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虐我千百遍

  • 主演:杨欣颖,蔡乙嘉,张庆庆,金宁,褚前
  • 导演:曹国莉
  • 地区: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国语
  • 年份:2022

总裁虐我千百遍第一集

洗手间跟浴室是在一起的,中间只隔着一道玻璃门,所以,沈天麒被冲进来的苏绿吓了一跳。

下意识的,沈天麒抓过一旁的毛巾挡在腰上,可是苏绿根本就没有看他,而是直接奔到了洗手台旁边,撩起水花清洗着自己的鼻子。

沈天麒一愣,她这是怎么回事儿?又流鼻血了?

心瞬间提起来,沈天麒关掉花洒,三步两步走到了苏绿的跟前。

“怎么回事儿?怎么又流鼻血了?”

苏绿尴尬得要死。

上一次流鼻血的教训还不够吗?

这一次……又来?

沈天麒一定会笑话死她啊!

苏绿窘迫不已,都不敢去看沈天麒,可是沈天麒已经伸手托起了她的下巴,果然啊……

沈天麒叹息一声,“怎么回事儿,上次是我出去之后抱住你了,你才流鼻血的,这次我还没出去呢……”

苏绿那一张脸都没处搁了,咳咳,谁让她自己脑补出那么多的画面呢?

还有,都怪这个酒店客房的设计,为什么不把浴室墙壁做成不透明的呢?简直就是让人想入非非,更容易惹火烧身嘛!

苏绿哭丧着小脸,一句话都不说,因为现在她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沈天麒一手捏着苏绿的下巴,一手拿过一旁的纸巾,帮着她擦着鼻子,叹息一声,说道:

“怎么,难不成脑子里面又开始想入非非了?要是真的想对我做点什么,直接跟我说一声就好,反正我是你男人,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犯不着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我,真的,这样对身体不好。你看看你,现在都要变成女版的龟仙人了。”

苏绿瞬间愣住,女版的龟仙人?

就是《七龙珠》里面的那个色老头?

沈天麒这个家伙简直太过分了。

“我有那么丑吗?你才是龟仙人!”

沈天麒笑了,“嗯,好吧,我说错了,可是你这总是流鼻血……嗯,还真是符合那个‘鼻血定律’呢。”

“什么鼻血定律?”

苏绿有点纳闷,瓮声瓮气地问道。

沈天麒笑着说道:“所谓的鼻血定律就是,因为见到了能使自己心跳加速、全身血液沸腾的人,倒是血液冲到头上,然后又往下流,这样的话,会导致血液从鼻子里喷薄而出。

当然了,鼻血的多少跟当事人激动的程度成正比,越是心情激动,鼻血流的越多。而这种现象是在你遇到一个很喜欢很欣赏很爱很爱的人之后才会有的反应,不论男女。的”

沈天麒一边说着,一边微微勾唇笑着凝望着苏绿,那双幽邃的眸子里面全都是戏谑的神色。

苏绿被他说得窘迫不已。

“你说的那些都是歪理,那只不过是因为肺燥血热,导致血行加快,鼻腔内某些血管壁稍薄的血管或某些毛细血管破裂而已。”

苏绿开始跟沈天麒拽专业术语。

沈天麒笑了,“不管怎么说,你之前流过鼻血吗?反正在我的印象之中没有。但是这两天,你都是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才流鼻血,也就是说,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很激动,老实交代,你难道真的没有想到什么少儿不宜的画面?”

苏绿真是窘迫不已啊,沈天麒这个家伙太坏了,故意简直就是把自己当成小猴子来耍啊!

“沈天麒,你真是太讨厌了,大坏蛋一个!”

说着,苏绿直接伸手握拳朝着沈天麒胸膛上砸过去,可是沈天麒此时此刻身上没有穿着衣服,只有腰上裹着浴巾,而她这一拳砸过去,直接落在他那结实而又光滑的肌肤上。

瞬间,苏绿的心跳又开始加速。

这个……还真是要命啊。

沈天麒笑着,伸手握住了她的拳头。

“想要摸我的话,就直接说话好了,不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试探。”

苏绿真是羞赧不已,“谁稀罕摸你了,你走开,我才不稀罕。你简直就是个超级无敌大坏蛋。”

这个家伙还真是……

怪不得以前沈天麟说他腹黑,还有天爱,也说他腹黑……

哼,这个家伙之前一直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明明心里有她,可是在她面前还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真是让人生气啊。

可是沈天麒呢,却笑着伸手握着苏绿的手,“我是大坏蛋,那你呢,就是小坏蛋。我正在洗澡呢,你就这样闯进来,难道不是在故意勾引我犯罪吗?”

苏绿羞赧不已,“谁要勾引你犯罪?你少臭美了!”

不过两个人这样聊着天的时候,苏绿的鼻血已经慢慢止住了,沈天麒松了一口气,可是两个人这样紧挨着,沈天麒的心跳也一点点加速。

而苏绿呢,也那样看着眼前的沈天麒,他的头发还湿漉漉的,有水珠在上面闪烁着晶莹的光芒,还有调皮的水珠一个一个的滚落下来,落在他那宽厚的肩膀上,划出一道性感而又暧昧的线条。

苏绿不由得吞咽了一口唾沫。

他就那样用温情脉脉却又满是柔软的目光看着她,让她的心跳得更加厉害了。

苏绿觉得自己的心跳又乱了起来。

而沈天麒的手勾着苏绿的腰,凝着她的小脸,眼前的这个小女人发丝凌乱,神态是那样的慵懒。

还有几丝俏皮的头发垂下来,紧贴着她那艳红的唇瓣上,她微微咬着唇,似乎又觉得干渴,于是伸出丁香小舌,绕着整个唇瓣舔一下。

她那个无意识的动作落在沈天麒的眼中,却是那般的妩媚妖娆,那般的撩人。

而她的脖颈上……还有他之前留下的吻痕,那浅浅的红痕又撩动着他的心弦。

沈天麒就那样凝着苏绿,眸中墨色变得越来越深浓。

“你……继续洗澡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苏绿被他那样深邃的目光看得心慌意乱,想要逃离沈天麒的怀抱,只是往外走的时候,苏绿忽然间起了恶作剧的心思。

她的小手那么一抓,直接抓住了沈天麒裹在腰上的浴巾,哈哈一笑,快步朝外走去。

“耶,偷袭成功!”

而苏绿没有想到,她这样一个动作,彻底挑起了沈天麒心头深深压抑的猛兽。

这一次,是她撩他的……

沈天麒直接伸出长臂,搂住了苏绿的腰,将她带入了自己的怀中,张开唇,迫不及待地吻上了那诱人的红唇。

然后,那修长而又结实的长腿往前一迈,直接将她推到了墙边上。

他激烈地吻着她,撬开她的贝齿,掠夺着她的甜美芬芳。

“这一次,是你撩我的……休想我放过你!”

苏绿彻底傻眼了。

乖乖,原本是想要戏弄一下沈天麒的,结果可好,竟然把自己给搭进来了吗?

只是,他的身上好烫,那灼热的温度仿佛直接穿透了浴袍,灼烫了她的肌肤,连带着让她的体温也在瞬间飙升。

苏绿不知道该如何抗拒,想要推开他,可是却又情不自禁地搂住了他的脖颈。

还能怎样呢?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自己从小就喜欢的男人。

他们相聚又分开,而分开之后这么多年来,他们又在茫茫人海之中遇到了彼此,这难道不是缘分吗?

因为彼此都了解了对方的心意,都确定了彼此之间的感情,所以,再没有了之前的心痛和心伤,剩下的只有浓浓的爱意,就像是澎湃的波涛,一点点冲击着水中的礁石,一浪接着一浪,轻轻敲打着她的心扉。

苏绿忘记了挣扎,也不想再抗拒,尽管心中很是紧张,却又好像是充满了对未知的期待。

沈天麒亲吻着她,唇慢慢游着,落在了她的耳际,然后慢慢下滑。

他的大手也轻轻挑开了她浴袍的带子,将那浴袍从她的身上解下来,丢在了地上,肌肤相贴,再也没有任何的阻隔。

那滚烫的亲吻,一下一下落在她的身上,犹如绵绵细雨落在那洁白娇嫩的睡莲上。

苏绿的心都乱了节奏,这样的亲密接触是之前从未有过的,即便是那天晚上她跟沈天麒睡在一起,可是两个人的身上都还穿着衣服,也顶多是亲吻一下而已,后来就那样抱着睡了。

但是今天晚上……不一样了啊!

此时此刻,两个人肌肤相贴,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他身上每一丝变化,心都悬了起来。

好紧张……好羞涩……

而这一刻,她更害怕自己会忽然间再流鼻血,那样的话……多么扫兴?

沈天麒没有给苏绿那些胡思乱想的机会,手臂紧紧抱着她,重重喘息着,在她耳边说道:“一会儿……你可别喊累!”

他那灼热的呼吸拂面而来,让她的心神都荡漾开来。

别喊累吗?

这个家伙……

而下一秒,沈天麒将苏绿抱起来,直接朝着大床走过去。

后背贴在柔软的大床上,脑子里面一片眩晕,紧接着那重重的身子就压了过来。

热烈的吻再次侵袭而下,苏绿觉得自己的身子仿佛都软成了一团春泥。

“准备好了吗?”

沈天麒幽幽开口问道,目光是那般幽邃,却又那般霸道。

苏绿慌乱不已,却也只能轻轻点点头。

沈天麒吻了吻她的唇,用无比温柔的声音抚慰道:

“乖了,别怕,我会很温柔的……”

苏绿深呼吸,终究,还是紧张起来。

原本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可是现在,她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心。

她伸出手臂,那么坚定环住了沈天麒的脖颈,然后,就那样迎了上去。

总裁虐我千百遍

总裁虐我千百遍第二集

“你要怎么样?他是这国家的天子,是这过的命脉,你这样做是要毁了整个大周,”穆兰秂看着不远处的夏欢欢道,夏欢欢坐在这上头上,那周帝被按着跪在贺兰长公主的墓碑面前。

“命脉他还不配,穆兰秂天子?不是过的命脉,你要讲清楚,民才是国的命脉,天子死了,立刻就会有着另外一个人上去,而民亡了,那就是命脉断了,”夏欢欢冷冷的看着不远处的人道。

听到这话的穆兰秂神色不喜,看着那夏欢欢,要走过去,突然地面就被刺入了暗器,看到这暗器后,穆兰秂看了看这夏欢欢。

“夏欢欢你知道吗?我从来就不想跟你为敌,因为我知道……我们二人动手,就必然是要有一死,夏欢欢……你束手就擒,我当这事情没有发生过,”穆兰秂不希望跟夏欢欢动手,就算是此时此刻也是不希望。

夏欢欢听到这话笑了笑,那坟墓前烟雾袅袅,夏欢欢看了看这跪着的人,淡淡的笑了笑道,“你终究做不了主,穆兰秂……我也不希望跟你动手,可是你们逼我的,如果不是他先动了我的人,我又何必做的如此绝,”

夏欢欢淡淡道,那说就按在那周帝的肩膀上,周帝眼下冻的脸色发青,看着夏欢欢的时候恨不得生吞活剥,眼下他被点穴了,压根就动弹不得。

“我会将人放了,夏欢欢如果你在不罢手,跟你有牵连的人,我都不会放过,”穆兰秂看着夏欢欢道,没有人知道,二人会在今日发生这冲突夏欢欢听到这话笑了笑。

“穆兰秂你觉得我没有后手准备吗?”夏欢欢伸出手很快一只鸽子就停留在那手上,夏欢欢将那上头的信拿下来,看到后皱了皱眉头,西熠这王八蛋可真会给自己来事情。

“我知道你聪明,也知道你想好了退路,可夏欢欢……你的亲人没办法,”穆兰秂话落下,寒风中就有人被带了上来,是这瑟瑟发抖的夏乐乐几个人,还有着那夏衣等人。

而此刻都被抓了过来,夏欢欢看到后,那眸色冷冷,直接就纵身一跃穆兰秂,一看到后整个人微微一愣,下一秒也出手反击,二人打了起来。

那下头的人看到后,忍不住开始担忧,心惊肉跳的看着那交手的二人,二人走的动是最简单粗暴的路子,力气眼下较量上来,几乎是难分伯仲。

看的也就是二人谁的心更加狠些,周帝看着那一幕,没有太多的焦急,反而有着更加多的期待,他期待自己的孩子,可以打赢了夏欢欢,那样子……那样子才可以证明自己就是真命天子,他的孩子也是。

“穆兰秂你觉得为君着是做什么的?”夏欢欢一拳打了过去,穆兰秂抓住夏欢欢的手反手一甩,夏欢欢被摔倒不远处,侧身一翻就落地,直接又冲了上去。

“为君子道,最重要的就是容人之心,如果没有一颗容人之心,仅仅是会斤斤计较的妒忌,那算什么君?不过就是路边的小人,”夏欢欢的话声音很大,穆兰秂听到微微一愣,这一幕就被夏欢欢踹出去,整个人撞在那巨石上,吐出一口血。

夏欢欢整个人纵身一跃将人按在那地上,“可你的父皇没有半点容人之心,善妒,卑劣,忘恩负义,何为君?”

夏欢欢的话让穆兰秂微微一愣,那手直接就砸在那一旁,石头裂开了些许,那周帝看着那一切的时候,“站起来……你不可以输,朕没有输,朕没有……处理那一身的神力,朕没有输……”

周帝没有被点哑穴,可眼下却忍不住开口了,夏欢欢冷冷的看了看这周帝,在看了看穆兰秂,“这就是你的父皇,看到没有,那般的丑陋,”

“你闭嘴,”穆兰秂开口道,“我比你更加的清楚,可就算如此,他也是我的父亲,由不得你来说,”

穆兰秂一拳打了过去,心中是迷茫,可那是自己的父亲,夏欢欢在看到穆兰秂打了过来也没有听说,二人的是重重力的,这一拳打在对方身上,那是伤的不轻,地下早已经有了那血色。

不知道多久,一身血的夏欢欢站在往这周帝面前走去,当感觉到身后的动静时,夏欢欢开口道,“你自己也迷茫,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不是对的,难道不是吗?”

穆兰秂没有说话,整个人就躺在哪里,“我知道,从来就知道,可那又可以去改变什么?子不言父过,我从来都懂,”

他懂,所以才迷茫,迷茫的拳头是没办法用权利的,迷茫的心也会错失了自己的力量,他打不赢夏欢欢,因为他的心是迷茫的,而她的心却从哪里都是那般透彻。

“你这没用的东西,你这没用的东西,”穆兰秂输了周帝大怒了起来,夏欢欢直接上去一巴掌将那周帝甩在地上,周帝这一下牙齿都被打落了。

“你没有资格说他,”夏欢欢冷冷道,眼前这人没有资格说任何人,“只会在那怨天尤人,从来没有自己去努力的你,凭什么说他?比起他你才跟地上的虫差不多,”

“你闭嘴,朕是天子,朕说说这世界的神,朕是天子……”他是天子,是高高在上的天子,“你算什么?当初朕就该杀了你,朕就该杀了你,如果不是你母亲,用自己的命保全你,你早就死了,朕才是真命天子,凭什么父皇要下密旨给那贱人,让她做女皇……凭什么……”

这话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随后赶来的人也是,可周帝却仿佛早已经没有任何的顾忌,“朕辛辛苦苦养大了她,她难道就不该跟狗一样,回报我吗?可她没有,她蛊惑父皇写下密旨,让她做女皇,朕才是大周最该是陛下的人,是朕……”

“父皇不要再说了,”穆兰秂听到后大声道,可周帝却早已经不管不顾,那烟雾将三人都笼罩在其中,“不要再说了,”

“你闭嘴,你这没用的东西,你闭嘴……”周帝看着那夏欢欢,“朕没有错,是她的错……是父皇她的错,如果不是他写下密旨,我也不会杀他,是她们的错,不是我的……”

总裁虐我千百遍

总裁虐我千百遍第三集

“告辞!”

“我等告辞!”

“拜别陈无上!”

虚空之中,各大道统生灵先后离去,到了最后只剩下太阴之主、无上真魔一脉、胜天道人、长生天火道圣女、长生仙尊等。

“可惜太幽青皇那个女人跑路了,要是不跑路,大叔吞了她本源,法力一定能恢复到无上之境。”

蓝灵轻声道。

“也留不住她。”

陈正淡淡一笑,说着将悬浮的金符与青符全部一收,身上仙光连连亮起,眉心处十道霸主神纹有融合出无上神纹的迹象,可最后还是未能成功。

无上真魔、太阴之主等若有所思。

片刻之后。

两人同时祭出金符。

“不必了,这两道金符你们自己留着吧。”

陈正扫过两道金符,随手将两道金符打回了两人眉心中,接着感知到了一些东西,随手一招,幽冥剑影浮现,对蓝灵就道:“你娘亲那一族的祖地,你知道在何处吧。你娘亲遇到了一些麻烦,你跟了我也有一段时间了,也该学到了一些东西。这把天地第一剑暂时借给你,你自己去解决。”

“娘亲遇到了麻烦......我明白了!大叔既然把这把神剑借给我了,我一定能解决这种小事!”

蓝灵一听,眉头瞬间一拧,深深点头一拜,接着就去抓幽冥剑影,也是同一时刻,幽冥剑影打出一道幽芒,将蓝灵裹着,杀出了这片虚空,去了掌天大域西南方向!

太阴之主、无上真魔、胜天道人等看了一眼那个方向,很快收回了目光,既然幽冥剑影去了,那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意外。

不过!

陈祖!

竟然将这本命神剑借给那个小丫头用!

可见陈祖很宠那个小丫头!

也对!

那小丫头是混沌天女转世!

怎么也是陈祖第一世情帝那一重身份的亲传弟子!

“那个......祖师爷......这是我爹长生仙尊......”

这时长生天火道圣女举起一只手,指了指身旁之人。

“长生仙尊火灭叩见祖师爷!”

长生仙尊立马在虚空之中行叩拜之礼。

“你可知天火纪元劫主与圣皇去了何处。”

陈正淡淡点头,想到了一点问道。

“这......回祖师爷,半个月前天火纪元劫主与圣皇还在这破碎之地内。

后来......后来一神秘法阵浮现,直接将天火纪元劫主与圣皇传送走,晚辈现在也不知道天火纪元劫主与圣皇在何处。

不过当日那神秘法阵,似乎也是有轮回之力,也是轮回大道的一种......晚辈可以确定一点,那应该不是太幽青皇的手段。”

长生仙尊沉吟一声回道。

“轮回之力......我倒是想到了一人,在第一纪元时代,有一人叫做轮回命主,其来历极为神秘,我主也抓不住那轮回命主。”

无上真魔纪殇眉头微微一挑,想到了一人。

“轮回命主......”

太阴之主一听,眉头也是一挑。这太墟之中,有轮回命主一脉的传承,那是一个极为神秘的传承。

那一脉是以一个女子为大师姐,不多不少刚好十三人,也正好对应十三纪元十三个劫主。

“楚妖妖的师尊吗......应该不是那个家伙,那个家伙被困在一座牢狱中出不来。带走天火纪元劫主与圣皇的势力,应该是超脱一脉。”

陈正轻声道。

“超脱一脉?”

“超脱一脉?”

太阴之主、无上真魔听见超脱一脉,面色都微微一沉,似乎在超脱一脉手上吃过亏。

“超脱一脉的人不在太墟中,不过来过好几次太墟,抢走不少纪元神碑与劫主古令,有可能还抢走过太墟界图。

超脱一脉还曾去过异人祖地,试图抢走异人族的一些东西,只是不敌当年的异人皇。

不久之前,异人皇回归,名字出现在了无上榜上。好像还未恢复,目前排在二十名开外。”

太阴之主想到了一些东西,此刻说了出来。

“异人族......这一族祖地内也许有纪元神碑或者劫主古灵......让我来看看。”

陈正一笑,眉心中一道七色神光打出,七色神光瞬间扫过太墟一界。

这七色神光一现,无上真魔纪殇露出缅怀之色,似乎在第一纪元时代就已经见过这种七色神光。

七色神光扫过太墟一界,一切都映入陈正眼中。他之前也不是没拿宇宙悬臂扫过太墟,只是被神秘之物阻挡,那神秘之物就是这破碎之地藏着的半颗心石。

以半颗心石为阵眼的破碎之地心核大阵已经破灭,半颗心石也被他收了,自然再也无法阻拦宇宙悬臂。

“嗯?这太墟......竟然不涨进度......”

虽然一眼扫过,太墟对他来说不再有任何秘密,可让他意外的事,宇宙悬臂扫过太墟一界,进度竟然一点也没涨,还是九十一之数。

嗯?

什么进度?

太阴之主、无上真魔、胜天道人、长生天火道圣女、长生仙尊等露出好奇之色。

嫣女知道自己师尊说的是什么,不过什么也没说。

哗!

七色神光再次一扫!

这次一扫!

算是看了个透彻!

陈正轻轻摇头,右手抬起摊开,掌心之中虚影浮现,这虚影就是宇宙悬臂扫描到的太墟完整构造。

这!

无上真魔!

太阴之主!

胜天道人!

长生仙尊等看见这虚影!

只看了一眼就露出惊诧之色!

好像!

不太对!

这好像不是自己等人认知中的太墟!

自己等人认知中的太墟怎么只有此刻这虚影中的一部分!

这虚影形如一只朝着上方掌控某物的大手!

而自己等人认知中的太墟只是掌心的那一部分!

可是!

为何自己等人从未感知到还有其它部分!

从未感知到掌心之外的其余部分!

“太墟应该是你主人,拿第一纪元的泥土,参考了最初之地守山人的手捏出来的。难怪当年鸿蒙那厮想尽了千方百计,也不让我进太墟。”

陈正看了一眼无上真魔,说着掌心虚影凝实,接着虚影缓缓落下,与他摊开的右手完美重叠!

这!

这这这!

无上真魔、太阴之主、胜天道人、长生仙尊等大惊!

太墟!

这完整太墟!

竟然是陈祖一只手的形状!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