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次求婚

  • 主演:朴善英,李文植,宋昌义
  • 导演:张太维
  • 地区:韩国
  • 类型:韩剧
  • 语言:韩语
  • 年份:2006
一个不帅且没什么男子气概,有时候甚至因为一些很小的事情,就会有些神经质的男人朴达在,他从成年开始就一直不断在相亲,也不断被拒绝,虽然其纯真质朴的笑容吸引了不少大妈大婶的喜欢,但这些人当然不能当作女友或者结婚对象。这样的朴达在,竟然“不自量力”地爱上广受欢迎,仿佛站在云端的大美女主持人韩秀贞。 但实际上韩秀贞有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她心底深处始终藏着一个人,因此完全无法接纳其他的男人。这样的状况一直保持到郑宇石的出现,他居然和秀贞过去的男朋友长得一模一样,于是郑宇石轻易触动了秀贞的心房,这也就让达在的希望更加渺茫。究竟38岁的平凡王老五朴达在,怎样才能俘获29岁光芒四射的女主持芳心呢?

101次求婚第一集

洛景南冷冷的哼了一声,就走上前去将地窖入口的石板给推开了,眼眸中不带任何的感情,“小猫咪,就凭着你这样的小身板,想要站在九九身边还不够格。”

“你要是能够将地窖中的异常给找出来的话,那么我就承认小猫咪你具有在九尾狐村落中居住的资格。”

“你如果没有办法将地窖中的异常情况给找到的话,为了保全九尾狐村落的秘密,那么我肯定是会将你的脑袋捏碎的!”

喵喵似乎根本就没有将洛景南的威胁放在心上,只是轻轻的蹲下身子揉了揉洛九九的脑袋,微笑着说道:“小狐狸,你就乖乖的在草屋中等着我,我找到了原因就上来陪着你。”

喵喵和洛九九说了些无关紧要的关心话语之后,就直接跳进了地窖中,似乎根本就不需要借助那些地窖中的台阶一般。

而洛九九在和洛景南上来的时候,就已经将地窖中的火把给带出来了,因为制作火把并不容易,所以颇具节约美德的洛景南准备将火把留着等下次使用。

所以在喵喵进入地窖的时候,地窖中没有丝毫的光亮,洛九九低着头朝着漆黑的地窖看了一眼,根本就没有发现喵喵的踪迹,而地窖中也没有传来其他的声音。

洛九九虽然知道喵喵不是什么寻常的兽人,所以肯定也身怀着各种各样不为人知的本领,但是现在瞧着这样漆黑一片的地窖,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常小白也很是好奇的欺身上前凝视着黑暗的地窖,莹绿色的眼眸散发出微微的荧光,似乎能够将黑暗的环境看得清清楚楚的一般,“洛九九,那只猫咪在地窖中安全得很呢。”

“我看见那只猫咪在四处的转悠,也不知道他是在寻找着些什么,刚才洛九九你说,这些放置在地窖中的粮食都变成了米酒,那么米酒是什么东西呢?”

“要是米酒可以吃的话,你等到时候稍微给我品尝品尝吧,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品尝过米酒的滋味呢!”

常小白关注的重点从来都和正常兽人不同,如果说正常的兽人在听见洛九九刚才的那番话之后,第一反应就是粮食到底损失了多少,或者说九尾狐村落现在能否渡过难关。

也就只有常小白这个纯粹的吃货,才会直接忽略掉那些糟糕的消息,直接将洛九九提到的那米酒牢牢的记在心中。

洛景南瞧着常小白这个只会吵吵着吃喝玩乐的家伙,凑到了洛九九的身边来,直接就伸出脚将常小白给踹到了一边去,“常小白你还是少给我添乱吧。”

“你要是闲得无聊的话,到时可以去陪着洛可可睡觉,不要老是在我的眼前晃悠,不然的话,我就直接给你扔到米酒罐子里去,让你直接喝个畅快。”

洛九九哭笑不得的听着洛景南和常小白的谈话,心中想着要是因为洛景南和常小白的一时冲动,直接将蛇酒这种东西给做出来了,那可应该如何是好呀?

不过洛九九的幻想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地窖下方发生了一阵响动,随即而来的就是一阵带着泥土气息的灰尘和喵喵那灰扑扑的身影。

101次求婚

101次求婚第二集

“挽情丹,一种可以让你说实话让我知道你真正心意的丹药。

若你对我真的无情,没有任何不该有的情愫,即使你吃下了挽情丹也不会有任何的反应。

相反,你心中若是有我,吃下挽情丹后便会有所反应,就像……服了催情药一样,你心中对我的情意越深,反应就会越发的强烈,就像你现在的这副模样。

诚哥哥,你不要再骗你自己了,你心中……也是有我的!”

温宗钲紧贴在宇文诚的耳边轻声的说着这些,宇文诚因为要忍受着心中那份难奈的悸动,耳廓到脖颈处已一片嫣红,额头处的青筋也微微突起。

“没有!对你……我从未有过什么不该有的心思!我只是将你当作儿时的玩伴,只是将你当作弟弟来看待……你所想的这些,所认为的这些……我全都不曾有过……”

“为什么……诚哥哥,到了现在,你还要否认……如果你真的对我无意,那为何在两年之前我醉酒之后吻上你时,你却没有将我推开……如果对我无意,那又为何会在每日夜间偷偷的跑来行宫看我,即使那晚雷雨交加你也不曾错过,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宇文诚大睁着一双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温宗钲,原来……温宗钲早已知道了这些!

宇文诚知道陌云曦的医术厉害,也知道只要陌云曦出手,温宗钲便一定不会有事的,但他就是无法说服自己不去想,不去担心,所以每当夜深人静一切都陷入睡梦时,他便会悄悄的潜去行宫看上一眼,怕被温宗钲察觉,他每次去时都离的远远的,却不想,到最后还是被发现了。

看着宇文诚眼中闪过的慌乱,温宗钲生气的带着惩罚意味的含上了宇文诚的唇。

明明宇文诚心里是有他的,为什么……就不敢承认呢?

“姑娘,我们这么做有些不大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这么做也不是替宇文诚担心吗?快点带我下去。”

馨香园不远处的一棵梧桐树上,换了一身黑色紧身衣的陌云曦和兰芝两人正站在树上说着话。

兰芝心里别提多后悔了,早知道是这样的事情,她就不该跟着陌云曦胡闹!

今日夜间,陌云曦神神秘秘的让她准备了两套夜行衣,她当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亥时末,本该在房中熟睡的陌云曦突然从房中溜了出来,跟她换好了夜行衣后便让她带着来了这馨香园里看好戏。

兰芝当时也没有多想就和陌云曦隐身在暗处悄悄的等着,接着不多时便看到温宗钲闯了进来,紧跟着接下来就是那让人脸红心跳的一幕,兰芝当时看到这儿当下就懵X了。

这楚国六皇子和他们的宇文大人是怎么一回事,这两人……这两人……

兰芝想了半天都不敢相信这事,而陌云曦看的却是一脸的兴奋,还要兰芝带她下去看看,这让兰芝刷的一下胀红了脸,总觉得这样不好。

“兰芝,再不下去,你就不怕你们家宇文大人被六皇子给吃的连渣都不剩了?”

“姑娘~”

陌云曦这话不出口还行,一出口兰芝的脸胀的更红了,平日里偶尔看到陌云曦和南宫羿恒两人这样除了开心高兴也没什么,但……现在这样的情况她真没有见过,一时真的无法适应过来。

“好了,你再不带我下去……那我可就自己跳下去了!”

“姑娘!”

一看陌云曦真的要往下跳,兰芝赶忙拦了下来,然后认命的抱着陌云曦进了院子。

陌云曦一下来便蹑手蹑脚的向宇文诚的房间悄悄靠近,竖着耳朵趴在墙边听起了墙角,眼中闪着精光,脸上是一脸的好奇,让在一旁看着的兰芝是彻底的无语了。

突然一个黑影快速闪过,兰芝脸上的表情瞬间便僵住了。

“兰芝,你干嘛呀?”

陌云曦正竖着耳朵好奇的听着里面的动静,突然一只手将她与墙壁隔开,听的正起劲时突然被人打扰了,陌云曦满心不悦的直起身子转向身后低语出声,只是当她看清眼前的人是谁后,嘴角极不自然的向上抽了抽。

“羿……羿……羿恒?!哎……”

不容陌云曦多想,南宫羿恒伸手将陌云曦抱进了怀里飞离了馨香园,兰芝郁闷的跺了一下脚紧跟着追了上去。

房中,温宗钲将宇文诚强行的控制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将宇文诚整个人都压在紧闭的房门上让他无法挣脱,因为药物的原因,宇文诚整个身子都变得火热起来,全身的力气就像一下子都消失了一样使不上劲来,想要推开温宗钲一切却全都是徒劳。

心中的那份悸动越来越难以控制,再加上温宗钲疯了一般的强行掠夺,宇文诚的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但却还想阻止温宗钲继续下去。

“不可以……阿满,不可以……我不能让你因为我而毁了所有……不行……不可以……”

咬着宇文诚颈间的软肉正在啃咬厮磨的温宗钲在听到宇文诚含糊的从口中吐出这些时,身子惊的怔住了。

“诚哥哥,你在说什么?”

“不可以,阿满……不可以,我不可以让阿满被世人唾弃,我不可以毁了阿满的一切……不可以……不可以……”

“诚哥哥……诚哥哥……!”

直到这一刻,温宗钲才知道,宇文诚为何会一次次的将他从身边推开,只是不想让他背负骂名,只是不想他被世人唾弃,只是不想毁了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可他呢……却一再的误会对方,还做出那么多伤害对方的事情,温宗钲现在心里是后悔至极!

若是他能早一点知道宇文诚的心意就好了,早一点知道,他就不会做出这么多的错事了。

“诚哥哥……对不起,阿满错了,阿满不该逼你的……阿满错了……”

伸手将宇文诚紧搂入怀,将一颗脑袋深埋在宇文诚的颈间不停的向宇文诚忏悔着。

“阿满,好热……!”

宇文诚现在的神智己经越来越不清了,眼神迷离,双颊泛着一抹春色,眼中弥散着一层薄薄的水雾。

温宗钲微弯着身子打横将宇文诚抱起轻放在了床上,手轻柔的梳理着宇文诚散落的碎发。

“诚哥哥,你可知……阿满从不怕遭人白眼被人唾弃,阿满也不害怕被人遗忘一无所有,阿满最怕的……是没有诚哥哥你!

这世间的一切与我而言只不过是过眼云烟,我只想要与你在一起,哪怕粗茶淡饭归隐山林,只要有你在我身边,一切……都无所谓了!

等我……诚哥哥,等我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后,阿满便来带你离开,去一个……只有你和我的地方……”

温宗钲缓缓的俯下身去,一点点的,温柔的,在宇文诚的身上烙下了属于自己的专属印记(和谐社会,此处省略N个字)。

这一生,这一世,宇文诚都将是他的人,再也别想将他推开了!

“羿恒,你听我说……我这么做也是想帮宇文诚的忙,你也不想看着你的好兄弟继续的痛苦下去吧?嘿嘿……”

悲了个催的,陌云曦现在是非常非常的想不通,她明明在离开时用药迷晕了南宫羿恒,南宫羿恒最少也得等两个时辰后才能醒来,为什么现在南宫羿恒却好好的站在她的面前,难道她的药不管用了。

陌云曦不知道的是,并不是她的药不管用,而是南宫羿恒根本就没有中她的招。

因为心疼南宫羿恒,陌云曦并没有像对待其他人时那样直接用浸过药的银针将南宫羿恒扎晕,而是在估摸着南宫羿恒睡熟后,从怀里掏出准备好的宁香散放到南宫羿恒的鼻下让他嗅闻,确定药物已经通过南宫羿恒的呼吸进入南宫羿恒的体内后便从床上轻手轻脚的爬起来偷偷溜出了房间。

却不知道,一向便将全部精力放在她身上的南宫羿恒,只要她晚上有一点异常的举动南宫羿恒都会立刻醒过来。

南宫羿恒当时醒来后并没有马上睁开眼睛,感觉陌云曦怪怪的便想知道她要做什么,接着一阵异香传来,南宫羿恒心知不妙便立刻封住了鼻息。

像南宫羿恒这样实力高强之人,闭气个十来分钟绝对是小意思。陌云曦当时也没有多想,只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自然而然的以为南宫羿恒中招了,却没有想过,人家南宫羿恒压根就没有呼吸。

在陌云曦偷溜出房间后,南宫羿恒也从床上坐了起来,眼中闪过无奈,在陌云曦被兰芝带着去了馨香园后,自己也跟了过去。

以南宫羿恒的实力,兰芝自然是发现不了南宫羿恒的,所以便是陌云曦看着院中的宇文诚和温宗钲,而南宫羿恒则在暗处看着她。

当南宫羿恒知道陌云曦到馨香园是奔着什么而来的后,脸上的表情当时便垮下来了。

自己的女人竟然听起了他人的墙角来,还听得这么津津有味的,看来……他们得早一点成亲才行了。

101次求婚

101次求婚第三集

莫七是被四肢绑在了石床上,勉强的抬起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他看到阴九那灰白色,皮包骨头的手指解开了她的衣服,在他的身上轻轻地摩挲,身上立刻就出现了大大小小的灰色的尸斑,而且那阴冷的感觉让人毛骨悚然,他以为真的要被炼制成尸傀了!

“滚开!你这个活骷髅!别碰我!”莫七有些惊恐的怒喝道。

“嗯!这些尸毒能帮你把体内的水分吸干,然后才能炼制成尸傀,差不多前前后后要三四天的时间吧!随着体内水分的减少,你会越来越痛苦,身体确实会越来越坚硬!你看,这是你的宝刀……”冯重生笑着对莫七说道,然后拿起了莫七的那把宝刀,朝着阴九身后的一具尸傀的肩上砍了一刀,就见这具尸傀毫无痛感,肩膀上也就是多了一道浅灰色的印痕,不过莫七的刀实在是太锋利了,这具尸傀还是被劈开了表面的肌肉,露出了里面暗灰还有点发红的肌肉。

“咦?这把刀倒是真的分锋利啊?不知道你被炼制成尸傀之后会不会比他更坚硬!”明月道姑也在旁边有些惊诧的说道,说实话她现在还在可惜这么好的一个男人身体。

“不!……快让这个活骷髅走开!……好吧,冯重生你想知道什么,我可以告诉你!”莫七这时候再也坚持不住了,颓然的说道。

“呵呵!这就对了嘛!你放心,只要你说的对我们有用,我保证不会把你炼制成尸傀!”冯重生顿时满意的笑道,同时还冲着阴九摆了摆手,暂时让阴九退到后面去!

一旦开了口,莫七的防线就彻底的崩溃了,而且冯重生似乎是很会为他着想,并没有过多的追问莫图的情况,其实冯重生巴不得避开莫图呢,要不然一旦被莫图知道莫七是是在他们手上,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莫图的修为虽然是第六层的中段,可是他的战力恐怕还在无念之上!

冯重生只是想知道一些其他的散修的详细情况,没想到莫七交代出来的人让他们有些意外,居然是沙通天!很明显的无念和明月道姑都是有些不知所措,虽然是反出了师门。而且他们的修为已经是超过了沙通天,但是听到沙通天的名字还有些想回避!还有两个人则是千手门的一对师徒,师父的修为也是达到了第七层,这明显的不怎么好对付,而且千手门的逃跑的本事他们已经是领教过了!

随后无念还问了一些关于风雷门的武技方面的疑问,其实在莫七的口袋里无念已经是得到了风雷刀法和风雷张,但是有些地方还是需要有人指点!莫七则是无奈的把自己掌握的心法和技巧都是说了出来!

“哈哈!好……既然这样,我们也就没什么好问的了!我决定不把你炼制成尸傀了!”冯重生好像是大发慈悲的笑道,然后冲着无念和明月道姑诡异的笑了起来!同时对着阴九也是摆了摆手,阴九犹豫了一下,先是把三具尸傀给带了出去,然后再度回来,开始宽衣解带,露出了一副骷髅般的身体,简直看不出有一点女人味!身上还是灰白色的,冰凉冰凉的!

“无念!虽然是有点吓人,你就将就着用吧!”冯重生也是咧了咧嘴,对着无念说道,他是不敢和这样的女人双修。

“嗯!我知道!”无念倒是什么都能抗住,在他看来不过就是练功嘛!

“呵呵!好……好……”冯重生也是干笑着说道,心想自己肯定是硬不起来,这玩意太没感觉了,相比之下还是明月这个半老太婆看着顺眼些。他回头对明月道姑吩咐道:“好来,你也可以宽衣解带了,难道还要我帮你吗?”

“可是,你说过这一次是让我提升到第七层?没说无念也能修炼啊?”明月道姑有些不满的问道。

“哼!我只说帮整你先晋升到第七层,没说别人不能修炼!别不知足!”冯重生冷冷的说道。

明月道姑这时候不敢在说话了,冯重生现在已经是他们中间的主心骨了,她也是越来越怕冯重生了!

看到两男两女坐在了石床的四角,开始联手施展一种功法,莫七顿时魂飞天外,这是要拿他练功啊,他不由得愤怒的嚎叫道:“冯重生,你答应过我的,我说出了秘密,你就放过我的……”

“是啊!我不是已经答应不把你炼制成尸傀嘛!这已经算是很照顾你了!现在你只是要帮着我们提升修为,嗯,你放心,这个过程一点也不痛苦,比炼制成尸傀要好受多了!”冯重生这时候已经是一只手搭在了莫七的头顶,准备开始行功运法了!

“冯重生!你不得好死!我师父会帮我报仇的,你们……”莫七这时候已经知道自己今天是在劫难逃了,还在拼命地嘶吼着……

可是无念很是无情的一指头点在了莫七的穴位上,莫七顿时就浑身僵硬,也说不出话了!但是他还是能感觉到这四个人开始在抽取他的功力,体内的修为好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样朝着体外狂泻而去……

更诡异的是莫七到最后开始神志模糊了,头颅也是不由得歪向了一边,却是看到冯重生正在一边吸取他的修为,一边还在和明月道姑双修,身上的修为在双方的体内不断地循环,但是随着七次的循环,莫七的身体已经是干瘪了,甚至也是渐渐的消失了……

到了最后,冯重生等四人已经是彻底的放开了莫七那具已经没有生命的身体,然后才开始通过‘阴阳吸星大法’彻底吸收炼化从莫七身上洗去来的修为……

明月道姑这一次是彻底的晋升到了第七层,随着修为的提升,明月道姑的相貌明显的恢复了很多,差不多像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了,脸上的皱纹也是少了很多,还显现出一些白嫩的光泽了。

可是让明月道姑有些不满的是,冯重生也就是让她晋升到了第七层,然后就全部自己吸收了,当然这中间还有无念也是一点不客气的把修为提升到了第七层的圆满,因为他和阴九的双修差不多吸收了九成,阴九还是第六层的中段,只不过是比原来更加的凝实,已经快要触及第六层的后段了!

阴九的心里也是非常的惊讶,这种修炼功法好像比地冥宫的修炼方法还要霸道,更快捷!难怪阴不生当初一直都是赖在渡神教的周围不肯离开,原来还有这种好处啊!不过阴九倒是没受到什么影响,他本来就是皮包骨头了,也沧老不到哪去!

“哈哈!想不到我们也是全部都晋升到第七层了!坤差他们恐怕想不到我们现在已经是和他们不相上下了!无念,你感觉怎么样?”冯重生这时候穿上衣服站了起来很是满足的说道,这种刚刚晋升完的感觉真好啊,连身体都是跟着年轻了许多,可惜过些时候还是抵不过衰老的速度,但是现在这些不是问题,问题是今后的计划!当然这个计划只有冯重生自己知道。所以他首先是闻了闻无念,说实话,他对无念还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阴九这么恐怖的身体,他都能顺利的双修完毕,当真是了得!但是他最关系的是无念的实力,今后无念可是他手下的最强的打手了!

“我觉得单打独斗,坤差应该赢不了我!”无念想了想说道。他的战斗力一直都是非常的强悍,要是再把莫七的刀法给演练纯熟,他还是有信心胜过坤差的!

“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不过在外人面前,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施展风雷门的刀法!”冯重生先是高兴地说道,然后又是赶紧提醒道。

“是!我知道了!”无念对冯重生还是很恭敬,现在冯重生就是他们的首领!

“重生!接下去我们该怎么办?你不是说到了修炼有成,我就会彻底恢复到原来的容貌吗?而且阳寿也会重新恢复!”明月道姑现在也是心情极好,有些发嗲的问道,她知道冯重生没有那么嫌弃她了!

“嗯!接下来还得帮着坤差三兄弟找个修炼资源。唉,真是个麻烦事!”冯重生这时候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他也是无奈,现在还不到和坤差三兄弟翻脸的时候,先给他们找个修炼者,就能让他们消停好一阵子。时间,对于冯重生来说太重要了,他要尽量的真去更多的时间。

“为什么?我们现在已经不怕他们了,再说还有这三具尸傀,干嘛还要帮他们卖命?”明月道姑有些不情愿的说道,在她看来要是再炼化一个修炼者,那不是离修炼有成就更进一步了嘛!

“闭嘴!妇人之见!我还要坤差三兄弟派大用场呢!”冯重生很不客气的呵斥道,现在他在这群人中是绝对的权威!

“那……你打算怎么办?”明月道姑有些敬畏的看了看冯重生,小声的问道。

“嗯!刚才莫七不是交代了他们那些人的行踪了嘛!接下来我想抓以个回来!”冯重生这时候阴阴的笑道。

“谁?那个千手门的弟子?但是这家伙实在是不好对付啊,跑得太快了,而且根本就不和你动手,一见面就跑,追不上啊!”无念有些懊恼地说道,上一次的追拿,被人家甩的连人影都看不到,更何况人家还有个师父!

“谁说我要抓千手门的弟子了!我想要抓的是----”冯重生说到这,看了看无念和明月道姑,然后才加重了语气说道:“沙通天!”

“啊?我师父?”无念和明月道姑都是大吃一惊,不约而同的惊呼道……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