今最好的方式,”他顿了一下,“软禁裴拉,不问缘由。”

这姑娘还太小,不能被卷入政zhi风波中去,也不能够被控制。软禁总比成为一个傀儡要好的多。

森特瓦沉默片刻,“权力总会迷人眼,希望她将来不要怨恨我。”

欧彦哲低笑一声,“动用太多感情的话,做事便会伸展不开手脚。”森特瓦看他一眼,“你总是这样冷静理智,有时候让人害怕。”

她接着说,“你年纪也不小了,你堂哥哥都有了小孩了,你这样一直悬着可不好。奥斯家世代袭爵,他家的女儿诺拉德貌俱佳,你母亲都夸过她的。”

欧彦哲对这方面的事不大热衷,搬出了赫怛老夫人,“我祖母替我选着呢,我没什么可担心的。”

他的妻子,他想自己挑选。现在还没有遇上合他心意的,他不着急。慢慢等,总是回来的。而且比之妻子,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凌家度过了忙碌的一年,新年伊始,大家忙着拜年。凌家沐家已成亲家,往来自然少不得。沐木年底便回了京城,等年后便要随凌昊枫,她的未婚夫,一同前去美国读书了,这是两家人都极为满意的决定。

骆家与周家都过了个热闹的年节,他们家一向子孙多,图个热闹,两家人又是亲戚,骆杰单是收红包都收得手软。

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了团圆饭,骆杰回房后给远在国外异乡的寒洛宸拨去了电话。

他那边显然是没有国内过节的气氛的,连风声吹在衣服上飒飒的风声都能听得见。他在那一头,单手扶着手机,一手插在兜里,站在一排树下,夕阳下沉,鸟儿还没有归巢。

寒洛宸久久地坐着,手机那端传来爆竹的响声,他稍稍勾了嘴唇,“骆杰,新年快乐。周绿知那边,还烦你转告。祝她来年事事顺心,心想事成。”

骆杰听着鼻子却有点酸,“你也是。要不回来吧?寒洛宸,我们都很想你。”

相关文章

评论 (1)
  • PPTV网友诸葛之竹的影评

    怎么不能拿《痛苦与扭曲》说事了?同样的题材,人家对人性挖掘地多好,我们只会煽情。

  • 三米影视网友金辉伊的影评

    我的天,《痛苦与扭曲》,不停的大特写和完全手持镜头晃的我晕的七荤八素,差点把晚饭吐出来。晃了不到一小时就受不了赶紧逃出电影院。

  • 奈菲影视网友孟威平的影评

    刚刚看完,心情还没完全平复。嗯 挺好 比想象中更好,但是看完之后也失落。蛮推荐的,这部作品的风格比韩寒之前的作品都更强烈。

  • 牛牛影视网友公羊菁平的影评

    《痛苦与扭曲》实在是没什么好多说的,所以尽可能在视听上调动你的感官刺激,各种无人机俯冲镜头,快切剪辑、特写穿插中近景,加上鼓点式的紧张音效,制造一种宛如过山车一样的头晕体验。但这也是矛盾的地方,一方面视效上极尽所能,但另一方面故事上又过于一眼望到头,甚至可以说全程“高潮”,看到最后未免有点累。

  • 米奇影视网友令狐发超的影评

    女主的善良,友好,坚持和温暖,总能一次又一次让我觉得世间很美好,但又很唏嘘,总之百感交集啊。

  • 八一影院网友刘之厚的影评

    还行吧,不过电影最后感觉删减了很多东西,爸爸莫名其妙就出事了那里有点迷,感觉突然到了女儿17岁的时候。不过小姬有一个这个爱自己的爸爸应该很幸福吧,真好。

  • 八度影院网友谈惠程的影评

    有这么垃圾吗... 虽然我一直很讨厌fate这种上来就默认观众对剧中人物家长里短了如指掌的态度。

  • 真不卡影院网友雍奇昭的影评

    很喜欢 看到最后夺得金牌的时候忍不住哭了 每一位坚持不懈 超越自我的运动员都值得被尊敬。

  • 第九影院网友蒋紫融的影评

    太好看了!女主像个小豹子眼神充满了力量,套路我也喜欢,配乐也很应景。很有力量的一部电影。

  • 飘零影院网友乔妍柔的影评

    从头一直苦到尾,每当有点转机又被现实敲打,真的好艰难。有小孩真的好累啊。何况主角很聪明,精力还超出常人,换成普通人这种设定简直没活路了。

  • 天天影院网友于和新的影评

    生活中的琐事和不顺总是在逐渐消磨我们的热情和希望,也许有一天你会停下脚步选择安逸,也许你会迎风奔走,苦中作乐也要前行,终于,你会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影片很让人动容,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这样的感动与警醒。

  • 琪琪影院网友浦媚伊的影评

    内涵吹得有点过了。镜头语言还不错。应该算中规中矩吧,不懂为什么当年那么火。

  • 天龙影院网友曲杰亨的影评

    有漏洞,整体看起来很压抑,也很现实。。隐隐约约埋藏着一种恨,一种地位和财富高低,之间互相的憎恨。

  • 酷客影院网友柳阅武的影评

    为什么我周一睡前要看这部,底端社畜真的绷不住了,虾仁猪心,结尾太沉重了,那不是希望是白日梦了,快醒醒,明天又要打工了。

  • 星辰影院网友阎瑞波的影评

    之前一直没看过这部片子,我对这种题材一点儿抵抗力也没有。我会永远爱我的小猫,照顾好小猫,让她开开心心、健健康康、无忧无虑。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