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装律师 第五季

  • 主演:盖布瑞·马赫特,帕特里克·J·亚当斯,里克·霍夫曼,梅根·马克尔,莎拉·拉弗提,吉娜·托瑞斯,克里斯蒂娜·科尔,杰尔·伯
  • 导演:Anton Cropper
  • 地区:美国
  • 类型:欧美剧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5

金装律师 第五季第一集

蓝礼忍不住喃喃说道:“蓝羽死得不冤……无怪拿着千翎羽和组成剑阵,都仍旧被杀,这种强者,已经不是我们这个境界可以对付的了。”

秦长空和蓝凌大长老之间的对决,他们这些金丹修士,无论是蓝天阁一方还是栖霞城一方,都根本插不上手,光是刚才秦长空一招用出来的天风啸,就足够将他们甩开十万八千里远。

双方修士都只能够离开得远远的,紧张地看着两大强者的对决,谁输谁赢,就将决定一方势力的命运。

这也是虚神界数百年间,第一次有的元婴真仙之间的对决!

不过蓝礼看了一眼栖霞城方面的西门雨辰、梦冰仙子,甚至周松青、郑门主等人,一个个脸上都轻松得很,根本见不到丝毫的紧张和担忧,显然胜券在握的模样。

他的心不禁有点发凉,这种诡异的自信,肯定不是无缘无故的,说明这个秦长空要么是还没有发挥真正的实力,要么是还没用出什么底牌来!

战场上,听见秦朗轻松的话语声,蓝凌大长老却越发地谨慎,他缓缓恢复着自己刚才受的一些轻伤,道:“刚才那三招,是我刚刚晋升元婴以后,第一次和同等级强者过招,一时间没有适应,下面,你就不会如此轻松了,秦长空。”

蓝凌大长老身上的外衣忽然自动碎裂,一头白发缓缓冒出黑丝,眼睛更是渐渐从那种苍老的浑浊,变得清亮。

他的气势一步步在上涨,到最后,身上蓝光大方,轻风围绕,风如刀割。

秦朗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点了点头,道:“原来是修炼了刀风神体,出手带风,风如神刀,算是很厉害的一种进攻神通了。”

蓝凌大长老冷然道:“你知道就好,省得说我欺负你不懂,占你便宜。我蓝凌纵横虚神界多年,对战过无数高手,仍旧不败,靠的就是这刀风神体小成,秦长空,刚才都是你在进攻,那么你也接接我这一招试试吧。”

“刀风神体?!”紫尘仙子忍不住捂嘴惊叹了一声,诸如西门雨辰、梦冰仙子等,都不知道刀风神体为何物,连忙看向了她。

周松青更是忍不住问道:“刀风神体很厉害吗?秦仙长不会有危险吧?”

紫尘仙子点点头,道:“当然很厉害,在修仙界中,除了修炼真元力以外,还有各种修炼神体的神通,一旦炼成,不但可以让肉身更加坚固结实,还可以如同星空万族的某些种族一样,天生拥有一些身体异能,只需要很少的真元力,就可以激发异能。”

“刀风神体,便是其中的一种炼体神通,而且还是炼体神通中较为有名、又很难修炼的一种,一旦炼成,身周的空气都可以化为己用,真元力出手则化作风刃,破坏力惊人,若然神体大成时,抬手间发出的风刃甚至可以斩断普通圣器!”

西门雨辰一听这话,忍不住先将自己的长生剑收回了储物空间里,这把剑他爱如性命,听见竟然会被人家抬手发出的风刀给斩断,哪里敢冒险。

不过梦冰仙子等人可没有他这么愣,率先想到的,是那风刃可怕的威力,如果斩圣器都可以斩断,那么斩人,不也是轻而易举吗?

大家都不禁有点担忧起来了,看向了战场处,刚才他们是觉得秦仙长能够稳赢的,可是当蓝凌大长老用出了刀风神体,顿时就觉得战况开始有点局势迷离起来了。

“纵使强如秦仙长,如果被风刃劈中,恐怕也会有危险……”

大家心中都有了一丝不安。

只有紫尘仙子目光闪闪地看着蓝凌大长老,她对前世身为仙尊的秦长空有十足的信心,倒是想看看秦朗会如何破这神体。

而这个时候,秦朗身上也开始慢慢散发出青色光芒来,就像被青光勾勒出一条青边来,隐隐和蓝凌大长老对抗。

“刀风炼狱斩!”蓝凌大长老抬手间,千百道风刃径直射向秦朗,透明的刀刃在空气中划过一道道波纹,宛如杀人于无形的杀手,在握着一把把透明的刀,像秦朗围攻而去。

相传那些在世上做人时无恶不作的人,死后做鬼便要在十八层地狱中受苦,那十八层地狱里面,人会不断地被折磨而死,死而复生。其中一种死法,就是被如刀般的风刃肢解分离,皮肉精血无一不解。

“或以天眼见命终时,刀风皆动,皮肉筋骨,脂髓精血,一切解截。”这便是佛经中的原话。

此时秦朗面对的刀风炼狱斩,便如同那地狱里面的刀风炼狱,无形又密集的风涌向了他,甚至连他身边的空间也都化作了刀风,切割他的皮肉,连空间都不能凝固。

秦朗的皮肤上立刻出现无数细密的伤口,这也多亏他的身体坚硬,不然的话一瞬间就会像地狱里面的恶鬼一样,被悉数分解成一小块一小块。

蓝凌大长老看见这一幕,忍不住哈哈大笑,道:“秦长空,我看你也不过是如此,在我元婴境界之下施展出来的刀风炼狱斩,你又有什么办法破解?”

秦朗脚下的土地,也眨眼被刀风劈出密密麻麻的刀痕,一道接一道,瞬间土地就化成了碎末泥尘。

西门雨辰、梦冰仙子等人心中骇然,道:“情况似乎不妙,秦仙长被困住了!”

西门雨辰咬咬牙,一把拿出了长生剑,道:“我去助秦仙长一臂之力!”

他也不等别人开口,已经御剑入云,化作一道流光往战场射去。

那边的蓝礼看见了西门雨辰,也是恨恨地呸了一口,道:“西门雨辰,还我蓝羽的性命来!”

他也瞬间化光而出,在半空中和西门雨辰猛烈地撞在一起,两人就在半空交锋,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西门雨辰上一次和蓝礼打得不分上下,这一次看见他也是恨得牙痒痒的,长生剑一挥就是数百把细剑飞舞,不住射向蓝礼。

“栖霞城的人动手了!大家一起上!”蓝天阁的四上人看见西门雨辰率先动手,和自己的阁主打在一起,顿时招呼一声,蓝天阁一众金丹修士士气如虹,纷纷跟着四上人化光而出,射向栖霞城的一众修士。

梦冰仙子眉头深锁,道:“大家先退回栖霞城阵法之中……”她看了看紫尘仙子,正要劝她退走,紫尘仙子却是轻轻一笑,道:“不用了,我会和秦长空一起死战到底。”

她一招招出紫青剑,人已如同天外飞仙一般,疾斩迎面而来的一个上人,那上人见她貌美,先是愣了一下,结果被她一剑劈飞。

紫尘仙子进入蓝天阁众人之中,犹如狼入羊群,之间一片紫气凌然,一道道紫光飞舞,那些修为较差的修士被紫光击中,直接就吐血掉落,蓝天阁众人竟然没有人能够挡得住她这么个女修士。

梦冰仙子看得心中骇然,心想紫尘仙子比上次在世俗界看见时,又强大了许多啊,秦仙长是妖孽,这位紫尘仙子也丝毫不差,果然妖孽都是要妖孽才能配得上。

这个时候,栖霞城里也飞出一道道流光,大家看见秦长空、西门雨辰,甚至连紫尘仙子这位大美女,三大高手都在奋战,他们的一腔热血早忍不住了,一个个都怒吼着飞出,狠狠迎上蓝天阁的众修士。

梦冰仙子看着这场景,也只能苦笑了一下,道声:“罢了罢了,什么大阵优势,不要也罢,就这么痛痛快快地杀一场吧。”

她清啸一声,浑身升腾起冷冽的寒光,也闪电般随着栖霞城众人杀入蓝天阁阵中。

金装律师 第五季

金装律师 第五季第二集

李睿没有刻意提及韩水,也没要陈志民重点关注与韩水有来往的官员如霍志松者,担心的就是陈志民万一不听话,突然反水,将自己的安排告诉韩水,那可就要功亏一篑了,而现在的说法就温和得多,没有针对性,陈志民更容易接受,而且就算被他泄露出去,韩水也意识不到什么。

陈志民听后又呆住了,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仿佛在说,居然这么简单?

李睿道:“就是这么简单,你不用不信。宋书记的意思也很简单,就是要惩治一批流连楼堂馆所的不法官员,大力整治青阳官场的风气。之前主动自首的市南区长李明,就是第一个被整治的。”

陈志民听他提到李明,终于没有了任何疑心,甚至还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因为自己能为宋朝阳办事,能将功赎罪,全身而退,而别的不法官员们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将会在自己的出首下一一下台,这么一想,竟然还有几分凌驾于他人之上的快意,道:“好,没问题,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李处你放心,也请宋书记放心,我一定好好办事,将功赎罪。”

李睿道:“这个任务可以给你一段较长的期限,半个月到一个月,以保证你能发现更多的不法官员以及搜集到更多的证据,但你千万不要故意拖延时间。另外,我需要声音或者图像的证据,不能凭你口说我就认了,我要的是证据。至于你怎么搜集所需的证据,是买录音笔也好,使用**摄像头也好,随便你,我不关注过程,只要结果。还有,你不要想逃,宋书记已经和市检察长董卫东打了招呼,检察院反贪局的干警已经对你展开了监控……”

他最后一句话是瞎话,反正说瞎话也不要钱,就可着劲儿的编呗,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彻底慑服陈志民,让他老老实实地为己所用。

陈志民虽说是个副处级干部,在市里也能算是一号人物了,但对上李睿这个市委书记的身边人,还是要差上一些,在境界、气势、人脉、信息渠道上完全被李睿碾压,何况致命的把柄还被李睿拿捏着,一来就存了惧怕敬畏之心,因此眼下听他说什么就信什么,半点不敢怀疑。

说起来李睿也真够坏的,故意拿宋朝阳、董卫东这等大人物来压迫陈志民,将他吓得如同小鸡子遇到了黄鼠狼,只知道唯唯诺诺战战兢兢,差点就要吓尿了。

五分钟后,本次约会结束,李睿对谈判结果非常满意,鼓励了陈志民几句,走出茶馆,站到路边,刚要打车,手机忽然响起来电铃声。

他掏出来一看,见电话是关维伟打过来的,也没多想,估计是这位伟哥要约自己小聚,随手接听了。

“喂,小睿,有个美女想要找你,说有非常紧急的事情跟你说,你现在在哪?”

关维伟的话语声透着严肃,往日里惯带的轻佻戏谑语气荡然无存。

李睿敏锐的觉察到了这一点,立时意识到事情有异,道:“我在回家的路上,离家不远,是谁找我?”

关维伟道:“是红馆的会所总监安子予,你应该认识她吧?她有急事找你说,可是不知道你联系方式,好在她知道咱俩是哥们,所以就打听到我这儿来了。怎么着,我是把她手机号给你,还是帮你们俩约个地方见面?”

李睿听到“安子予”这个名字,下意识就想到她的老板甄洁,心中纳罕,安子予怎么会找到自己头上?还有急事?自己和她又没打过交道,更没什么交情,她找自己能有什么事?难道说,是她老板甄洁有事?想到上次韩志杰暗害自己,甄洁舍身相救,而事后韩志杰也怀疑到了甄洁头上,心头忽然一沉,道:“你把她手机号给我吧,我打电话跟她说。”

关维伟也没废话,将安子予手机号码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说给了他听,说完也就挂了电话,而李睿也已经拨了电话给安子予出去。

“喂,安总监,我是李睿,你在找我吗?”

电话接通后,李睿对安子予自报家门,开门见山询问她的意图。

安子予一听是他,激动的都要哭出来了,急急的说道:“李处长,你快救救我老板吧!”

李睿一听就懵了,尽管已经料到有可能是甄洁出事,但现在听安子予这么一说,还是有些难以接受,定了定神,道:“你先别急,也别哭,这样,电话里说不清楚,我们找个地方见面说,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

二十分钟后,李睿与安子予在距离红馆两站地的一条小巷里见了面。小巷幽深僻静,没有路灯,在这里会面,不用担心被外人看到知道,除非有人事先跟踪二人中任一个来着。

安子予是个二十八九岁的年轻女子,长相素净,不美却很有气质,但她见到李睿后就失了方寸,一点气质都没有了,哭腔儿说道:“李处长,我老板危险了,你快救救她吧,我已经一天没见到她了,打她电话也不通,我真担心她已经……已经被……被人害死了,呜呜……”说到最后终于忍不住了,呜呜的哭泣起来。

李睿大吃一惊,道:“被人害死?那么严重?你先别哭,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安子予一边抽泣着一边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

原来,韩志杰请李睿喝酒那天晚上,尽管李睿成功策反了韩志飞,也让韩志飞提供了假情报给韩志杰,可韩志杰还是怀疑甄洁救了李睿,并深深质疑二人的关系。事后韩志杰琢磨了两天,心中对甄洁的怀疑以及对拉李睿下水失败的耿耿于怀心理越来越重,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就找到老爸韩水说了。

韩水本来就不满甄洁与李睿走得过近,又从儿子口中听闻,甄洁很可能帮助李睿逃离了儿子的圈套,而儿子最终的目的也是要拉拢李睿为己所用,也就是说,自己的女人竟然帮着李睿反抗自己,这还了得?于是韩水命令韩志杰彻查此事。

韩志杰早从朱晓颖口中得知,甄洁的头号亲信、会所总监安子予曾在那天晚上以甄洁的名义,将她诈走片刻,由此分析出,安子予一定知道那天晚上甄洁的活动,于是决定将安子予作为突破口。他玩了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让朱晓颖以她自己的名义,把安子予骗进会所一个包间内,而他和打手已经事先埋伏在内。安子予发现自己中计时,再想逃出去已经晚了。

韩志杰也没废话,上来就问安子予,那天晚上是不是甄洁救了李睿。安子予为人忠诚信义,又深感老板甄洁的提拔,因此一开始并没有说实话,打算保住老板的秘密。但韩志杰岂是好糊弄的,他见安子予不肯老实交代,就威胁她,再不说实话,就把她扒光了拍下她的果照。安子予不为所动,还是不肯坦白。

韩志杰便吩咐打手去扒她的衣服。安子予被逼无奈,实在坚持不下去,只能老实说了。韩志杰听完后,把她带上车,带她去了老爸韩水的家里,将事情始末和韩水说了。韩水听后,打电话叫甄洁过去对质……也就是昨天晚上那一幕。

但安子予作为证人,只见到了那一幕的前半段,知道老板甄洁被韩水打了,后半段发生了什么,她却没看到,因为中间她就被韩志杰带走了。韩志杰带她离开后,倒也没难为她,吩咐她以后好好做事,就放她走了。安子予自知出卖了老板甄洁,内心羞愧不安,原打算第二天也就是今天白天找甄洁道歉,哪知道甄洁一天都没来上班。她又给甄洁打电话,可电话总是被拒接。

安子予联想到昨晚韩水把甄洁打倒在地的场面,怀疑韩水是不是已经软禁了她,甚至是害死了她。安子予很想为甄洁抱不平,更想把她救出来,却自感无能为力,毕竟对方可是韩水,全市首富、传说中的第一黑老大,谁敢惹他?不被他惹就要烧高香了。

安子予彷徨无计之时,忽然想到了李睿,认为甄洁对他情义深重,她现在遇难,李睿肯定也愿意救她脱险,而他作为市委一秘,也有那个实力和韩水争斗,可想要联系他时,却发现自己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好在安子予曾经听甄洁说过,李睿曾和市交警支队支队长关维伟一起来红馆会所喝过酒,而她正好有关维伟这个支队长的联系方式,她便给关维伟打去电话询问,没想到关维伟和李睿正是铁哥们,这一找就将李睿找了出来。

安子予非常善良,讲完事情原委后,还在不停地自责:“都怪我,要不是我作证,老板她就不会受到伤害了,都怪我,我该死,老板她对我那么好,我却背叛了她出卖了她,我不是人,呜呜……”

金装律师 第五季

金装律师 第五季第三集

姜飞瞄了瞄周围,直接一个跳跃,那接近三米的天花板他直接跳了上去,把宋云轩的手机悄悄的放在了上面的空调上,摄像头对准了衣柜。

“走吧,明天我就给这刘明送点钱,这家伙肯定会来的存钱的。”姜飞咧嘴笑道。

刘明既然想要贪上一笔,那么就送给你好了,就怕你有命拿没命花。

宋云轩点点头,两人正准备原路返回,刚刚来到阳台,就听到了房门咔擦一声,一缕光芒就射了进来,在这漆黑的房内显得很是透亮。

两人对视一眼,一左一右的飞快躲藏了起来。

姜飞一拉开窗子跳了出去,踩在空调外机上面,顺便把窗子给关上了。

宋云轩刚要出去,发现地盘已经被占领了,顿时大骂姜飞这个混蛋,扫视后连忙躲在窗帘后面。

啪嗒!

房间内的灯打开,刚才还漆黑一片的地方瞬间变得透亮起来,好在宋云轩长得别叫瘦,躲在那里也不算太明显。

姜飞悄悄的探出脑袋,瞄了一眼客厅之中,发现刘明此时还不是一个人回来,搂着个穿着暴露的美女,背带裙,黑丝袜,烈焰红唇,面带桃花。

刘明这家伙的手,正搂在那美女的细腰之上,一脸猥琐的笑容看的人都恶心。

“亲爱的,今天我看中个包包。”

“买买买。”

“你真好,亲一个。”

两人就这样坐在沙发上面,开始调情起来,本来美女穿的就不多,刘明在那上下其手,手快要塞到里面去了。

姜飞看了两眼,这家伙不是打算在这里来上一发吧,这种辣眼睛的场景,想想就刺激。

咔擦!

突然外面一阵闪电劈过,照亮了整个天空,刚才还有着朦胧月光的天空,瞬间阴风阵阵,漆黑无比。

一阵阵的凉风吹着姜飞,大雨随即倾盆而下,虽然有着挡雨板,但姜飞那半边的身子还是被淋了个透心凉。

姜飞抬头,就看到宋云轩躲在里面,很是无耻的在那阴笑着。

“这天怎么回事,说下雨就下雨,我去看看窗子关了没。”

刘明看到外面的暴雨,起身走向了阳台,姜飞连忙蹲下去躲避。

吧嗒!

窗子上的锁被扣上,刘明一扯窗帘,哗啦啦,直接把玻璃全部都给挡住,这下姜飞想看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下差点把宋云轩给暴露了,好在刘明一门心思都在床上的美女那,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拉上窗帘之后,马上屁颠屁颠的跑回去,继续他刚才未完成的事业。

就在他们正准备来上一发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叮咚!叮咚!

刘明很不情愿的把自己的手从美女身上抽了回来,皱着眉头走到门边,这正要办事被打断,任谁也不会乐意的。

房门打开,就看到一个男人,穿着黑色背心站在门外,满脸的笑容。

“刘哥,这是这次的钱,你数数。”

以姜飞的听力,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虽然看不到,但感觉这男人的声音很熟悉,他一定见过。

背心男子把手中的一个口袋递了过去,里面鼓囊囊的,看起来钱应该不少。

刘明拿过之后,打开口袋,一叠华夏币就出现在手中。

“怎么才这么点?”

那一叠钱差不多一万,这家伙居然说只有那么点,看来以前这家伙送的绝对比这点多。

背心男子嘴角抽搐了一下,道:“刘哥,前久店里来了个混蛋,认出了我们的假药,不但要我赔钱,还顺走了一大堆的药材,所以就只有这么点了。”

“废物,你们手里的家伙是干什么吃的,一个人你们都打不过。”

“那小子会武功,太厉害了,打跑了我十多个兄弟。”

“行了行了,别解释了,下次注意点,不然你那店也别开了。”

听到这些,姜飞终于想起来了,这家伙感情是明心药店那个虎哥,也就是用萝卜冒充人参的那家伙。

怪不得敢明目张胆的制假贩假,原来有刘明这个败类当他们的后台。

虎哥离开之后,刘明满脸淫荡的扑向了沙发,贱兮兮的说道:“宝贝,这一万你先拿去买包吧,嘿嘿,我们该办正事了……”

宋云轩眉头皱的更深,本以为这家伙会把钱存保险柜,没想到他直接送人,这下想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钱就行不通了。

“不要在这里啦,我们去房间吧。”

“好嘞。”

随后刘明和那美女直接就上楼,窗帘后的宋云轩就什么都听不到了。

宋云轩看了外面还在淋雨的姜飞,示意他去车里等自己,然后他像猫一般,悄悄的走到门边,离开了这里。

法拉利里面,姜飞正在用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这雨可把他淋得够呛。

面前的手机屏幕中,正在播放着刘明和那美女所做的一切。

两人在那忘情的亲吻着,根本不知道他们所做的已经全部现场直播了。

“这刘明还挺会玩的,找了这么漂亮的美女。”

“那人是他们新来的科员,大学刚刚毕业。”

宋云轩明显知道这人的来历,告诉姜飞这人叫吴英英,大学毕业考到药监局的,不过其中有没有内情就不知道了。

屏幕中,刘明正准备提枪上马,裤子都已经脱了,吴英英伸手挡住他,笑嘻嘻的说道:“亲爱的,我们副主任要退休了,不知道我能不能当上这个位置呢。”

这女的心也比较大,不然怎么可能一来就和刘明勾搭上。

要是只为了刘明这点钱,她随便找个富二代都可以,主要是为了权,一定要一步步爬上去。

刘明此时早就急的不行,怎么可能反对,连忙就答应下来:“好好好,快来吧,急死我了。”

接下来房间之中,就是一片的黑暗,刘明把灯光了,估计也是心里害怕,所以不喜欢在灯光下办事。

就算是这样,那声音也足够诱人的。

两道身影起起伏伏,喘息之声不绝于耳,是不是还伴有女人的娇呼。

“快一点,快一点……”

“感觉你是越来越骚了。”

“呼,还不是你这混蛋害的,你喜不喜欢呢。”

“喜欢。”

……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