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要好好的

  • 主演:刘涛,杨烁,金晨,刘端端,张艺瀚,程琤,蔡子伦,王若雪,任丽
  • 导演:刘雪松
  • 地区:内地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普通话
  • 年份:2019
全职主妇寻找(刘涛 饰)不堪忍受事业狂丈夫向前(杨烁 饰)常年的冷暴力,在对丧偶式婚姻极度失望后产生了抑郁情绪,最终决定重返职场寻找自我。向前经历了婚姻破裂和职场失利的双重考验后也开始反思自己,回归生活。寻找和向前二人经历了婚姻步调不一致的状态,在家庭和自我间进行了断舍离后,实现了治愈人心的二次成长。

我们都要好好的第一集

张三等人脸上皆是浮现出一份不甘,何为情谊,庄弈辰知晓他们出事,千里迢迢直接赶来,这便是情谊,可他们却帮不上什么忙,不能够与庄弈辰一起战斗,这让张三和李四,以及被三人情谊所感染的一

干矮人族长老们,心中极为懊恼。

“我拖住他们,你们也方便动手,改变矮人族, 便在今日!”庄弈辰说罢,不由朗声一笑,身形一闪,直接走出熔岩大牢的大门。

那一袭白衣,飘然而去的身影,却成为张三和李四,一干矮人族长老们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影像。庄弈辰那一身白衣,刚一出现,只见光芒闪烁,矮人族战士原本布置着阵法,在瞬间,被点亮起来,阵纹浮动,矮人族战士的飞斧直接抛出,无数密密麻麻的飞斧上,皆是烙印了阵纹,其上竟然蕴含着一

道道天道法则的力量!

“矮人族竟然有这样的利器!”庄弈辰心头也不免震惊!

这一把飞斧的力量其中所蕴含的天道法则的力量,可以说极为孱弱 ,但是这么多数量同时攻击向自己,那也相当于一名天魂境界强者出手攻击!

庄弈辰脸色一沉,自己倒是有些小看了矮人族,他脚下一蹬,顿时原本明亮的阵法,顿时黯淡无光,直接被庄弈辰一脚给破去,这也是让原本藏在暗处观战的王鼎天和一干矮人族强者,双目瞪着老大!

对方的实力,竟然如此强大!

这未免让他们感到心惊!

一朵朵青莲,在这个时候,从庄弈辰的身旁不断的浮现,在瞬间,青莲绽放,化作无数凌厉剑气,在这一刻,冲击着矮人族战士!

那无数剑气,充斥着杀伐之气,所过之处,矮人族战士皆是被剑气所洞穿,直接死亡,整个局面,顿时变得无比的惨烈。

只见到血花飞溅,不断的有矮人族战士倒下!“还不够 乱! ”庄弈辰神色冰冷,他心中清楚,作为王鼎天镇压各洞府的力量, 矮人族战士训练有素,虽然自己这出手,出乎他们的预料,打得他们措手不及,但是他们回过神来,必然战斗会变得更加激

烈,那么到时候,自己想要吸引其他人注意力,就变得更加苦难!

庄弈辰手握赤霄剑,同时青莲剑阵随之展开,他直接杀入了 矮人族战士之中!

“杀!”喊杀声此起彼伏,从矮人族战士的口中发出。

王鼎天一脸冰冷,“我就不信,十万矮人族 精锐战士,还杀不了一个人!让人继续上!今日,我要此人项上人头!”

“得令!”一干矮人族大将皆是朗声说道。

“杀!为了矮人族同胞,杀了此人!”

“他杀了我们许多同族,复仇!”

“让世间见证我们矮人族的勇武!”

无数将军怒吼着,催促着矮人族战士向庄弈辰发动攻击!

庄弈辰神色冷凝,他的神识牢牢的锁定那些矮人族的将军,这些人修为都不弱,并且指挥着矮人族的战士,先行诛杀他们,对于自己 的战斗有利!躲在熔岩大牢里的张三等人神色充满了担忧,“这样下去不行,我们矮人族有着精心打造的武器,就算是比不过那些神兵利器,但是对于庄兄弟也会造成麻烦,这么多矮人族战士的攻击,恐怕庄兄弟危险了

!”张三忍不住说道。

虽然庄弈辰突入矮人族战士的防线之中,但是一旦有矮人族战士死亡,后面的矮人族战士就 会立刻补充上,导致整个局面并没有多大缓解!

“庄兄弟,这是为了给我们 制造 机会,让我们离开,否则以他的能力,直接施展一个鲲鹏极速,就已经远遁离去!”李四也是叹道。

众人的眼中充斥着担忧。

“阴阳入阵图!”庄弈辰忽然身形闪烁,他的身形闪烁,在矮人族的战士之中,他所过之处,尸横遍野,同时在矮人族将军所在之处,阴阳阵图化作两条黑白巨龙,在瞬间疯狂的向着四周绞杀!

“此人实力极强,诸君小心!”王鼎天的脸色一变,神色更加阴沉,自己亲信将军,竟然就这么瞬间被他给秒杀了一人!

庄弈辰目光一闪,注意到了王鼎天,他能够感觉到对方的修为极高,虽然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是想来身份不低!

庄弈辰身形一闪,鲲鹏极速,瞬间爆发而出,直接朝着对方杀去!

“保护族长!”一干矮人族战士皆是神色惊慌。

王鼎天的脸色不由一变,这个时候喊这个,岂不是替自己拉仇恨!

庄弈辰眼前一亮,周边青莲剑阵再度闪耀,无数剑气向着四周蜂拥而出,他自己则是快速接近王鼎天,只要将其击杀,那么一切都将改变!

“天神下凡!”王鼎天怒吼一声,只见他的身躯瞬间拔高,在瞬间竟然如同一个小巨人一般,浑身金光闪烁,无比威武,浑身的气势,也是暴涨,那银色的大锤,直接朝着庄弈辰砸去!

就见周围的空间,竟然在这个时候,被挤压,向着当中的庄弈辰冲击而去,似是要将他封困住一般!

庄弈辰的脸色一变,先前王鼎天下毒酒暗害张三与李四,让他不能的觉得此人实力不强,哪怕是天魂境界,也不过如此,但是哪里想到,对方竟然有如此能耐!

庄弈辰赤霄剑挥出,同时想要施展自己的天道法则,只是在这一刻,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天道法则竟然无法施展出来!

银色巨锤砸下,庄弈辰整个人倒飞而出,口吐鲜血,在这一刻,无数飞斧同时朝着庄弈辰狠很的砸去!

“庄兄弟!”张三等人看得目呲欲裂 ,此刻也再也不顾及先前所言,直接杀了出来!

庄弈辰能够为他们苦战,死战,他们又怎能在一旁冷眼旁观!

“杀!救援庄兄弟!”张三,李四无不发出怒吼之声,从那熔岩大牢直接杀了出来!

王鼎天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我还以为你们还会继续做缩头乌龟哪!”“王鼎天,你这卑鄙小人我杀了你!”张三和李四 怒吼一声,同时杀向那 王鼎天,同时那些矮人族长老也是杀向矮人族战士 !

我们都要好好的

我们都要好好的第二集

腿根处红彤彤的有些吓人,那个地方已经肿了……

“痛,你怎么不说?”

心倏地被揪了起来,脸下意识的就沉了下来,一股懊恼上了心头,跟着脾气也差了起来。

“不……不痛!”

这样的姿势将自己最隐秘的部分暴露在自己一直崇拜的男人跟前,叶澜依羞涩的脸都快哟炸了,哪里还知道什么叫痛,再说,这么点痛,比起子弹穿肠,那算什么,什么都不算么。

唯一的反应就是加紧双腿,不让男人看:“首长,我求求你,别看了!”

“我用都用过了,还不能看?”

都肿成这样了,还说不疼,他昨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竟然把人折腾成这样,高庭宇真想扇自己一巴掌,总觉得她底子好,平时锻炼多,跟那些娇娇弱弱的女人不一样,所以一没控制住就由着自己多要了她几次,没想到把她折腾成这副样子了!

“我……”

“躺着不准动,我去给你拿药!”

男人黑着脸直接把被子裹住,然后转身下楼,看着男人消失在眼前的叶澜依想都没想就直接起穿好衣服简单梳洗一下就赶紧下楼了,这么点痛就要上药,她叶澜依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下楼的时候,早餐已经备好了,见她就这样下来,眉头都皱了起来了:“澜依,你怎么下来了?庭宇不是去给你买药了吗?”

天啦!

高妈怎么知道了?

听到这句话,叶澜依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她从来没有听说过做这种事情做到肿得要去医院了。

“那个,妈我没事,真的一点都没事!”

叶澜依站在餐桌不远处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在别人家里,总是不那么拘束,再加上她性子冷,又不太会说话,好半天,才看着不远处的餐桌上的早餐,“那个,妈妈,我很饿,我能吃点早餐吗?”

她是真的饿了,她身上都炸干了,到现在一点都没进实。

“好好好,吃饭吃饭,早该吃饭!”

见她走路有些不正常,高母连忙过来亲自扶她,“我扶你过来,第一次是这样的,本来就比较痛,再加上庭宇体力好,肯定把你弄更痛了!”

叶澜依:“……”

“我们不是第一次了!”

诚实宝宝,最不会的就是说谎,已经无数次,她数都不熟不过来了,要是按照日期算,前天晚上才是第一次,昨天晚上那是第二次了!

“噗嗤!”

闻言,搀着女人的高母一个没忍住就笑出了声来了,“你们前天晚上做了?他骗你,你也相信?”

“第一次不痛,第二次痛?”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骗的姑娘呢,高母深深的觉得自己家赚到了,“澜依你实在是太可爱了,可爱的我都不忍心让我那儿子欺负你了!”

“我跟保证前天晚上,你们俩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什么都没发生?

叶澜依的脑袋像是被人狠狠的敲了一棍,脑子完全闷了!

如果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那那些血哪里来的?

不是她的落红吗?

“行了,别想了,反正现在什么都发生了,你已经是我们老高家名正言顺的儿媳妇了!”

看着女人完全傻掉的模样,高母的心情愈发的好了,“柳妈,还不赶紧把少奶奶的燕窝端上来啊!”

话落,厨房的燕窝就直接端了上来了。

“牛奶红枣燕窝,雪梨金丝燕窝,中药燕窝,木瓜燕窝,儿媳妇,你自己挑,喜欢吃哪个口味的就吃哪个口味的!”

高母指着面前的炖好的燕窝十分豪气的开口,然而目光落在木瓜燕窝上,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然后马上开口,“把木瓜燕窝撤掉了,少奶奶的胸已经够大了,不需要再吃木瓜了,木瓜燕窝丰胸的功效实在是太好了,我怕少爷控制不住,被炸干了!”

叶澜依:“……”

这是担心她是狐狸精吗?

“那个……妈,我其实……其实没有勾-引首长,哦,不,庭宇,我们两个是有感情的!”她是来帮忙的,不是老捣乱的,让老太太知道她把她儿子炸开了,该让这个当妈的担心了。

“噗嗤!”

这回笑声不是从高母的身边传来,而是从门口不远处传来,紧跟着,两个女人就并排出现在餐厅的大门了,乔沐沐一身粉色休闲服,笑眯眯的看着餐桌上的人,“叶澜依,你是我见过最木纳最可爱的女人了,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因为跟你在一起,我才知道,我有多聪明!”

叶澜依:“……”

这个该死的小丫头,一会儿给她下药,一会儿还要捉弄她,现在又来说她笨,还是当着她婆婆的面,简直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呢!

“我哪有笨啊,我……”

“没关系,澜依,不要怕,婆婆就喜欢木纳的笨笨的小姑娘,这样的姑娘知道对我儿子好!”

看着自家儿子媳妇被乔沐沐那么一说,坐在餐桌上都有些坐立不安了,高母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你婆婆我就很聪明,所以一个家不需要那么聪明的人!”

叶澜依:“……”

这样打安慰,还不如不安慰呢!

还是说她笨吗?

谁愿意让人喜欢自己笨吗?

“澜依,其实高姨的意思是,她很喜欢你,不管你笨还是聪明,只要是你,她都喜欢!”

沈悠然一眼就看出小女人满脸的灰色,在意的是什么,忍不住狠狠瞪了乔沐沐一眼,“今天我们把家里的男人甩了,还把小念念也送到学校去了,就是想约你一起逛街,感谢你上次救了小念念,还救了小念念的小央央!”

“她今天哪儿都不去,因为……”

沈悠然的话才落下,冷飕飕的声音就从背后飘了过来,“因为她受伤了!”

“受伤了?”

沈悠然想都没想就径直走到正在小口小口喝着燕窝的叶澜依跟前然后开口问,“澜依,你哪里受伤了?是不是上次替小央央挨子弹的地方伤口感染了?”

“我没有受伤,我吃完饭就跟你们去逛街,我来容城还没逛过街道呢!”

比起待在高家满脸尴尬,浑身不自在,叶澜依更想跟沈悠然和乔沐沐去逛街,虽然,乔沐沐会给她下药,会整她,但是不妨碍她打心眼里喜欢这两个人!

我们都要好好的

我们都要好好的第三集

不出所料,她们三个人根本跑不过。

正当三女有些不知所措时,小灵子发威了……

小小的身体,突然开始变化,像一只小老虎一般怒啸一声,猛地扑向亚东。

“什么玩意儿?”

亚东吓了一跳,急急挥动拳头想要将小灵飞打飞。

结果,没料……飞的却是他。

小灵子也不知哪里来的力量……

同样,阿金也感觉不妙,本来他就胆小一些,跟着亚东只是想以后沾点光,可不因此而惹下一身骚。

所以掉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吼:“东哥,快跑。”

这个时候,亚东已经无奈了。

他不能再冒险。

一旦让三个女人看清他的身份,再活着下山的话,一旦让仙界使者知道,恐怕后果不妙。

于是,也只能狼狈而逃……

而貂婵、柳依依、妲己则面面相觑,震惊地看着小灵子。

以前从来不知道小灵子居然如此厉害……

岂不是说,现在他们全部的人,包括花小楼加起来,都打不过这小家伙?

这是什么原因?

“或许,是因为它根本不在乎这里是仙界还是修仙界?它的力量不是受位面限制的?”

柳依依下意识道。

“这个现在不是重要的问题……”

妲己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看着已经消失的亚东二人消失的方向。

“我总感觉,这身影有些熟悉。还对对方故意憋着嗓子说话,这更能证明,这应该是一个我们见过的人。”

“有道理。”

三个女人都十分聪明,从各种蛛丝蚂迹中,开始分析对方的身份。

“太可恶了,这个狗杂碎居然想……”

“咱们赶紧下山再说。”

出了这样的事,三女哪里还顾得上做什么任务?急急下山而去。

回到家里时,天色已黑。

花小楼正与另外几个女人呆在院中聊着天,一见三女回来,便亲热地上得前来,准备占个便宜……

“依依……”

“小楼,今天有人想害我们。”

花小楼的手刚刚伸到柳依依的腰,一听这话愣住了。

“害你们?”

柳依依说的含蓄,但是妲己却直言道:“是两个蒙面的男子,居然打我们三个主意……还让我们乖乖听话,否则如何如何……”

一听这话,花小楼彻底暴怒了。

杀机在院中弥漫。

双眼血红。

敢动他花小楼的女人?

是谁?

“当时,我们根本打不过,只能往山上跑。但也跑不过……幸得小灵子发威,否则我们可能……”

一想到难以预料的后果,一众女人都有些后怕。

而花小楼更是杀意滔天,问:“对方到底是谁?”

“我们也不清楚,因为他们俩蒙着面。”

妲己又说:“但是,我们可以肯定,那二人必须是我们见过的。”

“对方的身体比较高大,说话故意憋着嗓音,分明就是怕我们认出来。”

“那到底会是谁?”

花小楼苦思冥想。

“会不会是那个小子?上次,与我们发生冲突的那个,后来何仙姑出来,对方才离开……”

“对,有可能,当时那家伙看妲己的眼神,简直了……”

“叽叽叽!”

这时,已经恢复小小身形的小灵子跳出来,冲着一众人比划。

最后,貂婵看懂了。

解释道:“小灵子说,它能追踪到那个人的气味。”

“太好了,走,小灵子。”花小楼当即道。

“等等,小楼,你可不能太冲动。就算现在知道对方是谁,你也不能惹事,对方要是不承认,这事就会变成你理亏。”

“对,这样,我和貂婵一起跟着小灵儿去看看再说,小楼呆在家里,以免他冲动。”

于是,妲己与貂婵一起,跟随着小灵子一起走了出去……

一路走下去,最后小灵子还真的找到了亚东所居的地方。它的感官太灵敏了。

“现在怎么办?咱们也不能闯进去。”

妲己想了想:“没事,我有办法。”

于是,二女退开老远,然后貂婵冲着小灵子吩咐了一通,小灵子欢快点头。

屋子里,亚东正搂着一个女人一边调笑,一边上下其手。

这个女人也是同他一起进入仙界的,以前是妖修。

二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不时就会一起浪一浪。

“砰!”

正当渐入佳境时,窗户突然发出一声砰响,仿佛是有人在恶作剧地扔石头。

大怒之下,亚东不由推开窗户大骂:“哪个狗东西如此大胆?”

看了半天,却没有看到人,这才骂骂咧咧近观回去。

“原来是这个家伙。”

这下子,妲己全知道了。

另一边,几个女人守着花小楼不要他离开。

以免他一怒之下惹事。

实际上,花小楼现在的确相当暴怒,狠不能马上杀了对手。

但,没有实力,上门去只能自取其辱。

所以他盘坐下来,疯狂地调息着……

人在绝境之下往往会产生不可思议的力量。

花小楼虽然没有处于绝境,但他的心情,却比处于绝境还要强烈。

几个女人,就像是他的命根一样,是他的最爱。

绝对不容许别人染指。

今天的事很明显,对方是有备而去。这次没有得手,下次呢?

花小楼又不可能天天守着几个女人,总是会有落单的时候。

这是一种巨大的压力。

如果说,连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不能保护,还修个什么仙?

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悲、怒、杀意……种种负面情绪,以及一种激昂的斗志,让花小楼浑身的真气激荡无比。

上古青莲也似乎感应到了花小楼的情绪,不停地释放着神秘的力量。

“她们回来了。”

“看清楚是谁没有?”

“看清了,正是那个人称东哥的家伙……”

“那这件事怎么办?要不要通知一下何仙姑?”

“先不用!”

这时,花小楼站起身来,冷冷道:“这几天你们都不要出城,过几天再说。”

说完,便向着楼顶走去。

“喂,小楼……”

“你们都不用理我,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小楼……”

“算了,让他静一静吧。”

林雨柔叹了口气。

“他是受到打击了。以前,一直是处于巅峰的男人,现在知道自己的女人差点被人欺负,却必须要忍,这种心情……相信他很难受。”

“好吧,让他先冷静下来再说。”

…………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