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美食

失恋美食
  • 主演:广濑爱丽丝,井之胁海,村杉蝉之介,臼田麻美,若林拓也
  • 导演:大九明子
  • 地区:日本
  • 类型:日剧
  • 语言:日语
  • 年份:2022

失恋美食第一集

当晚,黎以念本来要参加一个综艺节目的录制,但是出发前两个小时,她却接到了叶笙歌的电话。

这通电话让黎以念的心不断的往下沉。

她认识叶笙歌三年,印象里她永远是坚定的,仿佛任何问题都难不倒她,如果不是这样的心性,她也不可能在纪时霆离开后的三年里撑起T.S集团。

可是,今晚叶笙歌的声音却前所未有的低落,隔着电话,黎以念都能感觉到那股浓浓的悲伤甚至是绝望。

想起这几天乔砚泽不经意间提起的纪时霆的变化,黎以念隐约觉得,可能出大事了。

于是当叶笙歌问她晚上有没有时间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应下了。

去会所的路上,她给尚天意打电话,要推掉这次录制。

尚天意当然不同意,毕竟临时爽约在圈子里是非常败人品的行为,说不定还会被电视台拉入黑名单,那样的话损失就大了。

“让公司里其他人顶上,笙歌听起来很不好,我得陪着她。”

听到和叶笙歌有关,尚天意也吃了一惊:“怎么会!纪先生不是都回来了吗?”

前几天纪时霆的一则视频在网上疯狂流传,尚天意还提议让叶笙歌趁这个机会以T.S集团总裁夫人的身份高调复出,只不过叶笙歌拒绝了。

“我也不清楚,总之你先帮我推掉,就说我突发急病没办法上场。”黎以念说完,“等我了解情况以后我再跟你联系。”

“好。”尚天意果断的应了下来,“交给我吧。”

黎以念挂断电话以后,没多久就来到了1912会所。这家会所是乔砚泽常来玩的地方,黎以念还算放心,所以就和叶笙歌约在了这里。夜幕已经降临,所以会所里光线昏暗,她戴着口罩,顺利的来到了二楼。

没想到远远的却看到了一个让她颇为眼熟的身影。

年轻的男子正抓着女孩的手腕,两人似乎在争执着什么。

“你快点回家,别待这种地方了!”

“不行,我要还钱!那天你什么都没做,我不能要你的五十万……只是我妈妈急着做手术已经用掉了,但是这钱我会想办法还你的!”

“你是不是傻啊!”男人的语气急躁起来。

“……你不想要我,总有人愿意要的吧,反正我早就决定卖这一次了,总要卖出去才算完!”女孩的声音似是赌气,带着几分倔强的味道。

男人拿她没辙,焦躁的抓了抓头发。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耳边忽然传来一道清澈空灵的嗓音:“顾以默?”

顾以默循声望去,吃了一惊:“以念……你怎么在这里!”

他和黎以念是隔了很远的堂兄妹,两家平时很少走动,他和黎以念也算不上熟悉,但至少彼此认识。后来因为乔砚泽的关系,他们知道了彼此的近况,只是一直没见过面。

眼下在这个地方碰到,多少有些尴尬,顾以默猛的松开了面前的女孩,忍不住咳了一声。

“我过来找笙歌。”黎以念看了一眼那个女孩,笑了笑,又把目光投向了顾以默,“你玩你的吧,我先过去了。”

失恋美食

失恋美食第二集

等到多鲁鲁巴终于安静下来之后,唐柔这才轻轻松了一口气。

但是危险并没有就此解除,而是愈发的靠近了。

毕竟刚才那个巫女是听到了一丝动静,而且朝着树洞这边看了过来。

还发现了自己圈养的凶兽。

“哦,斯塔纳,我的小心肝宝贝,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巫女一步一步的走上前来,一同前来的,还有酋长。

唐柔跟多鲁鲁巴对视了一眼,顿时紧张的连心跳都快要跳出来了。

毕竟不管怎么说,他们这算是已经闯入了禁地。

而且还偷听到了一些不应该有的谈话。

这些,就已经是大忌了。

加上这巫女本身就想让酋长献祭他们族内的孩子。

说不定多鲁鲁巴甚至会因此而被献祭。

而唐柔,自然也是无法逃离这个地方的。

怎么办?

即便是情况再危急,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什么?斯塔纳,你是说,这树洞里面还藏着人?想要过来偷咱们种的草药?哦我的老天,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小坏蛋,居然对我的草药有想法,真是该死!”

那巫女仿佛能够听懂野兽的话似得,竟然直接朝着树洞这边走了过来。

顿时,多鲁鲁巴跟唐柔紧张的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这要是被抓住,一切都完蛋了。

很快的,那巫女已经走进了树洞面前。

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魔法,只见她手指轻轻往树上一点。

紧接着,那木头就如同摧枯拉朽一般的开始腐烂,崩塌。

没过多一会,树洞那个原本只够人矮身钻进去的洞口,此时已经大大的敞开了。

“还真是抱歉呢,让我看看是哪个喜欢捣蛋的小家伙,想到我家里来做客,咯咯咯。”那巫女的笑声十分的渗人。

就跟童话故事里面的大灰狼似得,叫多鲁鲁巴听了都是瑟瑟发抖,颤抖不已。

很快的,巫女已经走进了树洞。

但是很可惜,她四处望了望,都没有发现任何的人。

“奇怪了……”她扭过头去,看了看那头凶兽,疑惑的问道,“斯塔纳,你刚才所说的都是真的吗?真的有两个人钻进树洞里面去了吗?为什么我没有看到。”

“还是说你这个贪玩的家伙,因为自己一时兴起,所以才编造的谎话?”巫女的眼神变得锐利了起来。

让人惊讶的是,原本十分凶悍的凶兽,一爪子就可以拍断一根粗壮的树枝的凶兽,此时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仿佛十分畏惧着面前的老巫女似得。

“算了,你先回去吧,回头我再收拾你!”巫女愤愤的瞪了那凶兽一眼,凶兽竟然夹着尾巴屁颠屁颠的就回去了。

这幅煞风景的模样,让一旁的酋长都看呆了。

毕竟就算是他年轻的时候,身强力壮,面对这么大块头的凶兽,他都要人帮忙,并且与之周旋,而且还要事先做好很多准备工作,以及各种捕捉野兽的陷阱。

才有那么一点点的把握,将这凶兽给杀死。

现在面对一个白发苍苍,牙齿掉光,浑身看起来都长满了老年斑的女人,它居然表现的如此害怕。

它到底在害怕什么?

这样一想,村子里的酋长,不禁望向巫女的视线,又再度变得敬畏了起来。

“老伙计,我刚才跟你说过的那些东西,你还记得吧?”巫女转过身来,酋长连声回答道,“听到了,听到了。”

但是片刻过后又面露难色道,“但是……您这十多年来一直都是在向我们索取,从来没有见过您对村子里有任何的回报……当然,我个人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见巫女一瞪眼,酋长又急忙解释道。“毕竟我对巫女大人的实力非常的相信,也清楚巫女您只是受了重创,所以一时半会没有办法去施展更多的能力来帮助村子,但是村子里的其他人不知道啊……他们已经议论纷纷了,如果今年还是要献祭一

男一女的小孩,恐怕族内的人会引起十分大的不满的。”酋长将头低了下去。

即便是心中再不情愿,但是他自认自己没有跟眼前这个巫女抗衡的实力。

从一开始就没有,年轻的时候也不行。

完全是被碾压着的状态。

“那看来明天我要跟你亲自下山一趟了,到时候谁不满意,那就都杀掉好了,我倒要看看有谁敢说闲话的。”巫女十分随意的说道。

但是酋长听了之后,却面如死灰。

他虽然不甘心这样受人摆布,但是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我……我知道了。”酋长双目无神的点了点头。

“嗯,你先退下吧,明天记得召集村子里的所有人,来膜拜我,记住是所有人,包括你们新俘获的一帮来路不明的家伙们,这是对于我这个山神必要的尊敬,知道吗?”巫女喝道。

酋长一听,巫女居然连他们今天刚抓了一批来历不明的人的事情都知道,顿时变得更加恭敬了,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

此时也只能够连声点头道,“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行,你先下去吧。”巫女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酋长佝偻着背影,看起来仿佛瞬间苍老了许多似得,一瘸一拐的下了山。

酋长并不是瘸子跛子,他只是心中有事。

那事情的份量太过于沉重,压的他几乎都喘不过气来。

而多鲁鲁巴此时的眼神之中,仿佛有什么信仰正在逐渐倒塌一般。

毕竟酋长可是他最为尊敬的人,也是整个族里人的信仰。

而如今,这个信仰崩塌了。

酋长被更强大的人所压迫着,他没有办法,甚至只能看见在不久的明天,自己的族人被那个巫女屠杀。

这些,都是他没有办法的事情。

多鲁鲁巴握紧了小小的拳头,牙也咬的紧紧的。

但是很快的,他又缓缓松开了。

只不过,眼神之中却带上了一抹另类的坚定之色。

唐柔清楚,在这么一个极短的瞬间之内。

多鲁鲁巴成长了。

并不是年龄上的成长,而是心智上的成长。

人则是十分需要这种成长的,每一次的挫折,都会为这种成长添上几分异彩。这是其他捷径所无法达到的帮助。

失恋美食

失恋美食第三集

肌肉膨胀,气势攀升,甚至连身高都增长了,这些变成就跟叶含笑第一次在三江城见到黑衣人老二给自己注射变异药剂之后是一模一样的。

“为什么被这玩意咬一口会跟变异药剂的功效一样?”叶含笑惊讶的说道。

“这是蛊毒的一种,可能跟变异药剂差不多,估计有不少副作用!”苏七说道。

“果然,想要变强还是得一点一点的来,没有什么捷径可言,不然肯定会付出一些代价。”叶含笑感叹道。

这时,雄达的那些手下也让蟾蜍在他们手臂上咬一口,结果也跟雄达一样,全部变成了肌肉发达头脑简不简单还不知道的大汉。

“没有感受到气,他们应该只是强化的肉体。”琉璃说道。

“肉搏战吗?我还没怕过谁!”叶含笑不屑一笑,直接冲向雄达。

“哼,不自量力!”

雄达咧嘴一笑,双腿微微弯曲,砰的一身冲向叶含笑。

“好快的速度!”

叶含笑诧异的看着雄达,但却没有愣神,虽然速度很快,但还没到让他愣住的地步。

砰…

雄达一拳砸向叶含笑。

而叶含笑则是双臂交叉放在胸前抵挡这一拳,他想试试雄达的力量有多强。

这个时候雄达的那些手下也对琉璃他们展开了进攻,大战一触即发。

“嘿,也不是很强嘛!”

叶含笑被强大的冲击力撞击出去几米,但很快就把力道给卸了下来,虽然雄达变强了不少,那还在意料之中,果然看门的实力强不到哪里去。

“你就硬撑吧,我看你还能撑多久。”

雄达咬着牙再次冲向叶含笑,这一次他使用了全力。

“其实我真的没有硬闯,你真的太弱了,而且我看你还能撑多久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吧?我就不信药效能一直持续下去!”

叶含笑无奈的耸耸肩,如他之前所说,只是肉搏战不拼气的话,他还真没怕过谁。

雄达眉头一皱,叶含笑的话正中下怀,药效只有五分钟,虽然没有什么严重的副作用,但一旦药效过了,整个人就像中了迷药一样昏睡过去,所以他必须要在五分钟内解决掉所有人。

砰…

这时,叶含笑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然后一拳轰在了雄达的肚子上!

“怎么…..可能?”

雄达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叶含笑,变强以后自己实力可是平常的十倍啊!

“没有什么不可能,只是因为你太弱了!”叶含笑淡淡的说道。

雄达瘫痪在地上,满脸不甘的看着叶含笑,想要伸手去抓叶含笑的衣服,但始终提不起丝毫的力气。

这个时候雄达的手下也都被琉璃他们三下五除二给解决完了。

“你们要是再往里走,一定会后悔的!”

雄达痛苦的说道。

“我们是在救你们的寨子,苏公子,带路吧。”琉璃说道。

苏七点点头,然后继续朝着白侗寨而去。

又走了半个多小时,叶含笑他们终于见到了十万大山中最大的寨子!

只是在他们还没有接近寨子大门时,一个白胡子的老头带着十几个护卫一样的人将他们围了起来,原来在雄达昏过去之前放走了一只蛊回来通风报信,所以寨子这边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白胡子老人就是白侗寨的二长老叫阿诗玛,权利非常之大,而且无论是蛊术还是实力都经次于族长和大长老!

“抓起来!”

阿诗玛也不问缘由,更不问叶含笑他们是什么人,直接下命令!

那些护卫在听到阿诗玛的命令后,直接放出了蛊!

什么蛇,蚂蚱,蟑螂,蚂蟥,蝙蝠,蜘蛛,全部都跑了出来。

“一句话都不说就动手,这里的人都这么不讲理吗?”叶含笑无语的说道。

“如果有人闯进了一家,还打伤了你的家人,说不定你比他们还疯狂!”杨羽说道。

“靠,少他妈说风凉话!”说完叶含笑一把捏死了一只蚂蚱!

“徒手去捏死他们,你就不怕中毒?”杨羽说道。

“放心,老子百毒不侵!”叶含笑自信的说道,因为他想起来自己有圣龙玉佩在体内,根本不会中毒。

没过多久,这些蛊虫就都被琉璃他们用气给干死了,外带着将周围的树木也破坏不少,因为他们不知道会从什么地方会蹦出一只小虫子来,就索性把周围都破坏掉!

“说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闯入白侗寨。”见识到叶含笑他们的实力后,阿诗玛不但没有生气,也没有害怕!

“总算肯好好说话了?干嘛非要动手呢?”叶含笑无奈的说道。

“不,我只是想知道等下死的人是什么人,经此而已!”阿诗玛淡淡的说道。

“我……”

“这位老先生,我们是来通知你们,前段时间灭掉离寨的凶手可能在你们寨子里面!”苏七上前说道。

阿诗玛看向苏七,说道,“我能闻到你身上有蛊的味道,你也是苗人?”

“不,我是西北苏家人!”苏七摇头说道。

“哦,那你等下也一起死吧。”阿诗玛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草,你这人能不能不装逼?难道你没听懂我们刚才说的话,是就救你们的。”叶含笑就无奈了,这世上居然还有这么不讲道理的人。

阿诗玛又看向叶含笑,“为什么你的身体能够抗住蛊毒?”

“老子有必要回答你吗?”叶含笑翻个白眼说道,对于不给他好脸色的人,他自然也不会给好脸色,你是老人家,尊重你是美德,但倚老卖老就是你的不对了。

“不说也没关系,反正都是快要死的人了。”阿诗玛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下叶含笑终于爆发了,本想上前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老不死的,但就在他刚上前一步时,突然晕了一下,浑身无力。

不仅是叶含笑,就连琉璃他们也都浑身无力起来,甚至连气都无法控制。

“我们….都中毒了?”叶含笑不敢相信的说道,按理说他应该不会中毒,而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中的毒,如果是因为他徒手捏死了蚂蚱而中毒,那琉璃他们是怎么回事?他们应该没有碰到任何虫子啊?

“制服你们未必要用毒,在你们之前我遇到过很多用气的高手,但是一旦进入到我们寨子的范围内,再强的气都是徒然。”阿诗玛扬起下巴傲然说道。

“那到底是什么让我们浑身无力的?”叶含笑问道。

“看看你们的头顶上方就知道了。”阿诗玛说道。

叶含笑一愣,抬起看向半空,发现不远处有四五只蝙蝠在那不断的煽动翅膀!

“是超声波吗?”

琉璃有气无力的说道,“蝙蝠的视觉很弱,几乎没有视觉,是靠着超声波才能正常飞行,但一般的蝙蝠所发出的超声波根本影响不到人类的大脑,这应该就是高级蛊术饲养的蝙蝠,所以他们的超声波才能对我们产生如此大的功效。”

“原来如此,我说我百毒不侵怎么还回中毒呢!”叶含笑恍然。

“说的很正确,而且这种超声波对精神力越强的人造成的伤害就越大,看你的样子,你应该是他们中最强的吧?外气高手?”阿诗玛说道。

“没错,但我们真的没有恶意,我们是靠着追踪蛊追踪凶手来到这里的!”琉璃说道。

“不管你们是出于什么目的来到白侗寨就都是死路一条,不过你们放心,如果凶手真的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白侗寨我们也会将他找出来,然后杀掉。”阿诗玛淡淡的说道。

“没想到阴沟里翻船,居然会死在这种鬼地方!”叶含笑咬着牙不甘的说道。

“你放心,今天是我们白侗寨祭蛊神的日子按照规定不能杀生,所以会先抓你们关进牢笼,等到过了今晚十二点,就对你们行刑。”阿诗玛说道。

“那意思是我们还得感谢你咯?”叶含笑怪异的说道。

“那倒不用,外族人的感谢我们不需要。”说着阿诗玛转身离去。

而那些护卫将叶含笑他们给捆绑起来,然后押回寨内。

“外族人,外族人,难道你们不是华夏人吗?”叶含笑在阿诗玛的背后大喊着。

“虽然都是华夏人,但种族不一样,而且我们白侗寨一向与世隔绝,没有受过国家一丝恩惠,没拿你们一点东西,所以不用跟我说那些!”阿诗玛头也不回的说道。

“放屁,你们是没拿我们一点东西,但这里是华夏的土地,而你们占着十万大山,算不算是国家给你们的恩惠?如果不是政府有政策保护你们甚至偏袒你们,你觉得你们世世代代能够安逸的在这里生存下去?”叶含笑不爽的说道。

“那是因为他们进不来而已,进入大山六十公里以后就没了任何信号,你觉得那些所谓的高科技在这里对我们有用吗?”阿诗玛说道。

“哈哈,有没有告诉你你很幼稚?”叶含笑突然笑了出来。

阿诗玛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叶含笑,“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叶含笑撇撇嘴不屑的说道,“与世隔绝的你们知道外面的世界发展成什么样了吗?国家要是真想强行占领十万大山只需要几枚导弹而已,甚至不用动用核武器就能瞬间移动你们这里,只不过国家一直很重视对苗族文化的保护,尤其是你们的蛊术,是华夏重要的文化传承之一,所以才一直没有对你们做出什么事来,不然国家真想对你们怎么样,十分钟之内,这里,包括你们所能看到的一切,都将化为乌有。”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