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风刀

  • 主演:秦俊杰,关晓彤,宋轶,曹骏
  • 导演:王明军,崔俊杰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国产剧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8
年少的水哥,突遭灭门之灾,成了“漏网之鱼”。“漏网”的水哥受高人指点,来到京城长安避祸,寻找安身立命之所,与金银铜铁四位混世少年不打不相识结为生死兄弟,以少年侠客自诩。又与波斯少年赛玛、阿卜都结为生死之交。五少年想谋取一个好的前程,不料阴差阳错,误入西北地区黑恶势力总后台王御史家。他们不知王御史正是导致水哥遭受灭门之灾的罪魁祸首。为将“漏网之鱼”水哥斩草除根,王御史以建功立业之名将五少年送往西北边陲,打算借他们之手劫取贡品而后栽赃陷害将其一网打尽。五位少年不知是计,满心欢喜奔赴“地狱之门”。金哥、阿卜都和赛玛相继喋血大漠。血债必须血偿,水哥的神风刀终于愤然出鞘。几兄弟在戈壁大漠匡扶正义,血溅刺史府,追杀毛里求,夺回贡品,洗刷罪名。复仇除恶的怒火从瓜州一直烧到京城

神风刀第一集

“嘿嘿。”

男人傻笑一声,眼睛仍旧死死盯着凤樱樱,“漂亮姑娘!”

凤樱樱一愣。

清河世子却已经站起身扑了过来:“漂亮姑娘!我要漂亮姑娘!”

凤樱樱瞧着不对劲儿,吓得花容失色,起身就往门边跑。

可惜尚未跑过去,就被男人抓住手腕,把她拉扯了回来!

清河世子是个傻子,可力气却大得吓人,直接把凤樱樱甩到了里间的绣榻上!

凤樱樱砸在床上,头晕眼花地坐起来,男人竟又嘿嘿笑着扑了来!

“你别过来!”她又急又怕,下意识拿过枕头挡在身前,可柔软的枕头,在男人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

清河世子直接摁住凤樱樱的双肩,把她重重压在榻上,口水横流,巴巴儿地朝凤樱樱脸上乱亲。

凤樱樱眼泪都出来了,拼命挣扎喊叫,然而任她声音再大,也仍旧没有宫女内侍进来救她。

她与鳐鳐都不知晓,今儿鳐鳐设得这场局,分明被魏化雨给搅合了。

他故意挑了个喜好美人的傻子,却哄骗鳐鳐说清河世子才貌双全,乃是良配。

再趁鳐鳐不注意,把暖阁这边的守卫都给调走,这样一来凤樱樱就陷入孤立无缘的境地。

如此一来,便只等着李秀缘英雄救美了。

之后,鳐鳐对李秀缘的印象,应也能改观。

这主意打得极妙。

就在清河世子撕开凤樱樱衣裙时,李秀缘姗姗而来。

他推开暖阁的门,携着一身风雪,面无表情地踏了进来。

凤樱樱如同溺水之人抓到泊木,急忙哭着转向他,“小和尚,救我!”

李秀缘上前,一脚把清河世子踹翻了,将凤樱樱从床榻上拉起来抱到怀里,“可有吓到?”

凤樱樱头发蓬乱,衣衫更是撕裂开大半,红着一双泪眼,无助地点点头。

她紧紧抱住李秀缘的腰身,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她的恐惧。

她喘着气儿,声音细弱:“小和尚,你再来晚点儿,我就被这个人……呜呜呜……”

李秀缘轻抚了抚她纤细瘦弱的脊背以作安慰。

等她哭得不那么厉害了,他褪下自己穿着的大氅给她裹上,正要拥着她往外走,却见被他踹翻的清河世子,不知何时爬起来的,手中还拿着柄锋利匕首!

他看起来又害怕又愤怒,“我的漂亮姑娘,我的……你,你把她留下来,她是我的,我的!”

李秀缘蹙了蹙眉毛,下意识抱紧了凤樱樱,淡淡道:“别理他,咱们走。”

可是始料未及的,他刚踏出去两步,背后的清河世子,竟然尖叫一声,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

李秀缘转身,就看见清河世子高高举着匕首,面目狰狞地冲了过来!

条件反射的,他猛然把凤樱樱护在自己身后!

锋利的匕首,瞬间扎入他的胸膛!

凤樱樱睁大眼睛,“小和尚!”

喊完,就被李秀缘推到旁边!

李秀缘白净秀丽的面庞上皆是阴狠,他拔出胸膛上插着的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捅进了清河世子的心口!

嗜美成性的傻子,凄惨地发出一声尖叫!

李秀缘抽出匕首,抬脚把他踹倒。

凤樱樱从没见过杀人,此时看傻了,怔愣许久,才想起来去拉李秀缘。

她慌里慌张地扯住李秀缘的宽袖,连声音都在颤抖:“小和尚,你杀了人……怎么办,你杀了人……”

她的世间非黑即白,单纯地以为,这世上王法就是一切,杀人就该偿命。

却不知,有多少游走于黑白之间的灰色,猖狂,放肆,无视一切律法。

因为,

他们就是律法。

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她抬袖胡乱擦了一把,轻声道:“这样,等出去之后,我就跟皇上自首,说是我杀的人。你千万别掺和进来,明白吗?”

李秀缘瞥了眼苦口婆心的凤樱樱,只觉得她可怜可笑。

他一声不吭,无视在血泊中抽搐的傻子究竟有多么可怜,直接一刀结果了他的性命。

彻彻底底,不留余地。

半点儿拖泥带水也无。

他抽出匕首,在清河世子的衣服上擦拭干净,“此事与你无关,出去之后,一个字儿也不许说出去。”

凤樱樱不解,挂着满脸泪珠,呆呆望着他。

男人收回视线,注意到她这幅呆相,心底颇有些好笑。

没等他说话,一道墨色身影出现在暖阁门口。

魏化雨慵懒靠在门框上,抱臂挑眉道:“还不走,等什么?”

凤樱樱越发摸不着头脑。

李秀缘站起身,朝魏化雨拱了拱手,“今日之事完毕后,你我之间的交易也算是终了。你说服公主不再掺和我和内子的事,我亦不会再因为沈妙言,而对她怀恨在心。”

“如你所愿。”魏化雨抬手,“请。”

李秀缘牵起茫然不知所措的凤樱樱,抬步离开了暖阁。

魏化雨嫌恶地望了眼地上的那具尸体,食指与拇指并拢置于唇前,吹了声口哨。

身着魏北宫女服制的锦瞳,犹如一捧曼妙的水红色轻烟,自远处而来,袅袅落在魏化雨身侧,恭敬朝他福身:“主子。”

魏化雨抬起下巴,指了指屋子里那具尸体。

锦瞳踏进去,从宽袖中掏出一小瓶水,缓慢地浇在清河世子的尸体上,“地狱黄泉,往生来世……”

她的声音很温柔,仿佛是在安抚亡魂。

而随着那瓶化尸水倾倒下去,清河世子的尸体彻底化作水,消失得无影无踪。

魏化雨漠然转身,朝鳐鳐的寝殿而去。

鳐鳐躲在寝殿的屏风后,在杏儿、阿蝉以及其他几名宫女的伺候下,终于换上了那套繁琐华贵的嫁衣。

嫁衣在半年前就开始赶制了。

正红的缎面宫裙逶迤曳地,外面罩着几层同色轻纱,一眼看去,火红的云霞也似。

凤穿牡丹的图案皆用上等金线绣制而成,凤凰的羽翼上镶嵌着金箔与明珠,华贵璀璨,令人目眩神迷。

霞帔则使用点翠手艺,足足六百六十六颗珍珠结成流苏,垂落在霞帔边缘,一眼看去分外高贵艳丽。

凤冠还未送来,因此鳐鳐只先穿上这套嫁衣。

她穿好后,犹疑地先看向杏儿等人,“好看吗?”

下一章如果和这章联不上,那就是开车被屏蔽了,希望不要被屏蔽。爆更继续,往后翻。

神风刀

神风刀第二集

第805章 心灰意冷

“我没有看见小树人啊,怎么,小树人不见了?”

爱丽丝听见了林萧萧着急的声音,因此直接担心了起来。

他们刚刚才和奥丁交过手,这个时候小树人就不见了,这还真的是让人不知道应该说一些什么好了。

“是啊,小树人不见了,也不知道他到底跑到哪里去了,我这都已经寻找半天了,都没有找到他。”

林萧萧心里更加的着急了起来,她一向都是十分的疼爱小树人的,这个时候叶枫不在这里,小树人又跑的不见人了,她还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你别担心,我们这里人这么多,一定可以找得到小树人的,再说了,这小树人平日里都是挺聪明的,他不会有事的,你不要太担心了。”

爱丽丝虽然知道自己这样子说,也许起不了什么作用来,可是他还是劝说了起来。

毕竟现在小树人已经不见了,他们就是再怎么着急,那也是无济于事的,倒还不是静下心来,好好的想一想,小树人到底会去哪里,这样子他们找起来也可以方便许多。

而叶枫这边,叶枫在客栈休息好了以后,便四处打探能够有传送通道的地方。

“老伯,你知道哪里有传送通道的地方吗?”

叶枫走到了一个地摊前,看着年迈的老伯,心想着这个老伯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了,也许就可以知道那个传送通道的地方在哪里。

所以这才走向了老伯,礼貌的询问了起来。

“我不知道!”

老伯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叶枫为什么会问这样子的一个问题,可是他真的不知道那个传送通道的地方在哪里,所以这个时候叶枫不管如何问他,他都是不清楚的。

“老伯,你好好的想一想,这里那个地方可以传送通道,你在好好的想一想。”

叶枫并不相信老伯的话,他认为老伯这是故意知道,但是却不愿意告诉自己,因此便再一次询问了起来。

“你这年轻人怎么一回事,我说我不清楚就是不清楚,你还一直问我做什么,我并不知道那个传送通道的地方在哪里,我看你还是去问别人吧。”

老伯被叶枫给问的有一些生气了,语气也没有之前那么的好,说完了以后便不在理会叶枫了。

“老伯,我没有那个意思,那个传送通道我着急去,如果老伯真的不知道的话,那么我不问就是了,打扰你了,老伯。”

叶枫看着老伯有一些生气了,这才没有继续询问下去。

即使他想要再一次询问老伯,可是看着老伯的这一副态度,想必老伯也不愿意在搭理自己了,既然是这样子的话,那么他还不如不去打扰老伯了呢。

之后,叶枫又去寻找了其他人询问,包括那些店铺的掌柜的,还有那些小厮,还有哪些年轻人,可是全部都是告诉叶枫,他们并不知道那传送通道在哪里。

最终,叶枫还是没有找到传送通道到底在哪里,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当时那些人可能是在欺骗自己,顿时间,叶枫有一些心灰意冷。

他没有想到,那些人竟然是欺骗自己,那个传送通道竟然会是假的。

但是,叶枫心里相信,即使那个传送通道的地方是假的,可是总有一个地方是传送通道的。

故而,叶枫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够放弃,一定会有希望的,于是再次的去找,刚走没多远就听到了街上一阵喧哗,不少人喊着傲天宗的弟子们来了,赶紧让路之类的话,。

“这是怎么一回事?”

叶枫没有经历过这一些,自然是没有听说过这里的事情,此刻看到那些人们着急的样子,叶枫这心里还是有一些疑惑的。

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了,那傲天宗的人来了,为什么这里的人全部都要躲着呢。

想想就让人很是疑惑,而叶枫由于疑惑,所以一直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

最后,叶枫还是被身边的人给拉了一把,这才没有被傲天宗的那些人给打到。

“谢谢你啊。”

等到傲天宗的人过去了以后,叶枫这才回过神来,他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刚刚拉了自己一把的人,对他感谢了一句。

要不是因为他刚刚拉了自己一把,恐怕自己这个时候都已经被傲天宗的那些人给打了。

看着其他没有来得及躲避的人的下场,叶枫这心里还是有一些气愤的,可是他初来乍到,又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知道。

而且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够打的过那些傲天宗的人,万一因为自己,让这里的人受到了伤害,那么他心里还是有一些过意不去的。

“谢什么,这只不过就是我的举手之劳而已。”

男人莫不凡并没有将叶枫的感谢放在心上,自己刚刚只不过就是拉了他一把而已,他还真的没有必要对自己说谢谢。

即使刚刚不是自己拉他一把,想必也有其他人拉他的吧。

“这怎么可以,我还是应该好好的谢一谢你的,如果不是因为你拉了我,恐怕我现在就和他们那些人一样了,所以我害怕应该感谢你。”

如果不感谢莫不凡的话,叶枫这心里还是有一些过意不去的,毕竟人家帮助了自己,自己若是不好好的感谢一些,那怎么说得过去。

“没事,我一看你就是刚来这里不久的小菜鸟,所以你还是不用这么恐慌的,等到你在这里待的久了,你就知道这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莫不凡对叶枫微微的笑了笑。

就是刚刚看叶枫的那一个表情,他就已经猜出来了叶枫是刚刚来这里不久的,要不让的话,他也不会那么的恐慌了。

“那这里经常是这样子的吗?”

经过莫不凡这么一劝,叶枫心里的那一丝恐慌渐渐的没有了,可是他还是对这里好奇了起来。

他有一些不明白,这里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的,那些傲天宗的人真的有那么的可怕吗。

“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莫不凡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不再说话了。

神风刀

神风刀第三集

听闻天巫神女的声音。

李馨雨三女,皆是一脸茫然,神情恍惚的样子。

见她们如此,天巫神女轻叹一声,继续说道。

“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挽回,如果你们还在乎林宇的家族的话,现在最要紧的,便是和萧家取得联络,当然,以林宇此前所行之事,其他秘境必定不会让皇甫家过得舒坦的……”

此时的天巫神女虽说在开导三女。

但她自己俏丽的脸蛋上同样也是面无表情。

彻底失去了和思量万千年的那人再见的机会。

如今的她,同样心如死水。

但好歹她也是饱经风霜之人,丧失爱人的事,不知道多少年前她就经历过一次。

所以此时,倒还能作为主心骨一般的存在来应对天地大变。

只可惜,她说的话,似乎还是没起到什么作用。

稍稍回过神来的李馨雨三女,此时都是一脸的悲戚。

心目中那个不可战胜的男人,居然就这么与她们阴阳相隔……

这种打击,对她们来说不可谓不残酷。

洞房花烛夜刚刚过去,便迎来了这个噩耗。

三女的心神都沉浸在悲痛之中,难以自拔。

“林宇……老公……”

她们喃喃呓语着,根本不关心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时,天巫神女忽然一步步走到李馨雨跟前。

冷冽犀利的目光,直视着李馨雨的双眼。

“她们两个可以沉浸在悲伤之中,但你不可以,因为你的腹中还有那小子留下的唯一血脉。”

说话的同时,那双幽深的眼眸似乎能够洞彻一切。

听到这句话,李馨雨的神色陡然一震。

她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捂着小腹。

与此同时,门口的皇甫云烟也是一脸的惊喜。

一双双目光,都聚焦在李馨雨的小腹上。

似乎,那里面孕育着新的希望。

“为了他留下的这一切,为了你腹中的小生命,你也要打起精神,要知道,现在你们的处境极为不妙,那小子生前得罪了太多人。”

“如果不早作准备的话,你们今后将会变得很惨,整个皇甫家都有可能招来灭族之灾,渡世之人的消逝,对外界来说是天赐良机。”

“皇甫家是渡世之人诞生的家族,天地本源会在你们的祖地内留下大机缘,同时也是一场灾祸,就看你们如何应对了。”

天巫神女的声音,萦绕在每一个人的耳边。

直到此刻,众人才恍然大悟。

原来,危机早已在不知不觉中到来。

“你们持我的口令前去九黎天巫一族,与黑血门结盟,然后再想办法拉拢萧家,集合三家之力,还可以做到自保,否则的话,皇甫家的覆灭之危,恐怕难以渡过。”

就在天巫神女警告李馨雨等人的同时,其他八大秘境也各自做着打算。

很快,其中五大秘境就偷偷地联合在了一起。

“渡世之人欠下的债,终于到了归还的时候!”

九天宫圣主站在悬崖边,遥望着无尽云海,发出了痛快淋漓的怒吼。

身后的易无涯,眸光明灭不定。

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与此同时,一座偌大的岛屿,陡然出现在东海。

七曜岛圣主孤身立于礁石之上,凝视着无尽的海洋。

“断我圣地传承,辱我圣地门徒,此等大仇,焉能不报!”

深沉的声音,在大海的上空回荡着。

一时间,闪电交织,阴云笼罩。

……

这一刻,无尽的虚空之中,林宇盘坐一隅。

他坐在哪里,仿佛那里便是宇宙的中心。

身体周遭,被一道道混沌之气围绕着。

混沌的颜色,完全吞没了他的身体。

无限深邃的眼眸,遥望着虚空的尽头。

……

轰……

一股沛莫能御的伟力爆发,掀起惊涛怒浪。

林宇的灵魂凝聚为一点神识,不由自主地跟随着那股浩然伟力,撕裂了宇宙屏障,冲入裂口之中。

完全陌生的虚空向他张开了怀抱,扭曲成一道道神秘的时空轨迹。

旋转着,颠簸着,变幻着……

无尽的幽深处,瑰丽的光阴长河一闪一灭。

林宇的灵魂意识骤然停滞,无法思考。

那种浑浑噩噩的感觉,就像失去了自我。

神识化作一缕光芒,以电光火石的速度向前冲去。

穿越了无尽的虚空,异象纷呈,交替湮灭。

下一瞬,人生的过往一幕幕倒退。

恍如时光往返,颠倒交错。

种种瑰丽场景,不一而足。

此刻的林宇,灵识本源进入到一条无法形容的通道内。

五光十色的异象,落英缤纷。

无数的漩涡,时而凸显,时而湮灭。

轰……

四下骤然黑暗,仿佛陷入了永恒的寂灭之中。

紧接着,一抹光明绽放。

虚空中,荡起肉眼可辨的波纹。

时光碎片,接连崩溃,溅出一缕缕炫目的光彩。

这一刻,林宇的灵识稍稍有了一丝清醒。

恍惚中,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块天外陨石,在急速降落之中。

降落过程中,所看到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那么的陌生。

与以往的天地世界,截然不同。

那种气息,更是让他诚惶诚恐。

对自己的命运,无可预知。

这个地方,绝对不是他之前所在的天地。

在林宇彻底失去知觉前,这是他最后的念头。

轰隆隆……

一声巨响,虚空生雷,振聋发聩。

林宇的灵识本源陡然一震,再次陷入彻底的浑浑噩噩之中。

他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灵识塌陷成幽寂的无底洞穴。

恍恍惚惚中,好像有一双眼睛在冷冷地注视着自己。

那双眼睛,让他恍然间想起了天地本源意识。

都是那么的冷漠,那么的无情。

不知过了多久,林宇完全失去了意识,陷入沉眠之中。

这种沉默,仿佛永坠无间,一片枯寂。

在意识沉眠的最后一个刹那,他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又回到了躯体之中。

难以抗拒的睡意,涌了上来。

当林宇的意识沉寂之后,那双冷漠无情的眼睛也失去了目标。

虚空中,那双眼眸渐渐消失不见。

一条条宏辉瑰丽的光带,贯穿了天地。

被撕裂的宇宙屏障,也随之愈合如初。

昏睡中的林宇,好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境中呈现的,是一个年轻男子短暂的一生。

但这个梦,又是如此的真实。

仿佛,他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

那种感觉,犹如看到了自己的另一个人生轨迹。

神秘的错觉,让意识在沉寂中不断地沦陷。

渐渐的,属于他的记忆被封印在灵魂深处。

另一个崭新的回忆,取而代之。

谁也说不出清楚,这究竟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

真实与虚幻,不断地交替着,生灭着……

过去与未来,不停地变幻着,改变着……

命运变得无法捉摸,似乎脱离了光阴长河的束缚。

以往的宿命,被完全打破。

现在的林宇,就像是一粒种子埋进了土里。

又像是一条蚕虫,进入了自己编织的茧中。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幻。

同时,偏偏又那么的真实。

他的灵魂本源,在一片五光十色的异彩中若隐若现。

打破宇宙屏障之际,光阴长河的浪花好像溅到了他的灵魂之中。

这种变化,是难以预测的,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变数。

不知过了多久,林宇完全失去了意识。

整个人,都沉浸在无边无尽的黑暗中。

唯有一团五光十色的异彩,紧守着识海。

梦变得断断续续,时有时无。

这个梦无比的复杂,又无比的简单。

复杂的是,他能够感同身受,与亲身经历别无二致。

简单的是,梦中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稀奇,而且还有些浑浑噩噩。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

沉睡中的林宇,根本不知道外界有什么变化。

更不清楚,到底过去了多久。

直到某一刻,五光十色的异彩陡然一震。

灵识本源犹如长鲸吸水,将彩色的光尽数吸纳其中。

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林宇看到了一缕光。

“出口!那一定是出口吧……”

他连忙追随着光芒的方向。

终于逃出了这黑暗寂灭的牢笼。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