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调查局 第四季

联邦调查局 第四季
  • 主演:梅西·帕瑞格兰,阿兰娜·德拉·伽兹,RoshawnFranklin,TaylorAnthonyMiller,杰瑞米·西斯托,齐科·扎基
  • 导演:艾利克斯·查普
  • 地区:美国
  • 类型:欧美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21
  A young woman is killed on her way home from a lavish yacht party and a suspect is identified as a veteran who had been on several Army operations with Crosby.by:www.tuikan.cc

联邦调查局 第四季第一集

第220章 活捉一对巧捉弄

“什么?”夜凝霜气得脑袋瓜都要炸了,声调也提高了好几个分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三皇兄他疯了么? 哪有这样坑自己的亲妹妹?本公主去找他算帐!”

夜凝霜被子一掀,身子猛然受凉,她立刻羞红了脸,再次把被子揪回来,掩盖住光凉的身子。

“该死的,快把本公主的衣裳拿来。本公主去找他算完帐,回头再跟你算帐!”夜凝霜瞪着美眸厉声命令。

独孤鄢却不领命,反而涎着脸子,将自己送了过去,紧偎着夜凝霜坐着,将被子也揪过来一点。

“滚开。”夜凝霜恼怒,隔着被子将他踢开。

但是独孤鄢这次却不听话了,反而强硬起来,一把抱住了夜凝霜,哑着嗓子,急急表白:“不滚。我喜欢你,公主。你一直都知道的,我喜欢你。王爷也知道,所以,他才会帮我,因为他也愿意你嫁给我,而不是那个凌霄。”

夜凝霜不挣扎了,她心里格登了一下,蹙眉盯着独孤鄢。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本公主已经被赐婚给秦凉国王,再也没有回旋余地了。”

“我不管。”独孤鄢手臂一收,将她搂得更紧密,夜凝霜的身子在他怀里就缩成了小小一只,“我就是不管,就是因为你将要和亲,我才不能再等待下去了。我下作,用这种方式,可是,除了生米煮成熟饭,陛下怎么可能收回旨意,秦凉国王怎么能不娶你?听说,他看了你的画像之后,欢喜得很呢。”

夜凝霜仰起小脸,定定地仰视着独孤鄢,“你真的喜欢我?”

“是的,你一直都知道,我也没有掩饰过啊。”独孤鄢眼里的火焰热烈燃烧,他满心的热情以及渴切,都再也压抑不住。

“你没有这么直接说过。”夜凝霜想着陌如玉的话,唇角微微勾起,眼神飘忽,因为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办而流露出迷惘的样子。

独孤鄢猛然低头擒获她的唇,猛烈地吮着,夜凝霜脑子一片空白。

“我没说,但想用做的,做给你看。公主,我会一辈子守护你,只对你一个人好。”独孤鄢哑着嗓子倾诉,呼吸不匀,短而促的频率,夹带着渴切。

夜凝霜的心里像揣着小鹿乱撞。近距离看时,才发现独孤鄢也有一种俊朗阳光的脸,充满了男性气息。宽阔的胸膛和健壮有力的手臂,令人感觉那么温暖,那么可以倚赖。

陌如玉说的对,在可以选择的时侯不选择,难道等着父皇随意指婚吗?

到时侯,与一个不爱的男子朝夕相处,该是多么憋闷的事情。

“你可以为了我,和父皇对抗,和秦凉国王对抗么?你不怕死吗?”夜凝霜柔弱的声音充满着质疑。

独孤鄢俯视着近在咫尺的嫣红的小|嘴,真想再度吻她,但是他怕再引起她的反抗,还是耐着性子将情意倾诉完。

“当然不怕。为了你,可以和全天下为敌!”嗓音雄厚而掷地有声。

夜凝霜一懔,茫然的眼眸倏尔起雾,感动之下,鼻子酸酸涩涩。

任何女子听到这句誓言,心堤都会溃塌吧。

夜凝霜再也找不到拒绝他的理由,仰起小脸,深深的凝视着独孤鄢。

独孤鄢亦深深回望,再笨,也能从夜凝霜的眼神里读出答案了。

于是,他不再辜负良辰,不再辜负手底滑洁的触感,他像苍鹰俯冲而下,再度捕获住她娇美的菱唇,同时将她纳入身下,猛然纵身……

“啊——”夜凝霜被撕裂的惨痛,在独孤鄢温柔的吻中,一一得到化解。

翌日清晨,阳光普照。

光线溜进了房间,都没有惊醒一对正在甜酣中的恋人。

可是,接下的瞬间,却让这对恋人震惊到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夜锦辰带头把门给踹了进来,后面跟着陌如玉、琴棋书画、陆啸威、最后跟着一个,居然是夜染。

“好啊,你真敢把本王的妹妹给睡了。臭小子,看本王不打死你!”

夜锦辰一把将独孤鄢从被窝里攥起来。

被子滑落,独孤鄢惊觉起来,不顾自身,反而一把揪住被子盖在夜凝霜身上。

夜凝霜也惊醒了。只是她羞得满脸通红,根本不敢吱声,也不敢回头看哥嫂们的脸,只能背对着他们,把头埋下去。

“放心,放心,王爷,我会负责的。我会娶公主的,一定娶!”独孤鄢连忙求道。

“那好。”夜锦辰立刻对他使了个眼色,“赶紧穿好衣服,跟着本王进宫面圣,把你这番话对父皇说说。我们原谅你可不算,要父皇原谅你才成。并且,你要对父皇保证,一定要对自己做的荒唐事负责。”

独孤鄢立即明白了夜锦辰的用意,心里实在感激他的神助功,立马顺水推舟道:”好啊,这当然可以。放心放心,请你们出去一下,立刻穿衣裳去面圣。这样子,属下倒是不介意,可是,公主在这里,你们怎么敢闯进来?还是快出去吧。”

于是,夜锦辰等人退了出去,一个个站在院子里,哈哈大笑。

房间里,夜凝霜气得直用粉拳招呼独孤鄢:“都是你,都是你。羞死人了。害人精。”

独孤鄢无奈的神情下包藏着喜悦的心。他一把握住夜凝霜的小拳头,摁下的同时顺便带过来,在她粉腮上落下一吻。

夜凝霜娇羞地瞥了他一眼。

待两人穿好衣裳后,夜凝霜愁眉苦脸:“不知道父皇会不会原谅我们。”

“是啊,不知道会不会。不过,不要紧。”独孤鄢牵住夜凝霜的手,十指紧扣,侧头看着她,满脸笑容,“能和公主这样在一起过,就是要我立刻死了,我也愿意。如果陛下要问罪,我也无怨无悔。”

夜凝霜闻言感动道:“独孤鄢,本公主既然已经是你的人了,那从今以后,就与你祸福与共,要是父皇问你的罪,那本公主就与你同罪。”

独孤鄢注视着夜凝霜,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哈哈,我们可都听见了哦。”陌如玉推开窗户,探进来一张调皮的笑脸。

紧接着,又探出好几张笑脸。

“诶呀——”夜凝霜羞得捂住了脸。

“哈哈,郎情妾意,情意绵绵,死生与共,真是令人羡慕啊。”夜染大叹,“不行,三皇兄,你看你已经有了贤妻,就连你的属下也和皇妹成双成对,那接下来,可要为小弟打算,打算了。”

夜锦辰瞥了他一眼:“四皇弟,你少掺和,谁不知道要嫁给你的姑娘多如牛毛,从你的陵王府一直排队排到了凰城外,还用得着我们帮你找?”

“自然需要。”夜染白了一眼,“那都是些什么歪瓜裂枣啊,没有像皇嫂和皇妹这样姿色的啊。诶,命不好,遇不到。皇兄你眼光好,快帮我找一找。”

夜锦辰笑道:“找之前,先把眼前这对解决了吧。”

“哈,也对,走,先面见父皇去。”夜染神采飞扬的样子,就像他自己要娶亲似的。

待入了皇宫,将情况禀奏了夜冥。

夜冥果真爆发雷霆怒火,立刻就要下令将独孤鄢处斩。

夜凝霜立刻跪下求情:“父皇,儿臣是自愿的。儿臣与独孤鄢情投意合,不喜欢那什么秦凉国王,还请父皇不要怪罪独孤鄢,成全我们吧。”

夜冥怒道:“即便是你们情投意合,独孤鄢亦有罪。你是金枝玉叶,既没有成亲,如何能被强迫做那种荒唐事?就凭这点,德行有亏,独孤鄢就该千刀万剐。”

夜凝霜慌了,连忙扭头看向夜锦辰和夜染:“求两位皇兄向父皇求求情吧。”

联邦调查局 第四季

联邦调查局 第四季第二集

“心虚了吧……刚才谁叫那么大声来着?我就奇怪了,我也没得罪你吧,你犯得着这么在背后损我?”

武超一看其其格的样子,就知道这女人绝对那样说过了,要不咋说童言最真呢,小孩子肯定不会骗人的。

其其格的气焰短了一大截,可又不愿意在武超面前服输,索性扭过头不理睬这家伙了,一句话都不回。

“别以为不吭声就没事了,我告诉你,这事往大了说就是败坏我名誉,我可以找律师起诉你,这样吧,看在眉眉的面子上,只要你给诚恳道歉,我就勉强原谅你了!”

武超可不会轻松放过她,他最恨的就是别人说他老!

因为他体型偏胖,说话更是慢条斯理的,看起来比较成熟,十八岁时就有人说他是三十岁,记忆里仿佛他就没有十八岁的肆意青春过,二十出头就开始了保温杯泡枸杞的养生人生。

虽然他很享受保温杯泡枸杞,也知道自己确实有点偏成熟,可他还就不爱听别人说他老!

他就爱听别人说——

哎呀,武先生你今年满二十了没?

或者,武先生你还在上学呢吧?

……

这样说话多有艺术性,明知对方是睁眼说瞎话,可他听了就开心。

哪像这个叫其其格的,居然还在背后诋毁他,最可恨的是,竟然还教给小孩子,士可忍孰不可忍!

眉眉劝道:“小超算了,不过只是开玩笑而已。”

“那她得给我诚恳道歉,否则没完!”武超梗着脖子,难得地犯起了犟脾气。

其其格本来是想道歉来着,可一看武超这个死样子,她的火气也蹭蹭蹭蹭地上来了,“我怎么败坏你名誉了,我说的都是实话,你看着本来就同我阿爸差不多,不,我阿爸可比你年轻多了。”

“你……你……好,你就等我律师找你吧!”武超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脸上的肥肉一阵乱颤,放下了狠话。

小样,老虎不发威,真当他是病猫不成!

“就你有律师吗?我也有律师,咱们法庭见,我就不信了,朗朗乾坤还不能说实话了!”其其格不甘示弱,她回头就打电话给郭律师,谁怕谁啊!

“你给我等着!”

武超四下环顾,想找同盟者,可却发现朋友们,闭目养神地闭目养神,窃窃私语的窃窃私语,要不就是在玩手机……没一个关心他的。

任茜茜小声问其其格,“这事说起来确实是你不对,虽然那个胖子是显老,可你也不能说出来啊!”

武超把她的窃窃私语听得清清楚楚,再次受到了一万点暴击,胸口似有巨石堵着一,一口郁气上不去下不来,难受得不行。

眉眉交的都是些啥狐朋狗友,没一个说人话的!

其其格大呼冤枉,“还不是有一期节目,这死胖子偏偏穿了件长袍马褂,你说本来就显老,还穿马褂,看起来就跟小老头一样,我随口就说了一句,谁知道宝日娜这臭丫头居然记住了,还给说出来了。”

武超面色微动,有一期节目他确实穿长袍马褂来着,明明助理都夸他风度翩翩玉树临风来着,这女人眼睛让屎糊了!

联邦调查局 第四季

联邦调查局 第四季第三集

“小诺,你呢。”容倩怡深呼吸了一口气。

“麻麻。”

蓝诺小脸平静。

在他的世界,是蓝末生了他,带了他生命,一直陪着他。

容倩怡哑口无言,她没想到两个孩子都不愿意跟着容槿姓。

“咳咳。”

容齐听到两个孩子这么说,情绪又激动了起来。

“孩子必须姓容,必须......”容齐用力的说出这句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又晕了过去。

二十分钟后!

“叶医生,我父亲的病情怎么样。”容倩怡一脸担心。

“老总统是心火旺盛,只要让他心情愉悦,很快就会好转。我开先几副药,让老总统降下火。不过这是治标不治本,最好还是让他保持愉悦的心情。”叶医生开口。

“好。“

柳心雅点了点头。

叶医生一走,大家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柳心雅早接受了这个事实,她担心的是容齐不肯接受这个事实,毕竟公公骨子里的传统,她是十分清楚。

容音音和沈安落是年轻人,对于跟着父姓或者母姓,她们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担心容齐的身子。

容倩怡有些生气,毕竟这是她的亲生父亲,孩子本就是容家的骨血,姓容是天经地义。

“蓝末,我们谈谈。”容倩怡放低了声音,虽然心里动怒,但面色没有显露出来。

在她心里,只要蓝末同意此事,那么就会改姓。

蓝末勾唇:“姓名一事,我是不会改主意。”

容倩怡:“.......”

女人太倔了也不是好事。

“蓝末,你看现在我父亲这样子,你在考虑考虑。”容倩怡一脸恳求。

“抱歉。”

蓝末并不会因为容齐生病而改变主意,若是她愿意两个孩子改姓,自然不会出现这些事。

更何况,孩子是她的,也是容槿的。

难道,要冠上容姓,才是容家的骨血?

容倩怡一噎,看了一眼两个孩子:“要不,我们各自退一步,让一个孩子改姓。”

“沈夫人,不管怎么说,孩子是不会改姓。”蓝末十分坚定,在改姓这件事上,要么就不改,要么就一起改。

否则,会给两个孩子也带来伤害。

我跟着父亲姓,你跟着母亲姓,我们为什么要分开姓?

“蓝末。”

容倩怡有些生气,为什么就不能通融一下,孩子也是容家的,容家也有权做主。

“姑姑,此事就不提了,等爷爷醒了,我会和他好好聊聊。”容槿开口。

容倩怡冷哼了一声,转身走出了屋子。

“妈。”沈安落立马追了出去。

“小槿,你爷爷的倔强你还不知道吗?这次,若是他非要改姓,难道你真的要和他对峙下去。”柳心雅叹气。

老爷子现在身体不好,若是这样闹下去,万一有个什么,那可是谁都不想看见的。

柳心雅说完,又看着蓝末:“小末,孩子是你生的,我也没有资格说什么。只是,老爷子身体不好,我希望你尽力让着一下。”

柳心雅说的让,自然不是让蓝末改变主意。

“好。”蓝末点头。

“哥,嫂子,不管孩子姓什么,都是我的侄子侄女。”容音音表态。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